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返回道页
当前位置: > 军事

激战南昌


2004-07-30 11:17:42         华夏经纬网

    起义开始

  一九二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党的前敌委员会决定,起义在八月一日凌晨四点钟举行。并由起义军总指挥贺龙、前敌总指挥叶挺联合签署了绝密的作战命令: 我军为达到解决南昌敌军的目的,决定于明日(八月一日)四时开始向城内外所驻敌军进攻,一举而歼灭之!

  命令迅速传达到了起义军各部,官兵们个个摩拳擦掌,群情激愤。按照起义军总指挥部的统一规定,起义开始时,起义军在脖子上系红领带,臂上缠白毛巾,在手电筒和马灯的玻璃罩上贴红“十”字。这是起义军的识别标志。

  晚上九时以后,全城戒严,街头巷尾密布着起义军的岗哨,除偶而传来几声“河山统一”的口令声外,全城沉睡在战斗前的寂静之中。这时候,起义军在脖子上系上了红领带,在臂上缠上了白毛巾,把贴有红“十”字的电筒和马灯放在身边。他们有的就驻在敌人营房隔壁,悄悄地准备停当后又装睡躺下;有的已经悄悄地占领了靠近敌人的房屋和街道;有的就地筑起了临时工事;有集合在驻地,等待着开赴战斗地点。起义军准备好了一切,屏息侧耳地注视着天空,等待着起义的信号,等待着伟大时刻的到来!

  这时,周恩来同志正在前敌委员会里,亲自领导和指挥着起义战斗。他正在倾听着参谋人员关于起义军战斗准备情况的报告,灯光映着他那坚定沉着而又乐观的英俊面容,给人一种必胜的信念。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这是贺龙同志打来的电话。原来,晚上十点多钟,第二十军一个正在街上热勤的士兵,发现他们部队的一个姓赵的副营长,鬼鬼祟祟地钻进了敌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部。这个革命警惕性很高的战士,立即报告了贺龙指挥部。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意外情况,贺龙同志立即打电话向周恩来同志报告。周恩来同志得悉这一意外情况,严肃而又沉着地同在座的前委成员进行了分析研究。在这紧急的时刻发现叛徒告密,必须当机立断,先发制人,才能保证起义的成功。于是,前委会决定,起义时间提前到八月一日凌晨二时。

  江西大旅社内灯火通明,前后门都架起了机枪,加强了戒备。政治工作人员正在忙着印刷宣传材料。起义军警卫连集合在楼下走廊里待命。八一南昌起义的其他领导同志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发出了提前起义的命令后,随即分赴各主要战斗地点具体指挥。

  八月一日凌晨二时,“砰!砰!砰!”的枪声,划破了夜空。八一的枪声打响了!战斗开始了!起义军官兵们如同下山猛虎,箭一般地向敌营冲去,全城内外立时响起激烈的枪声。

  天主堂附近,起义军二十四师七十一团向驻在天主堂、匡庐中学的敌第六军五十七团发起猛攻。

  在贡院,起义军二十四师七十二团向贡院内的敌第三军二十三团发起了冲锋。

  在新营房,起义军二十四师七十二团三营和广东农军冲进了敌第三军二十四才的营房。

  顺化门外,起义军第二十军教导团、第六团和第十一军第十师对驻在小营房和老营房的敌第九军七十九团、八十团实施了围攻。

  百花洲、昌祖祠、高巷、敌卫戍司令部也响起了枪声。

  西大街两旁,贺龙同志指挥部同敌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部展开了激战。

攻克敌人指挥部

  八一南昌起义时,贺龙同志的指挥部设在西大街的宏道中学。这里原是一所教会学校,眼下正在放暑假,起义军就驻扎在面它靠着敌人的总指挥部。贺龙同志的第二十军第一师就部署在中华旅社、旋宫饭馆一带,同敌警备团只隔着一条西大街。

  当时,敌第五方面军总指挥朱培德正在庐山参加反共会议。盘踞在敌总指挥部的警备团,是朱培德手下的精锐部队。因此,这里将是起义军第二十军的主要进攻目标。

  七月三十一日夜晚,全城戒严,西大街两旁岗哨林立,不时传来几声口令声,气氛显得格外紧张。一场激烈的战斗即将开始了。

  半夜以后,贺龙同志掏出身边的怀表,时针即将指向一日凌晨两点,他立即命令各方面作好准备。一会儿,枪声划破了夜空,起义军开始发动进攻。由于叛徒的告密,敌人在这里已有所准备,因此,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十分激烈。敌人在端表楼上架起了机枪,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向起义军疯狂扫射,封锁了起义军的进攻要道——鼓楼。

