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深度分析
韩国瑜将完成谢长廷未竟访厦意愿
华夏经纬网   2019-02-14 09:38:42   
字号:

     有人说,王金平刻意隐瞒部分而且还是属于关键的事实,大爆“新郎不是我”的秘辛,是因为国民党党内初选的形势发展对他极为不利,因而着急了,就急不择路,甚至是有点 “狗急跳墙”的意态。

  实际上,王金平昨日故作神秘地说,当初他义助韩国瑜,是奉神明之命;而如今要参选也是接受神明指令,就折射了他对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志在必得的意况。但似乎这次“神明”并没有眷顾他,让他在参选路上头头碰着黑,走得并不顺逐,不要说是参选能否会赢,就是在国民党的初选中,可能会遇到马英九及深蓝党员的抵制,尤其是昨日国民党中常会决定不采用“全民调”,而是按照惯例实行三成党员投票、七成民调的方式之后,他很可能会在党员投票部分就折戟沉沙。在整个大形势对他不利的情况下,因而才对其在党内初选中的主要对手朱立伦祭出了揭露“新郎不是我”秘辛这一怪招。但从党内外反应看,他这次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可能会输得“一铺清袋”。

  为何会如此?从各种迹象分析看,王金平原来的规划是邀请韩国瑜任其副手,以借助 “韩流”将自己在国民党内初选中拱出线,及在“大选”中将自己拱进“总统府”。他以为,自己在高雄市长选举过程中,筹划“三山造势”,成功地帮助韩国瑜将“空军”转型为“陆军”,成为韩国瑜得以当选的主要因素之一,因而相信韩国瑜会知恩图报,爽快地答应他的盛情邀请。但讵料却遭到韩国瑜道婉拒,实际上日前他就透露过此一内情,并酸溜溜地表示,韩国瑜倘是出来选,必定是选正的,不会选副的。在未能争取到韩国瑜奥援之下,王金平不要说是能否打赢柯文哲没有把握,就算是在党内初选,也将难以击败朱立伦。

  王金平确实是对韩国瑜有恩,按道理应当“以身相许”回报。但为何韩国瑜却会婉拒?这有公私两个理由:为公,他必须兑现高雄市民的承诺,真正实现“货卖的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竞选纲领,首先要务是经营好高雄市的市政。如果在刚就职市长不久就“吃碗内看碗外”地参加“大选”,就显得“吃相难看”,损害自己的形象,成为一个争权夺利的普通政客,及耗光“韩流”的能量。而且,倘是导致高雄市长补选,陈其迈卷土重来,高雄市又将沦落到民进党的手上。反而韩国瑜留在高雄市艰苦经营,改变高雄市“又穷又老”的宭境,并尽量清还陈菊欠下的债务,与蔡当局的无能无为形成鲜明对比,在2024年“大选”时,再次掀起更夯的“韩流”,那才是韩国瑜参选的最佳时机,而且更能提高当选的机率。

  在私,是柯文哲目前对参加2020年“大选”极有兴趣,意愿高涨到每天都在“嗡嗡嗡”,但谈的不是台北市的市政,而是与“大选”相关的事宜。而这个柯文哲对韩国瑜有恩,在韩国瑜遭受民进党围攻,处境最困难时,柯文哲两肋插刀式地帮扶了他一把。正因为如此,在 “九合一”选举中,国民党的县市长参选人都纷纷找韩国瑜助选,而韩国瑜也在自己的选情胶着的情况下,到各县市为自己的战友站台辅选,使得“韩流”外溢,这也是国民党取得县市长选举大胜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但韩国瑜就因为是不愿与对自己有恩典柯文哲“过不去”,因而在丁守中盛情邀请之下,也都不愿为其站台造势,甚至还在丁守中的“凯道造势”活动中放了“白鸽”,并对其他国民党市长参选人发生“月晕”作用,也齐齐缺席,只剩下丁守中自己高唱“独脚戏”。既然柯文哲正在筹划参加2020年的“大选”,韩国瑜就更没有理由要与他“对着干”。而前段时间柯文哲大爆“收留”韩国瑜,却被民进党尤其是“新潮流系”赶走的秘辛,也是在“软性警告”韩国瑜,不要忘恩负义,与其争选。

