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返回道页
当前位置: > 军事

十月二十四日


2003-09-26 10:35:22         华夏经纬网

   太阳很快把清晨的烟霞驱散。在哈尔西的旗舰战列舰“新泽西”号上,当天的行动议好了。航空母舰在海中随波起落,飞行甲板上的播音器传出“飞行员就位”的命令,上午六时,第三舰队的侦察机出发搜索圣伯纳底奴海峡和苏里高海峡附近一带的海面。“射水鱼”号、“雅罗鱼”号和“吉塔罗”号潜艇报告发现敌舰。早已知晓美军戒备,可惜却来不及阻止第三舰队的第三八点一特遣分队离队。这支由麦堪中将指挥的分队已奉命驶往乌利西群岛休歇和补充军需品。第三舰队其余三个特遣分队,则散布吕宋中部萨马岛南部以东的海面上;其中一支在北部的分队,整夜都被敌人亦步亦趋地紧紧跟踪,当美舰的飞机起飞展开搜索之际,金凯德麾下的旧战列舰和小型航空母舰,正在莱特湾支援岸上的陆军。

   上午八时十二分,亚当斯中尉驾驶一架A-25型俯冲轰炸机,正飞越菲律宾群岛壮丽的火山崖、满植棕榈树的岛屿以及惊涛处处的碧海,忽见雷达屏上出现敌踪,立刻发出报告。几分钟之后,即看见粟田中将的第一攻击舰队,活像在图画中的海上散开的模型船。在阳光下那些塔状桅杆很容易辨认。发现敌踪后,“新泽西”号上的编队指挥官作战控制中心一片紧张,无线电机把“紧急”、“高度机密”电信分别拍到华盛顿、尼米兹、金凯德和所有特遣分队的指挥官。在东面四百八十公里前往乌利西群岛休歇途中的麦堪也被召回。第三舰队则奉命在圣伯纳底奴海峡外集合,迎击敌人。

   上午九时零五分,美军在南面远处发现日军钳形攻势的南臂。西村中将的战列舰“扶桑”号和“山城”号、重巡洋舰“最上”号以及四艘驱逐舰正向苏里高海峡驶去。“勇往”号的侦察机冒着密集高射炮火进击日舰。“扶桑”号的弹射器中弹,水上飞机被毁,舰上火光熊熊。驱逐舰“时雨”号上一个炮架倒塌。不过西村的舰队继续东驶,航速丝毫没有减低。哈尔西则继续在圣伯纳底奴集合舰只,进攻日军的中路舰队。

   美军早上并没侦察北面和东北面,因此小泽那支南下吕宋诱敌的航空母舰队一直未被发现。“胜利” 计划逐渐进入紧张关头。小泽的舰载机和驻菲律宾的日机,向第七和第三舰队发动自美军登陆以来最凶狠的攻击。在吕宋以北的航空母舰“兰利”号、“普林斯顿”号、“艾塞克斯”号、“列克星顿”号首当其冲。七架由麦坎贝尔中校率领的A-25型俯冲轰炸机从“艾塞克斯”号起飞,截击六十架日机,其中一半是战斗机。双方激战九十五分钟,美军击落至少二十五架日机,己方则丝毫无损。“普林斯顿”号击落三十四架来袭的日机;“列克星顿”号和“兰利”号的飞行员也忙着应战,捷报频传。

   不过日军也要美舰血债血偿,上午九时三十八分左右,第三舰队的舰只陆续在圣伯纳底奴海峡集合,航空母舰正准备遣机轰炸敌人的中路舰队,岂料—架日机避过了雷达的侦察,从一堆低云俯冲而下,把一枚二百五十公斤的炸弹不偏不倚的投在“普林斯顿”号的飞行甲板上,炸弹直穿到机库甲板,燃着六架鱼雷轰炸机内的汽油,火势猛烈。舰员立即展开抢救。但是到了十时零二分,发生连串爆炸,飞行甲板炸得四分五裂,舰尾的飞机升降机给弹上半空,至十时二十分,消防水管失灵,整艘舰动也不动,浓烟上升达三百米高,数百名舰员落入海中。特遣分队继续南驶前往圣伯纳底奴海峡,只留下巡洋舰“伯明翰”号和“雷诺”号,驱逐舰“加特凌”号。“欧文”号和“杨格”号,竭力抢救受伤的“普林斯顿”号。