  此时,担任主攻任务的起义军部队尚未赶到,情况十分紧急贺龙同志全副戎装,威武地站立在石阶上,亲自指挥着这里的战斗,他命令营长刘力劳同志立即调手枪连封锁住敌总指挥部的大门,防止敌人逃跑。在贺龙同志身旁的参长刘伯承同志也急切地向参谋人员下达命令,告诉各部队,严密封锁敌人必经道,防止敌人逃跑,命令主攻部队火速赶来!

  手枪连战士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冲进了鼓楼洞,封锁住了敌人总指挥部的大门。

  十五分钟后,担负主攻任务的部队赶来了。敌人紧闭着大门,龟缩端表楼、街亭、围墙等制高点上,进行顽抗。子弹在起义军官兵们的头顶上呼啸着,但他们个个英勇顽强,不断向敌人猛烈射击。

  战斗持续了三个多小时。

  起义军第二师第五团在歼灭了朱培德公馆的警卫连之后,又奉令沿葆灵路插入了敌总指挥部的西面——棕帽巷一带向敌人发动进攻。

  这时,只见几个起义军战士借来了两架长梯,靠在鼓楼上,将机枪迅速架在鼓楼顶,居高临下,狠狠地向敌人扫射着。顷刻间,端表楼的敌人机枪被打哑了,据守在大门口的敌人倒下了。“冲啊!”一声巨吼,起义军从四面八方发起了冲锋,敌总指挥部的大门打开了,起义军战士象洪水般地冲进了敌总指挥部,同院内顽抗的敌人展开了白刃战。

  不久,被紧紧围在院子里的敌警备团全部做了俘虏,驻在附近伪省政府的敌警卫连、军乐连也一起做了俘虏。

起义军战士从俘虏中找到了那个向敌人告密的姓—赵的叛徒,便立即将揪送到军部,给了这个无耻的家伙以应有的惩罚。

激战天主堂

  叶挺同志率领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到达南昌后,指挥部就在东湖边的心远中学内。这是一座“工”字形的两层楼房,下共有十多间教室。二楼设有指挥部的力、公室、会议室和电话总机房。楼下是警卫部队的住房。叶挺同志的部队也分别驻在离这里不远的松柏巷、匡庐中学一带。

  根据起义总指挥部下达的任务,第二十四师七十十团负责解决驻扎在松柏巷天主堂、匡庐中学的敌第六军五十七团。

  起义前,为了摸清敌情,起义军第七十一团三营营长奉令混进敌营侦察。他化装成伙,三进敌人营房箩给敌人挑水,聊天,拉老乡,谈家常,很快地弄清了敌人的兵力分布及火力配置情况。

  团部根据敌情,召开了各营营长会议,研究歼敌计划,决定由三营进攻天主堂正门,派一个连出城封锁住敌人后侧的城墙,防止敌人翻越城墙逃跑。其余部队埋伏在松柏巷飞匡庐中学附近,围歼敌人。

  起义的枪声一响,敌人往外逃窜,刚到松柏巷,就遭到起义的伏击,伤亡五、六十名,敌人只得龟缩进天主堂内,负隅顽抗。敌人调集轻重机枪,架在天主堂钟楼上,封锁了松柏巷。由于巷子太窄,又无法隐蔽,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三营伤亡很大,暂时撤了下来。战士们人人怒火满腔,个个都要求当先锋,打头阵,非把敌据点拿下不可。

  一支由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组成的先锋队,冒着枪林弹雨,象利剑般地刺向敌人,喊杀声和枪声交织在一起,吓得敌人胆战心惊。

  这时,另一部分起义军也已翻越城墙,从敌人侧后插了过来。三营先锋队趁势发起一个猛攻,硬是把天主堂的大门冲开了。

  起义军边打边喊:“我们是铁军!缴枪不杀!”敌人一听碰上了“铁军”,都纷纷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起义军乘胜爬上天主堂钟楼,调过敌人的机枪,向匡庐中学的敌人猛烈扫射。敌人抵挡不住,有的爬上城墙,妄图逃窜,又遭到起义军预先布置在城外的机枪的扫射,最后不得不在操场上缴械投降。 《八一南昌起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7月第一版

