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新闻 | 聚焦新疆 | 新台交流 | 地州情况 | 台胞在疆 | 优惠政策 | 园区介绍 | 招商项目
·达斡尔族
·塔塔尔族
·俄罗斯族
·石人之谜
·野马之谜
·沙漠古城古址之谜
·新疆虎之谜
·博乐赛马场——新疆最大的赛马场
·怪石峪——亚洲规模最大的怪石群
·新疆(温泉)北鲵--世界最古老的珍惜
·甘家湖白梭梭自然保护区—全球保存白梭
·枸杞之乡——新疆精河
·喀纳斯五月的色彩
·相思湖
·土尔扈特部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王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香妃是谁的妃子?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新疆之最
·成吉思汗奉安之地如是说
·新疆风情--巴扎
·那达慕大会
·待客礼
·开斋节
·“巴罗提”节
·叼羊大赛
·乐出昆仑
当前位置:首页>>新疆新闻
伊米提:喝着跨越千里的甘甜雪水 生活更“甜”了
2020-07-16 12:27:09     华夏经纬网

  盖孜河的甘甜雪水,跨越3个县,通过1800多公里管线,流入新疆伽师县千家万户

  伊米提:生活更“甜”了(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行走“三区三州”探脱贫)

  伊米提·艾山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洗手。记者 李亚楠摄

  核心阅读

  今年5月20日起,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1.53万贫困人口喝上放心水。至此,新疆所有贫困人口彻底告别苦咸水,全面实现饮水安全。

  伽师县江巴孜乡的村民伊米提·艾山,见证了当地饮水改善的全貌。从不卫生、容易致病的涝坝水,到打井两三年后就变咸的地下水,再到如今干净清甜的盖孜河水,伊米提的生活变得更甜了。

  走进新疆喀什地区伽师县江巴孜乡依排克其村伊米提·艾山家时,老伴儿孜比尔尼沙·马木提早已将整洁的小院打扫干净,院子里葡萄架、果树、菜地都绿油油一片葱茏。打电话说家里来了客人,在外忙活的伊米提便赶了回来。

  “你们先坐,我换件衣服。”伊米提换好白衬衫,拧开院子里的水龙头,掬起一捧水抹了把脸,打上肥皂洗干净手后,又掬一捧水直接喝下肚:“这个水,甜,可以直接喝!”

  今年5月20日起,包括伊米提在内的伽师县1.53万名贫困群众一起喝上了放心水,包括伽师总场在内的47万余名各族群众的安全饮水问题得以解决。至此,新疆所有贫困人口彻底告别苦咸水,全面实现饮水安全。

  涝坝水——

  费劲挑回家,喝了肚子疼

  伊米提今年已有80岁,从他有记忆起,“涝坝”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东西:星罗棋布的蓄水坑,在汛期将河渠水、冰雪融水、雨水引入其中,便成了人和牲畜的水源。“比家里的院子还大,3米多深,远的在2公里外,近的也将近1公里,要用水桶挑水回家。”

  挑水,是伊米提最难忘的记忆,大概从16岁起,他就负责全家人和牲畜的用水。“早上挑两趟,晚上挑两趟,两个大木桶装满水可不轻,压得肩膀疼,不得不小跑,一桶水挑到家,就还剩半桶。刚开始的时候,肩膀经常磨破。”说话间,老人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肩膀,“后来磨出老茧了,就不疼了。”

  因为涝坝水几乎就是一潭死水,人畜共饮,里面什么漂浮物都有,所以费劲挑回来的水,并不能立刻饮用,得先过滤沉淀。这样的水,颜色千变万化,有时是红褐色,有时是绿色。在炎热少雨的夏天,涝坝就变成了“锅底子”,坑里的水就变成绿沫子。

  这样的水是什么味道呢?伊米提皱着眉头说:“苦!苦得就像嚼了青树叶子。喝了这样的水,肚子疼,疼着疼着就习惯了。”1974年,伊米提还因为喝了太多涝坝水,生病住院70多天。

  常年饮用不卫生的涝坝水,一些以水为介质的传染病和地方病高发。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管理总站站长韩慧杰说,曾经连续几年,自治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就常住伽师县开展工作。