  “普林斯顿”号还在挣扎之际,美军舰载机已群出猛攻栗田的中路舰队。上午约十时二十五分,美机向日本第一攻击舰队发动攻击。斗志昂扬的美军飞行员,集中猛攻世界上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和“武藏”号。美国一直都有关于这两艘神秘敌舰的情报,这时海军飞行员可以一睹风采了。两艘战舰排水量都是六万八千吨,大炮口径四十六厘米,时速二十七哩,同队的舰只与它们相比,有如小巫见大巫,“武藏”号很早就中了一枚鱼雷,燃油从破裂的舰侧漏出,在碧海中留下道道油污。但“武藏”号十分坚固,并没有慢下来。重巡洋舰“妙高”号就不同了。它给第一批来袭的美机重伤后,时速减至十五哩,落在舰队后面,费力地独自回港。 栗田的十艘重巡洋舰,从汶莱湾出发时神气十足,这时已有四艘受伤。不过栗田连喘一口气的机会也没有,正午过后三分钟,美机又来攻击,日舰上高射炮齐发猛轰,击中几架美机,但“武藏”号也多吃了几枚炸弹和鱼雷,航速渐减,慢慢脱离大队。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大和”号第一台炮塔面前中了两弹,燃烧起来,不过由于舰身坚固,损毁并不严重,大火也终于扑灭了。“武藏”号这时身受重伤,在第二次空袭中吃了四枚炸弹、三枚鱼雷,干舷七零八落,舰首几乎没入水中,航速先是减至十六哩,继而减至十二哩。

   粟田在这漫长的一天饱受煎熬。他盼望有飞机赶来掩护,可惜事与愿违。“大和”号在第四次空袭中再度中弹,较旧的战列舰“长门”号也受重创。下午三时,栗田下令“武藏”号退出战斗,可是太迟了。“武藏”号笨钝地转身欲逃之际,美机发动了当日最后一次,最猛烈的攻击,“武藏”号避无可避,十五分钟后受到致命的打击,再吃了十枚鱼雷,航速减至六哩,舰首已没人水中,舰身向左严重倾侧。

   栗田大为震惊。他一直没有飞机掩护。又遭敌人猛攻;原来的五艘战列舰、十二艘巡洋舰和十五艘驱逐舰,只剩下四艘受伤的战列舰,八艘巡洋舰和十一艘驱逐舰。舰队航速减至只有二十二哩,另一方面,小泽那支负责把第三舰队引离圣伯纳底奴海峡的北面诱敌舰队,也似乎没有达到目的。下午三时半,栗田回航向西驶去,美军飞行员当下向“新泽西”号上的哈尔西上将报告敌舰“撤退”的消息。

   哈尔西上将发觉“还有一个未解的谜团——日本的航空母舰”。第三舰队的北面特遣分队一直受敌方舰载机袭击,这些飞机可能是驻陆上基地的,而敌人的航空母舰却始终没有出现,它们哪里去了?

   下午二时零五分,栗田的中路舰队正在西布烟海挨打之际,“列克星顿”号的飞机出发去找寻真相。飞行员奉命飞往北面和东北面。到早上搜索行动未及的范围展开侦察。侦察机穿过朵朵乌云飞去,不时遇上狂风暴雨。留下来的舰队饱受日机侵扰,攻势虽然断断续续,却凌厉非常。焚烧中的“普林斯顿”号还在冒烟喷火,但仍然浮着,救援舰只在四周抢救,舰上不时发生爆炸,而且热气炙人,但巡洋舰“伯明翰”号和“雷诺”号,驱逐舰“马里森”号。“欧文”号和“杨格”号仍靠过去,拼命抽水扑救。敌方潜艇、飞机不时攻击,打断灭人行动,拯救舰只逼得撤离。下午二时四十五分,巡洋舰“伯明翰”号驶回“普林斯顿”号火光熊熊的左舷。巡洋舰上的露天甲板挤满了救授人员,两舰相隔只十五米,拯救人员已在两舰之间系上一条钢缆。突然,一声巨爆,“普林斯顿”号舰尾和飞行甲板的后部顿时开花:“房子般大小”的钢板横飞;碎钢片、破烂的炮管、榴散弹、钢盔、破碎物件等像葡萄弹般射向“伯明翰”号的舰桥、干舷和挤满人的甲板上。转瞬间,“伯明翰”号已尸横遍地,甲板上血流成河,有二百二十九人罹难,四百二十人受伤,上层建筑破孔累累。“昔林斯顿”号上,所有救人的基干人员都受了伤。原定不久后接管“普林斯顿”号的霍斯金斯上校,一直与行将卸任的舰长留在舰上。他的右脚给炸得只剩下几丝血肉和肌腱,只好用一根绳扎住止血。舰上一位没有遇难的军医用鞘刀割下他的脚,撤些磺胺粉在伤口上,又替他注射了吗啡……霍斯金斯保住了性命,后来成为美国现代的第一位“木腿”海军上将。这时,“普林斯顿”号仍然平浮水上,像火山似的不断冒烟喷火,舰上人员个个都被炸得血肉模糊。

