文化 文化观察
少儿科幻的“科幻”味道要浓一点
华夏经纬网   2020-08-05 13:57:13   
字号:

  暑期的孩子读什么?少儿科幻是个选项。但“米汤科幻”的创作趋向值得警惕——

  少儿科幻的“科幻”味道要浓一点

  在当代文坛上,科幻文学是一个新崛起的热点,儿童文学也是一个热点。而且,二者正逐渐呈现出热点的“交集”。儿童文学视野中的科幻文学,被简称为“少儿科幻”。

  儿童总是朝向未来的

  在当代儿童文学的发展历程中,少儿科幻从未缺席。早在20世纪50年代,郑文光、童恩正的科幻文学创作,高士其的科普童话、科学诗创作,都为当代少儿“科学文艺”的文体发展提供了成功的文学样例。进入新时期,以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为代表,掀起科幻创作热潮。

  科幻文学与儿童文学外在呈现的一致性,源自“幻想”的艺术形式。科幻文学与儿童文学内里解决问题呈现出的一致性,则在于朝向未来的精神归属。儿童有着衔接人类世代代际传承者、维系人类生命与人类文明延续者的特殊身份,被儿童文学与科幻文学赋予了与希望和未来最为密切的关联。人类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拯救者或者说拯救的希望,均同一地指向了儿童。

  历代文学作品常常在极度的绝境中,寻求以儿童的天真纯善的童心,唤醒成人世界的浑噩与迷失,如泰戈尔、华兹华斯的诗作,诚挚赞美“儿童的天使”,感叹“儿童是成人之父”。科幻文学常常在假设地球即将毁灭的绝境中,描绘如何保护儿童,如何保存人类文明,而绝境中的突围,也是依靠儿童来突破思维定式,依靠儿童的无惧无畏。如刘慈欣的《超新星纪元》、王晋康的《宇宙晶卵》等作品中,儿童是未来走向的决策者,也是可能灾难的突围者。因而可以说,无论是外在幻想色彩抑或内里精神气质上,二者都呈现着某种天然、密切的关联性。

  少儿科幻创作有新的拓展

  新时代呼唤优质、丰富的少儿科幻作品。人类文明走入当代,科技以前所未有的深度融入儿童的日常生活,并成为他们生活本身的一个组成部分。科技有着与这一代儿童最为亲近的心灵距离,这就决定他们紧密追踪的兴趣点不再是过去的田园、乡村,而是时刻与他们发生关联、带来改变、产生共鸣的科学技术。因此,少儿科幻存在着巨大的阅读需求。

  当前,少儿科幻文学受到的重视度与实际的创作量,都呈现出加速度趋势。比如,由大连出版社牵头主办的“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自2013年启动,至今发展态势依然良好。其中专设的“科学幻想”类型,已经成为一个“少儿科幻”原创力量汇聚的平台,推出了多部重要的少儿科幻作品。

  王林柏的《拯救天才》,以时间穿越的科幻模式讲述一系列拯救天才的故事,而这种穿越型幻想因为建立在广博的文化史、科学史基础之上,因而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穿越类故事,显得严谨、丰满而睿智。

  马传思的《冰冻星球》《奇迹之夏》,以饱满的信息量与具有信度的科学思索,开拓了孩子们的想象视野,又传递以科学认识世界的思维方式,更展现出知识的魅力。

  王晋康的《真人》,以前瞻性的科学想象,假设在科技高度发达并完全介入人体甚至参与人类繁衍的时代,“人”之为人的标准将向何处去。

  杨华的《少年、AI和狗》,对少儿科幻创作“硬科幻”的尺度与技法进行了有益的实践。作品将人工智能写入少儿科幻,在人机对话中,人工智能传递了大量航空航天的科学知识,科学成分饱满扎实。

  赵华的《除夕夜的礼物》,有着较为成熟的“科幻”思想方式。作品对科学与人类的关系、人类与可能的外星生物之间的“关联形式”进行深入思考,是对少儿科幻普遍流于对科幻元素概念化植入的有力反拨,是对一些少儿科幻创作以科幻为“摆件”实则大展魔法类型想象的简单化操作的有力反拨。

  轻视“科幻”容易造成误导

  可以预见,少儿科幻正在迎来良好的发展契机。潜藏、散在的创作力量正在不断聚集,“跨界”创作的趋势也已逐步呈现。但就整体科幻文学发展与整体儿童文学发展而言,当下少儿科幻创作的发展仍是相对薄弱的。这就需要一种严谨的、努力的创作态度,去补充、拓展少儿科幻的艺术样貌。

  儿童文学领域对少儿科幻的屡次表述中,交替出现了“科学文艺”与“科幻文学”,实际显示出“少儿科幻”的广义与狭义之分。儿童文学视野中的“科学文艺”,是广义概念,内含科幻小说、科学童话、科普故事、科学诗、科学剧、科学绘本等。“科幻文学”则指称狭义的少儿科幻,不包括科普类读物,单指文学类读物。二者的评价标准是不同的。单就狭义的文学领域来看,当代少儿科幻创作在逐渐升温的同时,也呈现不少需要警惕的问题。

