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增加军费做铺垫 美疯狂炒作“中国威胁”
在美国看来,一旦美中海军力量差距对比缩小,或者自己的绝对优势不复存在,美国就无法在世界各大洋尤其是中国周边海域横行霸道。华盛顿一边夸大中国海军发展方面的成就,制造“中国威胁论”,来谋求自身海军力量的扩张;一边又说中国海军无法与美国海军匹敌,目的是让美国国内安心,并让其盟友更加依赖美国。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一边炫耀武力,一边渲染“中国威胁”,宣称“虽然中国试图重塑国际秩序,但中国海军实力无法与美国匹敌”,强调“美国必须做好发生冲突的准备,如有必要,在海上战斗并取得胜利”。

  埃斯珀声称,“如今,在这个大国竞争的时代,国防部已把中国,然后是俄罗斯,列为我们的首要战略竞争对手。这些修正主义势力正利用掠夺性经济、政治颠覆和军事力量,试图将权力平衡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转变,并常常以牺牲他人为代价。”他随后还抹黑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并污蔑“北京在南海与东海的行为,是中共试图重塑和破坏国际秩序的又一个例证”。

  埃斯珀提到,美国国防战略的成功取决于三个方面的努力:第一,提高整个部队的杀伤力和战备度;第二,加强联盟,建立伙伴关系;第三,改革国防部,使其资源与首要任务相一致。他说,在其领导下,美国国防部针对中国问题采取了多种措施,包括设立一个新的中国问题国防政策办公室等。而这些措施只是美军将注意力集中在印太地区的一部分,该地区不仅是全球贸易和商业枢纽,也是与中国进行大国竞争的中心。“面对来自解放军破坏稳定的活动,尤其是在海洋领域,美军必须做好准备。”

中国075型两栖攻击舰

  埃斯珀强调,中国计划在2035年之前完成军队的现代化,到2049年建立能够主导亚洲的世界级军队。除开发先进的武器系统以外,北京还在投资远程、自动和无人潜艇,认为这可以成为对抗美国海军力量的成本低效益高的武器,但“中国的海军力量无法与美国匹敌”。他表示,“即使我们停止建造新军舰,中国也需要多年时间才能赶上我们在公海上的能力。然而,我们依然要保持领先优势,我们将继续建造现代舰艇,以确保我们仍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海军。”

  军事专家表示,美国当前就是想通过歪曲事实,夸大所谓威胁,拉拢盟友来对付中国,虽然目前中国海军力量与美国相比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但近年来的发展速度的确很快。在美国看来,一旦美中海军力量差距对比缩小,或者自己的绝对优势不复存在,该国就无法在世界各大洋尤其是中国周边海域横行霸道。出于这种心理,华盛顿一边夸大中国海军发展方面的成就,制造“中国威胁论”,来谋求自身海军力量的扩张;一边又说中国海军无法与美国海军匹敌,目的是让美国国内安心,并让其盟友更加依赖美国。

  美国舆论认为,埃斯珀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其中一个动机似乎是为美国海军增加军费做铺垫。埃斯珀在今年年初要求国防部副部长开展一项“未来海军研究”,对美国海军“未来舰队”的发展进行更为宽广和更具野心的探索。根据该研究,美国海军舰队未来将由逾355艘载人和无人舰艇组成。该计划要求美国海军从现在到2045年增加数百亿美元的预算。

美核力量负责人:中国足以威胁美国

查尔斯·理查德在新闻发布会上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报道,美国核力量负责人——战略司令部司令查尔斯·理查德发出“警告”称,中国军力的大幅提升表明这个亚洲国家在以多快的速度建立自己的核武库,从而达到能够“直接威胁美国的能力”。他还感叹,当中国下定决心做某件事时,他们实现目标的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中国自2013年以来建造了数百艘舰船,这只是中国能够以多快的速度来实现其军事野心的一个例子。

  “我担心,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没有充分意识到我们面临的威胁。”理查德宣称,“中国现在有能力用一艘弹道导弹潜艇直接威胁我们本土,我们能够去详细解释这些,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在理查德发表上述言论之际,美国国防部刚刚向国会提交最新“中国军力报告”。报告中宣称,“中国未来10年核弹头数量将增加一倍”。理查德当天继续渲染称,中国的核储备是“他们下一个要被列入待办事项清单的事情”。