  有数据显示,改水工程实施前,新疆绝大多数农村人口需要人工解决饮水水源问题,且有部分人生活在水质很差的高氟病区。

  地下水——

  喝了两三年,水又变咸了

  这样的涝坝水,伊米提喝了整整57年。1997年,来自疏勒县洋大曼乡7眼机井中的水通过自来水管流入了伊米提家。

  当年打这7眼井的时候,韩慧杰全程参与。“为啥在疏勒县呢?因为在江巴孜乡附近完全没有‘好水’,打了无数个勘探孔,都没有检测出一处达到饮用水标准。”在喀什地委的协调下,伽师县将7口井的位置选在了隔壁的疏勒县。

  2005年前后,伽师县打出了30眼机井,全县人民彻底告别了涝坝水。不过,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伽师地处克孜河下游,上游所有物质都在此沉淀,全县地下水硫酸盐普遍超标,部分区域氟化物、砷也超标。

  当时,新疆地矿局第二地质大队组成打井队负责在伽师县找水打井,韩慧杰则负责水质检验。“先是地面物探,然后打井,边打边测水质,如果打到200多米,水质还是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就只能放弃。全县所有饮用水机井都打到了200米以下,最深一眼达320米。”

  韩慧杰还记得在玉代克力克乡找水打井的情景。“这个乡地质结构复杂,优质水层都在200米以下,有些甚至超过260米,必须使用千米钻来完成。黏土层遇水膨胀,稍有不慎卡住钻机机头,一口井就报废了。”奋战20多天后,打井队终于打出了乡里第一口深水井。

  来自地下的自来水喝了没两三年,伊米提发现水又变咸了。“喝了嗓子发干。”

  咋回事儿?“地震了呗!”韩慧杰解释道,伽师县处在南天山柯坪地震断裂带上,大震小震不断,震一次,地下水位就变化一次,水质就恶化一次,打一眼机井,两三年左右时间,水就不行了。

  虽然水依然是咸的,伊米提却已经很满意了:“也就是老伴儿洗完衣服手粗糙一些,洗完脸皮肤发涩,喝完了嗓子不舒服一点,已经很好了。”

  盖孜河水——

  饮水安全工程,引来甘甜雪水

  群众已经满足,但伽师县的改水之路,却未就此止步,其中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采用反渗透技术进行纳米级过滤。“这相当于生产纯净水,成本相当高。”韩慧杰说。

  2014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国家将伽师县群众饮水安全问题列为国家重点民生工程。技术人员找水的脚步踏遍伽师县,拿出多个方案辩论、演示、建模,考虑了一切可能的因素,最后决定跨城引水。从由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融汇而成的盖孜河取水,经过809万立方米的沉砂池沉淀后,进入总水厂处理,跨越3个县,通过1827公里的干支管线,流入伽师县的千家万户。

  2019年5月,由取水、输水、供配水三部分组成的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正式开工,总投资17.49亿元,包括日处理规模达到8.5万立方米的总水厂、新建改扩建17座分水厂,是国内至今单体投资最大的饮水安全工程。

  5月20日,清冽甘甜的盖孜河水喷涌而出,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

  “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喝到这样清甜的水。”伊米提笑着说。

  “这是脱贫攻坚工程,也是民生工程,为了让他们在脱贫路上没有后顾之忧。”韩慧杰说,改水工程结束后,全县关停了灌溉、饮用水机井140眼,以节约地下水、涵养水源。

  “十三五”规划实施以来,新疆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项目400余项,所有贫困人口饮水问题得到解决,南疆67个地处沙漠腹地、偏远高寒山区的不通水村全部通水,结束了“夏季吃河水,冬季吃雪水”的历史。农村自来水普及率达到90%以上,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与2005年相比,水介质传染病发病率下降了80%。

  如今,伊米提老人家厨房、卫生间和院子里各有一个水龙头,拧开就能喝到甘甜的水。“这是慕士塔格峰的雪水!水甜,生活更甜!”伊米提从菜园里摘了西红柿,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吃到嘴里,甜滋滋的。(记者 李亚楠)

来源: 人民日报   转自:新华网




    相关报道
  ·新疆首条特高压线路累计送电逾2000亿千瓦时碳减排1.7亿吨
  ·新疆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 近148万人受益
  ·新疆精心保护丝绸之路著名清代军城
  ·高质量发展要走好富民路
  ·小浆果种植成为农民增收大平台
  ·马坤:扎根边疆,这里有广阔天地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