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经纬观察
1905年一枚炸弹拉响大清立宪的集结号
华夏经纬网   2019-11-15 14:58:10   
字号:

    北京出事了。

   一颗自杀式炸弹在大清国首都的CBD爆炸,造成巨大的伤亡。

   这是1905年9月24日上午,北京正阳门(前门)车站,彩旗招展,鼓号喧天,首都各界正在欢送前往欧美各国考察宪政的“五大臣”代表团专列。

   《申报》记载道:“外部(外交部)、商部(商务部)以及各部司员,京中各报馆人员均先时到站,高等实业学堂学生及军乐队学生,并测绘学堂学生、崇实学堂学生、识一小学堂学生均著操衣,列队送行。内城工巡局巡捕、消防队先时到站旁列队弹压,惟外城之巡捕并未到站。是日特加花车一辆,头等车三辆,二等车、三等车各二辆。头等车高插国旗,颇为荣耀,少顷各国驻京公使亦来恭送……”

   就在这洋洋喜气之中,一个人影正在接近专列,他的怀中,揣着一颗自制的撞针式炸弹。

   悲剧到来了。《申报》继续报道:“至十一点钟开车之铃摇毕,五大臣依次登花车,将挂行李车,砰然一声震动天地,送行者以及各学堂学生巡捕消防队等纷纷奔逃,少顷人喊儿啼,登时大乱。”

   这颗炸弹,直接造成了24人伤亡(据《泰晤士报》),世界都被震惊了。

   暗杀时代

   暗杀在当时成为革命党人的一种风潮,他们普遍相信必须彻底砸烂一个旧世界,才可能获得一个新世界。

   被作为袭击目标的五大臣,是时年37岁的镇国公载泽,44岁的闽浙总督端方、52岁的财政部副部长(户部侍郎)戴鸿慈、50岁的公安部部长(巡警部尚书)徐世昌、44岁的商务部部长助理(商部右丞)绍英。

戴鸿慈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辰初(7 时)拜祖,亲友踵宅送行甚众。10 时,肩舆至正阳门车站,冠盖纷纭,设席少叙。11 时,相约登车。泽公(载泽)先行,余踵至。两花车相连,泽(载泽)、徐(徐世昌)、绍(邵英)三大臣在前车,余与午桥(端方)中丞在后车。午帅(端方)稍后来,坐未定,方与送行者作别,忽闻轰炸之声发于前车。人声喧扰,不知所为。仆人仓皇请余等下车,始知有人发炸弹于泽公车上。旋面泽公,眉际破损,余有小伤。绍大臣受伤五处,较重,幸非要害。徐大臣亦略受火灼,均幸安全。”

   五大臣中,除绍英受伤略重之外,都无大碍,倒是周围的人饱受池鱼之殃,死伤惨重。戴鸿慈日记中说:“随员萨郎中荫图及其内弟、从弟、子女、车夫、家丁均重伤,一家七口,遭此意外之厄,亦云惨矣。”

   当时十分活跃的官商、日后以小说《老残游记》闻名的刘鹗在其《乙巳日记》里记载:“本日巳刻论古斋陈君来云,火车头等突发炸弹。急派人往询,云弹发于包房。泽公爷、端午帅俱伤面,血淋淋然。闻死者三人,伤者十余人。前日之地震殆为此欤?”所谓的“前日之地震”,根据刘鹗的日记,即是9月19日晚上的地震。

   刺客本人则被炸碎,面目血污,模糊难辨。官方将刺客的尸体陈尸数日,无人认领,随后,将其面部拍成照片,行文至各省辨认,最终确认此人就是直隶高等学堂的学生、27岁的安徽桐城人吴樾。

吴樾,本名吴越。至于其为何改名,时人各有解释,有的说是他行刺后,“清廷于大逆罪犯于其名必加偏旁”;有的则说“弃前名加木旁为樾,在烈士意思,无木旁之吴越为专制政府之小奴隶,有木旁之吴樾,为有共和思想之自由民”;国民党的党史权威冯自由,则在《革命逸史》中说:“原名越,以亲友某尝密为纳监,乃弃前名,加木旁为褪,盖表示与满清脱离关系也。”因安徽人李鸿章担任直隶总督长达25年,因此在直隶地区政学两界的安徽人及江南人士不少,而吴樾参与创办的《直隶白话报》,其团队多是安徽人。

   北京炸弹一响,政府还没查清刺客的身份时,有一位远在南方的安徽人就致函朋友问: “北京店事,想是吴兄主持开张。关于吴兄一切,务速详告。”这位发信的安徽老乡,就是时年26岁、日后大名鼎鼎的陈独秀。