  部分少儿科幻创作的“科幻”含量稀薄,而是杂糅了奇幻、玄幻、魔幻和“打怪升级”等类型元素。这种杂糅,降低了少儿科幻创作的难度,也导致少儿科幻面目的模糊。加拿大科幻文学理论家达科·苏恩文说,科幻是“以疏离和认知为宰制”的。“疏离”强调了科幻作品需要营造陌生化的生存环境、科技背景,“认知”则强调对陌生化要有理论解释,并且建立在科学前瞻性假想的基础之上。“疏离”和“认知”并行,方可称为“科幻”。魔幻或奇幻等,则是可以摆脱因果链推导的非逻辑性幻想,因疏离而产生的陌生化是有的,但其中的幻想是不需要寻找某种科技理论的自洽,甚至往往不需要解释,所谓从心所欲、以“奇”制胜。摆脱因果链的幻想,在儿童文学的一种重要体裁——童话创作中,是经常被运用的。

  科技理论在科幻作品中的支撑力与密度,将科幻文学区分出“硬科幻”与“软科幻”。面对突飞猛进的科技发展速度,部分科幻文学作家开始慨叹科技前瞻的难度,慨叹真实的科技有时甚至反超了科学幻想。一些新生代科幻作家的创作呈现出更加稀薄的科幻密度,甚至有青年科幻作家用“稀饭科幻”来自我指称。那么,以此类推,少儿科幻的科幻味道,是不是可以再稀释一点,达到“米汤科幻”即可?于是,披着科幻外衣的魔幻小说、披着科幻外衣的童话故事,成为少儿科幻创作领域随处可见的作品样貌。

  与科幻领域曾经对少儿科幻的回避不同,这是另外一种对少儿科幻创作的“轻视”,是一种轻视“科幻”的创作态度。少儿科幻虽然因为面对儿童受众这一读者定位,在科技理论的密度与难度方面,需要有意识地做一些降低,以确保儿童阅读的可读性与适读性。但是,少儿科幻与科幻文学一样,同样追求幻想内里科学精神的灌注,同样应该承载对未来科技发展、人类文明走向,包括对宇宙命运、生命关系的前瞻与思考。少儿科幻应该始终对科学幻想与童话幻想、神话幻想等幻想文体的杂糅保持高度警惕,应该始终有明晰的创作分野。虽然上述幻想文体共同拥有想象的特权,但童话、魔幻等可以随意驾驭因果关系,进行任意的想象,科幻却必须具有科学推演的认知基础。二者杂糅的创作,势必对小读者造成误导,对他们的认知成长和精神塑造带来不良影响。

  (作者:崔昕平,系太原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理事)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王江莉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从歌声中聆听脱贫攻坚铿锵足音
·军事题材影视作品:以光影之笔绘金戈铁马
·从输入大国到输出大国:国漫番剧热得益于传统文化
·短视频催生音乐新业态
·网络文艺作品讲故事:要“中看”更要“中用”
·读考古“白瞎了高分数”?
·把握文化自信的历史、价值和实践逻辑
·这个夏天,《乐夏》的陪伴作用依然重要
·荧屏“30+”女性形象频出:还需更高创作视角
·音乐剧产业危中寻机,探索发展新路径
·红色故事缘何成为纪录片《大上海》主线
·粉虚拟偶像,无菌审美另类痴狂
·从《乘风破浪的姐姐》看原创综艺走出去
·中年女性的媒介塑造充满年轻人的凝视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逑
·解码金文,带您了解青铜器背后的故事——何
·盘点2020年8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内蒙古博物馆
·透过九幅图了解孔夫子的一生
文化视野
  更多
·数字技术添助力 非遗、文创惊艳服贸会
·第18届北京国际图书节:线上线下双联动
·聚焦第二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
·梦圆·奋进 聚焦第十届北京国际电影节
·2020上海书展落幕 推广“未来阅读”新模式
·《辞海》(第七版)新在哪?留下时代足迹
文化365
   
·又是一年教师节 看古人如何尊师重教
·白露节气到!为何要饮“白露茶”、吃龙眼?
·为何立秋后有“处暑”? 为啥吃鸭子、出游
·立秋吃啥?跟着这份攻略去尝一尝
·立秋也要有仪式感!西瓜、红烧肉吃起来
编辑推荐
 
·勿忘“九一八”!听文物讲述抗战历史
·庆祝紫禁城建成600年 127件珍贵文物亮相承
·第23届北京国际音乐节10月举行 线上线下240
·东汉时期青铜“摇钱树”被成功修复
·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大展亮相 浓缩一座城的前
·非遗、文创“吸睛”,传统文化扮靓服贸会
·文物如何走进百姓生活?专家热议文化IP创新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