中国海军发展速度超出预期

中国055型导弹驱逐舰

    美国海军研究学会网站(USNI)发表分析员文章, 称中国海军的发展速度超出了美国安全规划者预期。中国在短短20年间成功建造和部署了世界上最大的海上舰队,超出了美国安全规划人员的预期。现在的问题是,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布了题为《龙走哪条路?》的新报告,称展望未来15年,中国将在“2030年面临结构性差异”。如果中国要继续使其部队现代化,“许多事情将变得更加昂贵”。例如,中国“在第四代战斗机上投入了巨资”,使其成为印度太平洋地区最大的空军。从长远来看,这种大规模支出对中国会有影响。

该报告警告称:“如果以对中国大陆有利的方式解决本地争端(如台湾问题),那么解放军就能够在全球扩张影响力。”这意味着要对“军事力量”(陆军,海军,空军)进行更多投资,以便在印度太平洋进行更广泛的部署。“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及其盟友和战略伙伴是否有能力和决心走到一起来平衡中国。”

美国海军又憋新招

  美国《防务新闻》称,美国海军格雷格·哈里斯上将表示,美国海军不会被中国导弹吓倒,通过提升航母战力和发展新战法,可以实现远程打击。未来美国航母“增程”后将继续确保“有效威慑”。他透露,美海军通过对舰载机联队的力量结构研究,以及逐步服役的新系统和新武器,可保证航母在未来继续发挥作用,“即便潜在对手针对美国海军发展远程武器”。

    美国“海军协会”网站透露,美海军已为“下一代空中优势”计划设立了一个项目办公室。美国哈德逊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布莱恩·克拉克表示,美海军希望发展一种作战半径超过1800公里的新型战斗机,为此宁可牺牲武器有效载荷。

    据称,这种新型载人战斗机重点强化隐形能力、速度和航程,携带重型武器的任务可能会由配套的无人平台负责。克拉克表示,这种舰载机作战半径远达1000英里,“即便敌方拥有射程2000英里的反舰弹道导弹也无所谓,因为载人战斗机不必飞那么远,它会停留在千里之外,指挥无人平台完成最后攻击”。

  

在南海演习的美海军“尼米兹”号和“里根”号航母

  尽管美国海军认为增大舰载机航程、让航母远离威胁是应对中国反舰弹道导弹的解决方案,但这远称不上“理想”。克拉克认为,美国海军还需要应对潜在对手使用低成本远程导弹打击航母的能力,“继续制造航程更远的新型战机对付中国、俄罗斯向航母发射的远程导弹,这种想法有些失败。因为导弹价格比飞机便宜得多,美国将陷入糟糕的成本交换比。”

  对此,中国专家表示,对方提升导弹射程,美国就增加舰载机航程,这个逻辑过于简单,而且会带来很多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远离作战区域会导致航母战斗力的“衰减”。首先,由于距离增大,导致其反应时间增加,可能无法对突发情况进行快速应对。其次,由于航母舰载机的续航时间有限,距离太远可能导致它无法在战区停留足够时间,这会极大增加美海军争夺制空权的难度。第三,由于大量时间都被用于飞往战区的途中,所以单位时间美航母能投送的战斗机架次也会降低。而且整个航母战斗群被迫大幅后撤,数量众多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携带的对地打击和反舰导弹射程有限,基本派不上用场。如果驱逐舰脱离航母靠前部署,没有足够空中力量的保护,恐怕自身难保。

海军再强大也撑不住美国的霸权野心

  美国防长埃斯珀说,就海军实力而言,中国无法与美国匹敌。他进一步说,即使美国停止建造新的舰船,在公海上的能力方面,中国也要花费数年时间才能缩小差距。

  中美海军在公海上的能力就是有很大差距,而且由于中美都在建造新的舰船,在短时间里大幅缩小这个差距显然不现实。问题是,明知道这种情况,华盛顿还紧张什么,为何还要叫嚣“中国威胁”?

  是华盛顿的野心太大了,它追求的是永远保持美国海军对中国海军的现有量级差距,并且希望永远依靠这一差距威慑、恐吓中国人,对华行使它的霸权。所以美方对解放军力量的任何增长都高度敏感,很担心他们对中国的施威能力遭到削弱。

  中国至今没有在全球与美国开展军事竞争的任何想法,那不符合中国利益,中国的军事力量也与那种竞争不相匹配。去南太平洋、印度洋上与美国海军冲突,我们不仅知道打不过美军,而且那样做图什么?