   陈独秀和吴樾不仅是老乡,也是同志,他们都参加了秘密组织“军国民教育会”,并且成为其“暗杀团”的成员。暗杀在当时成为革命党人的一种风潮,他们普遍相信必须彻底砸烂一个旧世界,才可能获得一个新世界——尽管他们对于如何建立一个新世界、尤其是如何防止这个新世界依然出现旧世界的同样问题毫无准备。“砸烂”是他们的主旋律,他们的同行、因刺杀广东巡抚恩寿未遂而在1900年被杀的史坚如,就曾说过: “今日中国,正如数千年来破屋,败坏至不可收拾,非尽毁而更新之不为功。世之谈变法者,粉饰支离,补其罅漏,庸有济乎? ”

   时年42岁的军机大臣铁良,被吴樾选中作为刺杀的目标。为此,吴樾来到保定潜伏,成立了“军国民教育会”的“保定支部”,这个支部还有个更酷的名称,叫做“北方暗杀团”。考虑到手枪并不可靠,吴樾开始学制炸弹。在行动之前,吴樾还写了一本手册《暗杀时代》,系统总结了他的暗杀救国的极端思想。他认为:“排满之道有二:一曰暗杀,一曰革命。暗杀为因,革命为果。暗杀虽个人而可为,革命非群力即不效。今日之时代,非革命之时代,实暗杀之时代也。……欲得他年之果,必种今日之因。我同志诸君勿趋前,勿步后,勿涉猎,勿趑趄。时哉不可失,时乎不再来,手提三尺剑,割尽满人头,此日正其时矣。”

   吴樾不准立宪

   出乎革命党意料的是,他们试图狙击政改的这颗炸弹,却成了立宪的集结号。

   7月16日(农历六月十四) ,中央宣布派载泽、戴鸿慈、徐世昌、端方出洋考察宪政——后又增派绍英。吴樾遂将刺杀目标从铁良改为五大臣。他认为:政府立宪的目的, “以欲增重于汉人奴隶之义务,以巩固其万世不替之皇基。……彼五大臣可击而杀之也。” “越生平自认为中华革命男子,决不甘心拜为异族非驴非马之立宪国民也。故宁牺牲一己之肉体,以剪除此考求宪政之五大臣。”

   吴樾对立宪嗤之以鼻。他说:“立宪之声嚣然遍天下,以诖误国民者,实保皇会人为之倡。”他坚信满汉势不两立,必须建立一个“汉族新国”;并且,“吾国今日之行政、军事、教育、实业,一切国家社会之事,必经非常之改革始克有真进步,决非补苴罅漏、半新半旧之变法,足以挽此呼吸间之危亡也。……满洲政府实中国富强第一大障碍,欲救亡而思扶满,直扬汤止沸,抱薪救火。”

   更关键的是,他认为“满洲皇室无立宪资格”,而且立宪对汉人不利。他说:“立宪主义,徒堕落我皇汉民族之人格,污辱我皇汉民族之思想,吾辈今日,非极力排斥此等谬说,则吾族无良,死心踏地,归附彼族者,必日加多。敢以区区之心,贡献于我汉四万万同胞,必能协心并力,抱持唯一排满主义之团,建立汉族新国,则某虽死犹生。……我四万万同胞,人人实行与贼满政府势不两立之行为,乃得有生存之权利,不得权利,毋宁速死。”

   显然,在吴樾的眼中,“建立汉族新国”,比建立宪政、实现富强更为重要。

    吴樾的刺杀行动,因炸弹提前爆炸而失败。至于炸弹早爆的原因,有的说是“人众推拥、怀中弹发”;有的说是他乔装登车后,遭五大臣随行仆人质疑,仓促间引爆炸弹,未及远抛;有的则说是当时行李车正在加挂,产生了震动,引爆炸弹。可以肯定的是,这颗炸弹是他自己制作的。

吴樾对立宪的敌视态度,在两年后因刺杀对其颇有私恩的安徽巡抚恩铭、而被处决的徐锡麟那里,也得到共鸣。根据《时报》的记载,徐锡麟在供词中坦言:“满人虐我汉族将近三百年矣,观其表面立宪,不过牢笼天下人心,实主中央集权,可以膨胀专制力量。满人妄想立宪便不能革命,殊不知中国人的程度不够立宪。以我理想,立宪是万万做不到的,革命是人人做得到的。若以中央集权为立宪,越立宪的快,越革命的快。我只是拿定革命宗旨,一旦乘时而起,杀尽满人,自然汉人强盛,再图立宪不迟。”

   吴樾袭击案后,舆论普遍谴责恐怖袭击、赞同立宪,并纷纷慰问五大臣,革命党人陈天华以“思黄”的笔名,在11月26日的《民报》上以《怪哉上海各学堂各报馆之慰问出洋五大臣》为题,对此反击说:“五大臣之出洋也,将变易其面目,掩其前日之鬼脸,以蛊惑士女,因以食人者也。烈士击之,是犹于狞鬼执粉笔以涂人皮之际,乘其尚可辨认也,一举而剖扑之,以绝祸根。不幸而为魔鬼所毙,此正吾人之不幸也。”

