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旅游
·河南交通
·河南卫生
·河南文化










·学习贯彻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党史学习教育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我眼中的郑州”两岸青年短视频大赛
·“龙的传人·相约黄河”两岸媒体大美黄河
·关于支持台湾同胞台资企业在大陆农业林业
·关于支持台湾同胞台资企业在大陆农业林业
·服务台商 | 大陆营商法律环境大讲堂
·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务院台办等十部门联合
·(受权发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当前位置  >>  河南要闻
千顷澄碧中,有我一份力——电影《千顷澄碧的时代》成长记
2021-03-01 10:02:59 华夏经纬网

  在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之际,全面小康题材重点献礼故事片《千顷澄碧的时代》与全国观众见面,以光影艺术讲述新时代兰考故事,全景呈现中原大地翻天覆地的变化。

  4年春去秋来,这部凝聚兰考上上下下期待的诚意之作,背后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回答“兰考之问”

  2017年2月27日,兰考正式脱贫摘帽,退出贫困县序列。这片诞生了焦裕禄精神的土地,再次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

  “三年脱贫、七年小康”,兰考县委用实际行动兑现了对习近平总书记的庄严承诺,也带领兰考从“精神高地”走出了“发展洼地”,回答了直击灵魂的“兰考之问”。

  兰考脱贫摘帽第二天,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曾任新华社河南分社社长的赵德润与国家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王人殷来到兰考采风,被兰考新变化深深打动。出于对兰考的深厚感情,创作一部反映兰考变化的影视作品的念头在他们心中悄然萌芽。

  拍电影难,拍现实题材电影更难。过于写实,容易变成宣讲;过于虚构,又会造成虚假。从2017年4月开始,电影拍摄一波三折:名字从《兰考兰考》到《泡桐花开》再到最后《千顷澄碧的时代》,导演、编剧换了两遍,创作团队多次深入兰考采风,采访上百名基层干部群众,剧本一改再改,女主演到最后才确定下来……

  “太多幕后故事足够再拍一部纪录片。”兰考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春艳说,“这部电影题材重大、意义重大、工程浩大、难度巨大,拍好了也会影响巨大,我们担子不轻!”

  影片首映后,获得广泛好评。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认为,这是“一部成功的时代报告电影”;中国电影评论协会会长饶曙光则指出“影片格局、信息量大,吸引力、穿透力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李道新更认为这部电影“具备现代眼光、历史光环,也兼具中国立场、黄河气派和家国情怀”。

  “用艺术手法回答‘兰考之问’,也是电影人的初心。”该片总策划赵德润说。

  聚焦“兰考之干”

  电影里,男女主人公为乡亲们跑贷款、盖厂房,带领大家种香菇、做期货,还有冒着鹅毛大雪肩扛农具的唐豫英、用颤抖双手收获蜜瓜的老于头、带头成立蘑菇种植合作社的刘会泉……熟悉的故事情节,似曾相识的面孔,让兰考干部群众泪眼婆娑。

  “这就是我们真实生活的艺术化反映,也是‘兰考之干’的集中体现。”朱春艳说。

  犹记得,脱贫攻坚战打响后,兰考干部群众与全国人民一样,靠着“上下同心、尽锐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拿出“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劲头,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韧劲,拧紧螺丝、上紧发条,压实责任、务实重干,做足“转、扶、搬、保、救”5篇文章,以输不起、拖不得、慢不得、必须赢的态度,挖穷根、摘穷帽、奔小康……

  这些总结性语言,在电影里化作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感人的故事、恢弘的场景,以润物无声的艺术感染力,凝聚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正能量。

  对此最有感触的是兰考县委工作人员黄莹莹、安晓晗、朱铭杰、张地、蔡林等人。他们在日常工作之余,还在片中客串了不同的角色。虽然没有台词,但他们演得十分卖力。哪怕一个镜头拍了将近4个小时,他们也毫无怨言。蔡林说:“就像看着孩子一点一点成长,参与拍摄反映兰考的电影,我们理应尽一份力。”

  影片最后,芦靖生眼神坚定,望向远方。扮演芦靖生的河南籍演员李东学说,自己感动于兰考的沧桑巨变,感动于乡亲们的朴实善良。“我不再是以前的小我,因为我参与了这片土地和贫穷的决战。我觉得这是焦裕禄精神给我的力量。”他说。

  展现“兰考之变”

  推土机发力,县委大院的院墙顷刻倒下。这是电影《千顷澄碧的时代》中的场景,也是兰考县政府大院围墙的真实写照。

  2015年,几辆工程机械车开进县政府大院,大门、围墙及西侧的临街楼房被一一拆除,随后种上了绿化树,昔日“高冷神秘”的县政府大院从此一览无余。

  “过去是‘衙门’,有衙有门。推土机下去门没了,群众进出办事方便了,政府和老百姓间的距离自然也就近了。”兰考县卫生局退休干部孟庆强感慨道。

  兰考拆了围墙,暖了心房;群众换了思想,奔向希望。该片总监制唐科说,越走近兰考、走近这个题材,就越能感受到它独特的时代价值与内涵。

  片中,因学致贫的韩文魁从拒绝接受扶贫基金,到自愿贷款做起了馒头生意;临时工姚大鲁不再得过且过,因地制宜办起了琴弦厂……这些人物并不是凭空想象的。

  “贫困地区之所以贫困,除了自然条件,更重要的就是思想上的贫困。”兰考县仪封乡代庄村党支部书记代玉建说,“过去是听了不信、看了不服、回来不干,不愿负债、不愿欠钱、不愿发展。当年我买了6万元的种蒜,愣是放了一星期没人愿意种。”

  如今,思想一变天地宽。产业集聚区、田园综合体、扶贫园区、扶贫基地龙头高昂;“政府+担保公司+金融部门”“企业+基地+农户”“支部+合作社+贫困户”多管齐下。从“要我干”到“我要干”,变“宁愿苦熬,不愿苦干”为“宁愿苦干,不愿苦熬”,越来越多的群众内生动力被激活。脱贫攻坚战中,淬炼着干部作风,凝聚着党心民心。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围墙从有到无,变的是空间距离,不变的是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心劲儿从弱到强,变的是生活状态,不变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涓滴之水可以汇成江河,民族和国家向前发展的车轮,有我们每个人推动的力量。兰考,就是浪花中的那一朵。”朱春艳说。(河南日报记者 龚砚庆 刘洋 张笑闻 胡舒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