  然而在中国近海,也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关联地区,美国海军逐渐失去主导权的趋势是注定的。解放军要拥有在这个地区一旦发生冲突时战胜美军的把握,这是中国社会支持国家发展军力坚定不移的目标。

  埃斯珀等美国精英对中国2035年和2049年的军队现代化目标耿耿于怀,但我们认为,实现在近海对美军强大而有效的威慑力根本就不应等到2035年,它应该加快构建并且强化,支持尽早压制住美军在中国近海的嚣张。

  美国不仅海军,整体上也非常强大。但是美国远没有强大到无所不能,当它因过于贪婪而追求超出能力的目标时,就会从强大变成虚弱,从真老虎变成纸老虎。它想要在中国周边海域称王称霸、号令中国,就属于勉为其难,自我制造一个弱项。而且,这将是它越来越力不从心的领域。

  中国力量仍弱于美国,但我们脚踏实地,不搞军事扩张,中国利益的向外延伸全是以寻找共同利益和双赢、共赢的方式去实现的。我们不在世界舞台上与美国或任何国家对抗,同时我们的大量能力用来集中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这样的国家会在核心问题上与美国一样强大,甚至更强大。

警惕美谋划“亚洲版北约”

  虽然日本新首相菅义伟已表示反对这一构想,但因华盛顿是在高烈度打压中国的同时重点评论“亚洲版北约”,这一政策动向仍需中国高度重视。

    近20年来,美国心目中的“亚洲版北约”一直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一是因为中国坚持和平发展,亚太地区经济融合进一步紧密,保持地区稳定、和平与繁荣还是几乎所有区域内国家的共同利益。二是绝大多数地区内国家不愿在中美竞争中选边站,而跟着美国组建以地区性多边军事同盟为基础的安全组织,就等同于在中美之间自动选边了。

  不过,新冠疫情全球暴发以来,美国政府疯狂的对华打压和亚洲地缘政治格局新的复杂态势,有可能使“亚洲版北约”复活。对于美国及其部分西方盟友和安全伙伴的蠢蠢欲动,我们需要保持高度警觉。

  首先,美国战略精英清楚,要建“亚洲版北约”,需要地区内相关国家认同美国从霸权护持角度对中国的排斥性和抹黑性定义。一个时期以来,无论美国务卿蓬佩奥、防长埃斯珀还是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特朗普政府主要官员“妖魔化”中国无所不用其极。而且美国政府机器的反华声浪已不单是政治上“批评中国”,而是演变成战略上全面重新“定义中国”。

  其次,日本、印度等美国建立“亚洲版北约”依靠的主要国家,因为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或与中国领土争端等问题,对于“四国安全对话机制”扩容以及军事安全合作升级,正表现出热情。

  随着今年上半年中印边境冲突加剧和日本抗议中国海警船进入钓鱼岛水域的嗓门上升,日印强化与美国针对中国的区域安全机制建设意愿增强。美印已经签署多项防务合作协议,并在中印边境冲突中保持军事情报信息直接交流。日印关系又是两国一直挂在嘴边的特殊关系。在疫情冲击下的亚洲地缘战略局势中,美日印澳的安全合作呈现前所未有的强化态势。

  第三,特朗普政府试图推动产业链和价值链“去中国化”从中美关系扩大到更大范围。美国很清楚,只要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在市场和供应链方面的相互依赖和高度合作始终存在,只要印度、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无法在经济上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亚洲版北约”就无法最终成形。

  建立“亚洲版北约”的图谋严重破坏亚洲的经济合作与繁荣,并将带来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版图新的分裂。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反华鹰派嘴上说着“民主国家联合”“用实力换和平”,实际上是为让美国式“新冷战”降临亚洲、维护美国霸权利益而采取的危险举措。新冠疫情导致一些国家内部政治动荡,有可能使激进的民族主义情绪主导外交选择。对此,亚洲国家和人民都需保持战略清醒和高度警惕。保持整个区域战略格局继续沿着相互依赖、合作开放、平等共赢的方向前进,才是为各国长远发展营造有利战略环境的根本保障。

 

 

    来源:环球时报、观察者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