朱德计捕敌团长 

  八一南昌起义时,朱德同志根据前敌委员会的决定,部置了军官教育团起义时的行动方案,命令军官教育团于起义战斗打响后,消灭附近的敌人。朱德同志则利用自己在南昌的声望,在完成一项特殊的任务。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朱德同志在大士院三十二号“请客”。将敌人二十三团团长卢泽明、二十四团团长肖胡子和一个姓蒋的副团长请来吃饭。大士院在城西,敌二十三、二十四团的驻地在城东,相隔很远。晚饭后,朱德同志又拉着他们打“麻将”。同时又暗暗嘱咐自己的卫士在黄昏后,阻止一切来访人员。这样,就使这三个敌团长完全脱离了自己的部队。俗话说,“蛇无头不行”,拖住了这三个敌团长,他们的部队就失去了指挥。这样,就为解除敌二十三团和二十四团的武装,创造了有利条件。

  入夜以后,朱德同志让卫士给了卢、肖两人的卫士一些钱,把他们打发走了,并趁机移去了卢、肖、蒋的自卫武器。晚上九时以后,起义总指挥部送来了今晚的口令:“河山统一”。起义的时刻快到了,朱德同志作好安排后,借故离席,佩好手枪,迅速出去作起义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去了。

半夜以后,起义的枪声响了。这三个敌团长听到枪声夕十分惊骇,急忙寻找自己的武器,哪里能找到他们的武装早已被朱德同志解除了。这时,事先埋伏在屋外的十多个起义军战士一拥而上,不费一枪一弹就把这三个敌团长抓了起采。

英雄鲜血洒贡院

  当我们追忆八一南昌起义这段光荣的历史时,都会自然地想起在起义中英勇献身的革命先烈们。他们那种英勇顽强的精神,同敌人血战到底的革命气概,永远为人们所崇敬,被人们所歌颂。共产党员陈守礼同志就是其中之一。

  陈守礼同志是叶挺同志第二十四师七十二团队队长。起义前夕这个团驻扎在贡院背后的新建小学内。

  七月三十一日,团长宣布了八月一日凌晨举行武的决定,战士们听了,个个兴奋异常,满腔的怒压抑不住了。

  “干吧!”“这一向,尽是反动派向我们进攻,我们步步退让,说是为了团结。武装力量都让在人家手上,说是为了防止过火,就让我们的群众被反动派屠杀。这哪里是革命?这简直是投降!”共产党员陈守礼同志旗帜鲜明地拥护党的决定,对陈独秀投降主义路线表示了极大的义愤。

  傍晚,起义军方面加强了巡逻,严密注视着敌人的敌营门口却和往常一样冷冷清清,只有两个卫兵站岗,一会儿,营房里传出了低沉的归寝号声,这一切说明,敌人毫无戒备。

  八月一日凌晨一点多钟,起义军战士们已在营地集合,他们轻轻地抚摸着钢枪,擦拭着子弹,呈现一派战斗前的紧张气氛。

  突然,剧烈的枪声从远处传来,团长立即命令各营按自己的任务发动攻击。随着紧张的号音,战士们迅速地奔向自己的战斗岗位。

  “冲呀!”

  “同志们!勇敢地冲呀!”

  月光下,隐约可见贡院内的敌人在疯狂地向我射击,敌人的机枪在事里发出密密的闪光夕紧接着,是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

  团长带领战士们冲出去了。这时,守卫在团部门口的只有十几个学兵一股敌人突然向团部猛扑过来,面对敌人密集的火力,有几个学兵往后退了几步。

  “不准退!”陈守礼同志喊道。他挺立在大门正中,象铜铸似地,右插在腰间,左手握着手枪向敌人射击着。子弹在陈守礼同志身边呼啸,他全然不顾。随着陈守礼同志左手的挥动,扑过来的敌人一个个倒下……学兵们又一齐冲到门前,筑起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当心!那边还有一股敌人。”话音未落,陈守礼同志突然按着肚子了下去。学兵们把陈守礼同志抢出危险地段,进行救护。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二营长李鸣珂同志带着队伍从左侧方冲了过来,把敌人打垮了。