   下午四时四十分,北面搜索行动有了收获,美机发现了小泽的诱敌航空母舰队。这个报告使第三舰队人员精神一振,可惜也误导了他们;小泽的北路舰队在吕宋岛北端以东约二百公里处,只有两艘战列航空母舰,美军飞行员却误报说四艘,更不知道小泽的航空母舰几乎全无舰载机。发现敌踪的报告决定了“普林斯顿”号的命运:疲惫的救火人员奉命撤离,放弃抢救。

  下午四时四十九分:“雷诺”号向这艘火海似的航空母舰发射两枚鱼雷,把它炸沉。损毁不堪的“伯明翰”号。伤亡人数远比“普林斯顿”号高,这时候正载着已死及垂死的舰员,离开战斗海域,朝乌利西群岛驶去。两小时之后,栗田中路舰队的头号战舰“武藏”号,终于在西布烟岛附近结束了垂死挣扎,慢慢没入平静的海水里,到了日暮时分,这艘举世最大的战列舰终于倾覆。带同半数的舰员沉没。但美军没有人目击那个情景……也没有人看见栗田在午后不久再度转向,下午五时十四分,率领受创但仍然强大的中路舰队又朝圣伯纳底奴海峡驶去。

  晚上七时五十分,哈尔西打定主意,报告第七舰队司令金凯德:“据战况报告说,日军中路舰队己受重创。我与三支分队北上,将于黎明时分袭击航空母舰队。”

   第三舰队集合,全速北驶。“独立”号派出侦察机紧盯着日本的北路舰队,而航空母舰则奉命在日出时遣机出击,圣伯纳底奴海峡于是毫无掩护,连一艘美国潜艇也没有;金凯德的第七舰队正在掩护陆军登陆莱特岛,以为哈尔西守住海峡;哈尔西则深信飞行员的夸张报道,以为粟田的中路舰队经过当日的空袭后已无作为,残余舰只大可由金凯德从容应付,这些误会就决定了历史,也决定了几国的命运。

   入夜后,苏里高海峡漆黑一片。自晨早至晚上,一直没再发现日本的南路舰队;美军连它的舰只确实数目也不清楚。不过,金凯德坚信,日军一定会在当晚设法杀进来。他和属下的作战指挥奥尔登多夫少将已部署好一切,准备打一场黑夜海战。他们摆好阵势迎敌:在海峡南端有鱼雷巡逻艇把守南面的人口,中段则有三个驱逐舰中队,在海峡通至莱特湾的入,又另有六艘陈旧的战列舰和八艘巡洋舰。

  日本南路舰队的两个分队分别闯入了这个罗网,西村中将率领“扶桑”号和“山云”号两艘战列舰,巡洋舰“最上”号和四艘驱逐舰首先开到。志摩中将则率领自日本出发的三艘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在后,相隔约三十公里。这两支舰队发动零星攻击,各自为战,对友队的计划一无所知。志摩和西村在日本海军军官学校一同受业,却因升迁缘故而明争暗斗;西村起初较为高级,志摩则擢升顺利,赶过了他。志摩掌管比较小型的舰队,在官阶上却比西村还资深六个月,论作战经验则西村较为丰富。他们两人不大愿意互相合作;两支舰队又没有一个总指挥。

   晚上十时三十六分左右,鱼雷巡逻艇的雷达发现敌踪。三十九艘鱼雷艇在这个雷电交加的晚上直趋西村的舰队,一批接一批出击,不过日舰先拔头筹。美军鱼雷艇还没驶至适当的鱼雷射程已被日本驱逐舰用探射灯照得无所遁形。鱼雷艇一五二号中弹起火,幸好一枚几乎命中的炮弹溅起水柱,把火扑灭;鱼雷艇一三O号和一三二号相继中弹。不过金凯德已知西村舰队的航向、速度和阵形。鱼雷艇继续猛攻敌人。