  既然如此,韩国瑜就潜心搞好高雄市的市政。这段时间,承“韩流”之惠,六合夜市况红红火火,酒店房间爆满,渔农产品也开始输到大陆,大陆的地方官员和香港、澳门的商人也跑到高雄寻求商业合作。但这股“热流”是否仅是短暂的“尝鲜”现象,能否得以长久维持,还是未知之数。

  为了兑现“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的诺言,韩国瑜开始计划进行“公关访问”。他昨天表示,将在二月底拜访马来西亚、新加坡,返台后将尽快安排参访大陆南方城市,包括深圳、厦门、宁波、杭州等城市,而上海更是“重中之重”,都是考虑之一,不过由于四月接受哈佛大学费正清学院邀请访美演讲,因此访陆的时间将提前到三月间。目前会以南方经济性较强的城市为主,重心就是放在怎么让高雄的水果及农渔产品“货出去、人进来”。

  这正是韩国瑜聪明之处。其一,是只到大陆南方城市而不到北京,就可避免遭到蔡当局倒扣“红帽子”。其二,韩国瑜以访问南方经济性较强的城市为主,就将能提高其“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诺言的兑现率。毕竟,这几个城市不但是经济实力雄厚,而且人口也特多,单是这几个城市就可把高雄市及其周边县市的渔农产品都消化掉,而且也光是这几个城市的居民,只要有百分之几到高雄市旅游,高雄市就将“人头挤挤”。

  韩国瑜访陆计划的城市名单中,有厦门市。他无论是有心或是无意,都将形成与其前任任谢长廷“拗手瓜”的效应,而且将会拗赢。

  实际上,谢长廷在2000年当选民进党主席后,计划在正式就职之前,以高雄市长的身份到厦门市访问,并在厦门台商的牵线下,获得厦门市长朱亚衍发出邀请函。但却被陆委会以 “邀请函未盖厦门市政府的关防,因而是假的”为由,予以拒批。

  为何会如此?因为刚刚作出 “四不一没有”承诺的陈水扁,当时还没有像后来那样 “台独”,而且更是希望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因而也有访问大陆的构想。但与其长期存在“瑜亮清结”的谢长廷,却要“抢”在他的前头登陆,当然不爽。而陆委会主委蔡英文,也心领神会,以“邀请函是假的”等籍口,拒绝批准。

  现在,也是高雄市长的韩国瑜,也要访问大陆。由于蔡英文刚在海基会举办的大陆台商联谊会上,声言不反对两岸交流,这次陆委会就没有理由再拒绝批准了。但又担心韩国瑜的 “访陆”之举,果真能搞活高雄市的经济,与蔡当局的无能无为形成鲜明对比,因而又心犹不忿,阴阳怪气地放出种种酸论,包括“两岸事务是中央职权”、“韩市长应当做好高雄市的市政事务”等。

  但是,韩国瑜前往大陆访问,只是两岸城市间的经济文化社会事务的合作交流,不涉政治事务,并不“侵犯”蔡政府的职权。既然要做好高雄市的市政事务,就要推销高雄市的渔农产品,有甚么不可?因此,这只不过是当年阻挡谢长廷登陆的陆委会主委蔡英文、副主委陈明通,现在分别高升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及陆委会主委后,还要“老马识途”、“轻车熟路”地摆弄一下当年阻挡谢长廷登陆的“官威”而已。但是,“青山挡不住,毕竟东流去”,韩国瑜的登陆计划,蔡英文、陈明通即使是重施当年对谢长廷的故伎,也是阻挡不了的。

来源:新华澳报

 

责任编辑:黄杨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