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台岛夜话 友情撰稿
国民党救不了中天、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台湾
华夏经纬网   2020-10-26 14:05:09   
字号:

    作者 王昆义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

       不管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媒体向来就一种统治工具。英国哲学家柏克说媒体是三权分立体制下的“第四权”,可以补充行政、立法、司法上的不足。但在真实的世界里,柏克的说法越来越像是空想主义,在美国、英国,媒体能够做“第四权”的机会越来越渺小,统治者就是想尽办法要把媒体变成维持“霸权的工具”。而在台湾岛内,这种情况因为“中天电视”可能被撤照的争论,正在上演执政者染指媒体的最坏范例。

       在威权体制时期,蒋介石父子掌控台湾所有媒体,不仅作为政令倡导的传播者,在“报禁”政策的长期施行下,少数的报纸、电视,都被蒋家政权牢牢掌握,只能作为蒋家宣传意识型态的工具。

       台湾媒体是意识型态战场

       解严初期,各党派跟国民党争抢传媒的控制权,台湾的媒体当时就变成国民党内部政争,以及朝野争夺政权的意识型态战场,借用新马克思主义者葛兰西的说法,就是一种“文化霸权”的争夺。

       这个“文化霸权”的概念,让大家都知道一个政权的维持,是需要政治的强制力,加上霸权文化力量的配合;而后者来自于在市民社会的配合之下,以包括如教育、大众传播媒体等对于大众的潜移默化,造成了无产阶级的虚假意识,使得这一霸权得以维持。

       民进党早期的创党者,许多都是学习老马和新马克思主义出身,他们深知能够争得“文化霸权”,就是争夺统治权的道理,所以当时他们高喊“党政军退出媒体”,就是要把被国民党所掌控的媒体力量,彻底清除出去。

       当时,国民党一些留美的统治菁英,醉心英美的“第四权”,不疑有他,在民进党的吶喊下,也跟着自行退出媒体的掌控权。

       但是,国民党退出媒体,民进党却逐步的渗透进媒体,尤其是在有线电视开放之后,民进党更是大举抢占,经过两次的“执政”,所有的公营媒体,和民营的主流媒体,大部分都已经被民进党所掌握或操控。

       尤其是2018年的“九合一”地方选举之时,一个“中天电视”竟然可以塑造出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韩流”,让国民党可以从一个奄奄一息的政党,一下子夺得15个县市长的席次,可说是震惊整个台湾,也震惊整个世界。

       民进党感受到媒体在选举中的威力,所以2020年“大选”之前,就开始砸钱给多数媒体,尤其是新媒体,包括设置网络小编、网络直播、网红的节目。这个结果夹杂着外部世界动荡的影响,民进党的蔡英文不但从趴在谷底的声望,一举超越党内竞争者赖清德,今年1月11日的“大选”投票中,更是以创纪录的817万张选票,大赢国民党的韓國瑜。

       那个在2018年创造无穷威力的“韩流”,这次不仅打不过民进党掌控的主流媒体,也打不过“网络小编”,更是败在网红的直播下,仅存的一个“中天电视”,已经再也扛不动“韩流”。

       虽然“中天”在“大选”中已经扛不动“韩流”,但是民进党仍然心有余悸,担心一旦外部不再变动,国民党内可能再起一波新的潮流,所以民进党在取得连任的“执政权”之后,无不想方设法的要把“中天”与整个旺旺中时集团给拔除,除了抹红,鼓动“绿粉”拒看旺旺中时的所有媒体之外,也要以政治权力介入撤照,彻底铲除“中时集团”最大的根据地。

       而在旺旺中时的所有媒体中,就是以新闻台面目出现的“中天电视”,对于“执政者”的政策影响最大,所以民进党才要利用“中天”今年要换照的机会,想尽办法要把它一举搅灭。

       电视新闻台对政策影响力大

       在先进的文化工业中,媒体展现的“文化霸权”力量是隐密而强大的,所以,以肥皂剧为主的戏剧产制,只能对阅听大众进行潜移默化的效果,不像新闻台那么直接的灌输特定意识型态的立场。因此,抢占新闻台,就是每个对政治有野心的人士,最想进取的领域。

       毕竟,在先进社会中,多元权力分散的政治、经济、社会领域,能够将权力集中者,还是在新闻媒体身上,掌握媒体者,就能为自己开创一片权力的空间。

       以台湾为例,“三立电视台”当家者,原本是以出租录像带起家,后来转战有线电视,再到扩张到娱乐、戏剧、文化各领域的频道,但是最终还是以新闻频道影响力最大,让三立电视的老板,可以在民进党内招兵买马,自成一个派系。

       “三立电视”成功的例子,正照映着“中天电视”的黄昏。

       在被打成“红媒”之后,“中天电视”一直被质疑是由大陆所圈养,尽管旺旺中时集团极力否认,但总是抵不过十目所视、十指所指。民进党运用“执政”的力量,甚至不惜把应该拥有中立立场的NCC,即使被指破坏体制,只要能够把“中天”撤照,什么都不怕。反正这一两年没有选举,没有选票干扰,在弱势的国民党无力回天之下,“中天”被撤的命运恐怕已经是一种宿命。

       “中天电视”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国民党才突然惊醒,拥有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新闻媒体是多么重要。早年被民进党“党政军退出媒体”的口号与操作所骗,如果往后岛内所有的主流媒体都掌控在民进党手中,它只要一声令下,所以主流媒体口径一致,国民党再怎么改革,最后还是会没戏唱。

       所以,“救中天”已经变成国民党目前最一致的意见。但是,国民党“救中天”的口号却又显得无力,除了老套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之外,国民党根本没人能够跟民进党打舆论战,最后恐怕只会落得一场空。

       民进党是使尽政治权力争夺一个新闻频道,国民党却只能空口讲白话,只靠一张嘴,救不了“中天”,这一个战斗,也是争夺一个战场。现在新闻频道已经不只是解除戒严时期的意识型态战场,它更是一个舆论战、认知战场,所有政治权力集中的战场。如果国民党没有人肯流血流汗,国民党就救不中天,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台湾的民主。

       华夏经纬网专稿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责任编辑:左秋子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