   菲亚拉中校在第五十四驱逐舰中队旗舰“里米”号上向舰员广播:“大家注意,我是舰长。日本舰队要阻止我军登陆莱特岛,我舰奉命今夜率先用鱼雷攻击日本舰队,我们一定要截住敌舰,愿主保佑我们。”

   驱逐舰沿海峡的两边夹攻敌舰,海面漆黑一片,夹在当中的日舰根本分不出舰影和山影,雷达屏上一片模糊,看不清美舰位置的光点。10月25白凌晨三时零一分。驱逐舰发射第一批鱼雷,不出半小时即已重创西村的舰队。笨重的旗舰“山城”号中弹;驱逐舰“山云”号沉没;另两艘驱逐舰也失去战斗力。西村发出最后一道命令:“我们受到鱼雷攻击。你们继续前进,见船就打。”

   战列舰“扶桑”号,巡洋舰“最上”号和驱逐舰“时雨”号继续朝莱特湾驶去,快到凌晨四时了,“山城”号猛地喷出大量烟火,原来一枚鱼雷击中了它的弹药库,这回可难逃劫数了。四时十九分,“山城”号终于倾覆下沉,当时西村的司令旗还在舰上飘扬,“扶桑”号也捱不了多久。那些从珍珠港的泥淖中打捞上来的旧战列舰,正在海峡口往来游弋,等看报复。那简直是海军将领梦寐以求的形势——美舰成一字形横排,日舰则排成一路纵队驶来,航线恰好与美舰成一直角。美舰的舷炮可集中猛轰为首的敌舰,但敌舰只能从舰首炮塔发炮还击。海战进入高潮。一声“攻击”令下,驱逐舰作出最沉重的最后一击。巡洋舰也投入战斗。黑夜里但见赤焰在空中乱窜。弹如雨下,命中“扶桑”号及“最上”号,两舰起火,舰身震动不已,不久“扶桑”号上发生连串巨爆,损毁不堪,整艘舰已成火海,在海面漂浮,黎明前,“扶桑”号断为两截,没入水中。着火焚烧的“最上”号稍后沉没,只有驱逐舰,“时雨”号能以三十哩航速逃脱。

   接着“肥胖、愚笨、沾沾自喜”的志摩中将领着舰队驶进一片混战的海域,周围都是西村的残余舰只。他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事,也毫无周密的作战计划。舰队还未深入海峡,唯一的轻巡洋舰“阿武隈”号便被鱼雷击中,航速减漫,逐渐落后,两艘重巡洋舰和四艘驱逐舰则继续朝满天烽火的地平线驶去。大约凌晨四时,志摩遇上西村舰队中唯一逃脱的驱逐舰“时雨”号。“时雨”号没告诉志摩惨败的情形,只发出信号说:“这是‘时雨’号;舰舵发生故障。”

   以后的情形简直荒谬得可笑。志摩继续深入海峡,看见一堆黑影,急忙发射鱼雷,接着他的旗舰“那智”号竟然撞及在漆黑的海上猛烈焚烧的“最上”号。徒劳无功的志摩当下不再恋战,还是逃命要紧,志摩把以身殉国的誓言忘记得一干二净,掉头折回民答那峨海。

   苏里高海峡之役在黎明时分结束,日军一败涂地。美军只损失了一艘鱼雷艇,另有一艘驱逐舰受创,日军钳形攻势的南臂已断。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网上谈兵
  发表评论
 
本站搜索
 
热点文章排行
日亲潮级潜艇将装瑞典斯特林发动机
律师“探监祝寿”并与萨达姆长谈六小时
2009年前俄罗斯将至少发射11颗卫星
美军司令称终统不利两岸关系
乌克兰总统因刻赤海峡危机中断南美行
潜艇走俏亚太国家:日潜艇技术始终居世界前
对华军售禁令-中欧关系发展的绊脚石
进行中的伊拉克空战:地面部队主导空中行动
9?11事件四周年:我们的悲伤开始"掺水
伊拉克境内反美力量“越剿越强”
 
军事专题
· 空军成立70周年
· 国庆70周年阅兵
· 建军九十周年
· 海军成立70周年
·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
· 第12届珠海航展
· 光荣的火箭军
· 长征胜利80周年
· 万里海疆巡礼
· 关注中国改造航母
 
最新酷图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