  “陈队长挂彩了!”学兵们难过地向李鸣珂同志报告着。李鸣珂同志简单地向值班军官交代了一下任务,就去看望陈守礼同志的伤势。

  在昏暗的灯光下,医官正在给陈守礼同志打针。

  “打的什么针?”李鸣珂同志问道。

  “吗啡!”平常活泼而诙谐的医官,这时显得异常严肃。他慢慢地抽出针来,凑在李鸣珂同志的耳边说:“脉搏快要停了,只好暂时打一针给他止止痛。”

  “不准退,同志们,冲呀!……”昏迷中的陈守礼同志不断地呼唤着。

  团长得到陈守礼同志负伤的消息,急忙赶来。他紧紧握住陈守礼同志的手,亲切地呼唤着。

  陈守礼同志从昏迷中醒来,睁开了眼睛,急切地问道:“团长,敌人解决了没有?”

  “解决了!”团长指着贡院的方向说,“你听。”

  贡院内,稀疏的枪声中传来了敌人投降的号音。

  枪声渐渐平息。起义军官兵们押着大批俘虏,清点着缴获的各种武器。起义战斗中的英雄、优秀的共产党员陈守礼同志脸含胜利的微笑,光荣地牺牲了。同志们在陈守礼同志遗体前肃立致哀,表示一定要继承烈士的遗志,将革命进行到底! 《八一南昌起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7月第一版

占领南昌

  八一南昌起义的胜利,扫除了笼罩着南昌的阴霾。振奋人心的喜讯,象春风一样吹遍了全城。南昌城内阳光灿烂,红旗飘扬,起义军宏亮的歌声,响彻全城。

  “起来,

  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

  全世界的罪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作一最后的斗争。

  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

  …………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争斗,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尔纳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以喜悦的心情争相观看各种文告和宣传演出。广大群众经过八一南昌起义总指挥部门前时,不断举手欢呼胜利,向英雄的起义军官致敬。

  革命是被压迫人民的盛大节日,工会、共青团、学生会、妇女会等革命群体组织,召集各种会议,举行集会游行,欢庆胜利。处处张灯结彩,充满了节日欢乐气氛。各机关团体先后开始办公,商店恢复营业,市面秩序井然。

  系着红领带的起义军战士,豪情满怀,喜气洋洋。他们英姿飒爽地列队巡逻在大街小巷,维持社会秩序;有的押送着一队队的俘虏;有的忙着搬运缴获来的大批武器弹药。

  八月二日,天气格外晴朗。公众体育场上,人山人海,五彩缤纷,旌旗如林,欢声震天。四百多个单位的工农商学兵各界群众和市民五万多人(当时南昌市约有十七万人),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参加庆祝革命委员会成立和军民联欢大会。参加大会的大多数群众,都是得到消息后,奔走相告,自动赶来参加的。有的居民扶老携幼,全家一起来参加这个盛会。体育场容纳不下了,许多人就站在场外的马路上、水沟边,有的还爬上树枝,挤在建筑物的窗台前……贺龙、叶挺、恽代英等同志参加并主持大会。下午二时,大会开始,宣布革命委员会成立,这时鼓乐喧天,鞭炮齐鸣。授印和就职宣誓后,各方面代表先后讲了话。大会主席团总主席贺龙同志发表了演说,他的讲话不时被雷鸣般的掌声所打断,整个会场沉浸在欢乐之中。“欢呼起义胜利!”“庆祝革命委员会成立!”“拥护革命军!”“革命成功万岁!”口号声此起彼伏。紧接着,宣传队和文艺单位演出了歌颂起义胜利和庆祝革命委员会成立的文艺节目。当演出揭露蒋介石和汪精卫反革命真面目的活报剧时,会场上群情激昂,“打倒蒋介石!”打倒汪精卫!”“打倒帝国主义!”的怒吼声震撼大地。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万众一心!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杀尽敌人!

  我们团结,我们前进,我们奋斗,我们牺牲,

  杀向那国际帝国主义的大本营,

  最后胜利必定属于我们工农兵!”

  战士的歌声,顿时引起了千万人的共鸣,万众同声高唱战歌,歌声犹如巨大的浪涛,猛烈地荡涤着整个旧世界。 《八一南昌起义》,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7月第一版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网上谈兵
  发表评论
 
本站搜索
 
热点文章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军事专题
· 空军成立70周年
· 国庆70周年阅兵
· 建军九十周年
· 海军成立70周年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第12届珠海航展
· 光荣的火箭军
· 长征胜利80周年
· 万里海疆巡礼
· 关注中国改造航母
 
最新酷图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