   政府的政改决心,以及政改后有望出现的和谐局面,其实是这些革命党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多年后刺杀摄政王的汪精卫也说:“如果变革失败,充分说明清政府的欺骗性;如果立宪成功,无非意味着汉人还要继续受到满人的压迫和统治。所以无论立宪成功与否,作为汉人都应该竭力反对。”

   革命党人章太炎则毫不掩饰地希望:满人“愈材则忌汉之心愈深,愈智则制汉之术愈狡……但愿满人多桀纣,不愿见尧舜。满洲果有圣人,革命难矣。”记载这段话的,是章太炎的少年好友、满族人金梁。据金梁在《瓜圃述异》中说,章太炎为了表达自己的革命决心,甚至在集会演讲时,主动表示应先拿好友金梁开刀。章太炎的思路是自成逻辑的,1903年他在狱中答《新闻报》说:“逆胡虏,非我族类,不能变法当革,能变法亦当革;不能救民当革,能救民亦当革”。

    在所谓的“暗杀年代”,革命党的暗杀对象,并非体制内的独夫民贼或贪官污吏,而是有能力乃至有操守的官员,因为,这些能够推进改革、修复体制的人,将大大减少革命成功的几率。

   对此,梁启超曾痛斥道:“章炳麟氏之言曰:‘不能变法当革,能变法亦当革;不能救民当革,能救民亦当革。’嘻!此何语耶?夫革之目的,岂以快意耶?毋亦曰救民耳。”

   而出乎革命党意料的是,他们试图狙击政改的这颗炸弹,却成了立宪的集结号,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到了政府这边,大清国罕见地出现了万众一心、支持宪政的和谐局面……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黄杨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清末爱国文人对大清“国旗”态度不一
·冰心和林徽因“结怨”:文章换来一酝陈醋
·红色间谍不为金钱也不为过瘾只为信仰
·1936年蒋介石一封密函化解内战危机
·沈安娜卧底国民党中央总部 被赞“按住蒋介石脉搏”
·云门舞集、陶身体剧场《交换作》亮相国家大剧院
·“台北文化地标”诚品敦南24小时书店“熄灯倒数”
·民国反腐:不打“老虎”只抓“鱼虾”(图)
·解放后朱德经常调研 10年间曾在外视察调研27次
·宋庆龄之父宋耀如:曾倾尽家产 追随孙中山20年(图)
·彭德怀要求家属保持劳动人民本色:咱家不用这么宽
·老北京的“羊地名”:曾有多条“羊肉胡同”(图)
·"汉阳造"系抗战时中国军队主力枪械 十分耐用(图)
·专家:行刺孙传芳案戴笠提供帮助是讹传(图)
特别策划
  更多
    直球,有态度!【We Talk 两岸大咖堂】VOL.2
    【@武汉|纸短情长 请让我念给你听!】
聚焦台岛
  更多
    
    
台岛夜话
  更多
·贾不妙:“台造潜舰”恐是美国主导
·王昆义:“没有绝对不会离开的支持者”民进
·人去政息 台军“微型飞弹突击艇”构想夭折
·不甩RCEP 台湾在区域经济整合中的自我催眠
·“台独”顽固分子清单重启“万钧逃命计划”
·开铡中天 民进党夺权最后一步
·美不承认“台湾是国家”拜登上任仍会延续
·“莱剂牛肉面”风暴堵住苏贞昌更上层楼
·RCEP恐让台湾成为边缘化的区域孤儿
独家评论
  更多
·唐永红:美国大选后的中美关系及其对两岸关
·美国环保署长惠勒突然取消“访台” 蔡英文
·蔡当局强行开放美“莱猪”台湾百姓好苦奈!
·台青:“秋斗”后的台湾社会 还会是民进党
·台湾网红“万花筒”|全家都是网红"蔡阿嘎
·美国重建第一舰队无法遏制中国崛起
各抒己见
 
·台军8人验出一级毒品反应 高层驳斥:因吃了
·多包毒品被发现,是否代表军中吸毒已是普遍现
·从霸凌致死、虐狗到毒品泛滥,台军纪为何生锈
·力拼司法改革 蔡英文决定亲任司改会议召集人
· 目前看,连续的人事问题已经冲击到蔡英文的
·有人说蔡女士被深绿胁持,那么她还算是绿营的
台海视点
  更多
台海视点388期 赖清德为军公教加薪
·台海视点387期 赖清德就职“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6期 林全请辞"行政院长"
·台海视点385期 台当局欲删减文言文
·台海视点384期 吴敦义任国民党主席
·台海视点383期 全台大停电惹议
·台海视点382期 张柯会带来两岸契机
评论排行
   
Template File not set yet,this is the templary output.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台海评论
台岛夜话 | 台海七日谈 | 特别策划 | 华夏视点 | 媒体链接 | 深度分析 | 网友评说 | 经纬观察 | 台海热点透视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