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卖!台军高层事前竟对美军售案不知情
近期美国宣布的对台军售案20日被台媒爆出是一场“匪夷所思”的巨大“乌龙”——对于此项“军购案”,包括台防务部门负责人、“空军司令”、“高司联参”等高层在美国对外发布消息前均不知有这项“军购案”,还是通过当日媒体报道才知晓。

     当地时间7月9日,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称,美国国务院批准售台有关“爱国者-3”导弹重新认证的设备与技术,金额约6.2亿美元,台湾防务部门、外事部门随即对外宣称感谢。但据台湾《联合报》爆料,此项“军购案”事前未经过台当局内部军购程序审核机制,包括台“空军司令”熊厚基、台防务部门负责人严德发等人均未曾签名核定,所涉及的部门包括台“战略规划司”“后勤次长室”也均不知道。台军高层是在当日媒体报道后才知道有这笔“军购案”。“美方发布后,国防部高层惊讶之余,只好‘硬吞’下去。”

     事发后,台防务部门紧急调查发现,台湾“空军防空导弹指挥部”将此军购案视为不需上报的“作业维持费”,通过负责对美送案的台防务部门“情报参谋次长室”对美递送,但“情报参谋次长室”却意外启动要价书程序,在未经内部军购程序审核的情况下,该案成为脱缰的“乌龙军购案”。对此,台军正朝“制度疏漏”方向调查。

台湾《联合报》报道截图

     对于这场“大乌龙”,台防务部门20日承认台空军未遵程序办理,未来将避免类似案件再发生。台防务部门还称,由于此案进行至美国通知国会的阶段,尚未完成采购作业,后续将由台空军与美国确认需求,经台“立法院”审议并同意预算编列后,再签署发价书。

     国民党籍“立委”吕玉玲当日爆料称,她于当日上午询问相关部门上述情况,但各单位互踢皮球,内部根本一团乱。国民党籍“立委”马文君也表示,此案相当离谱,纵使台防务安全依靠美国很多,但军购必须合理、公平、公开。近期,F-16战机“凤展案”及采购潜艇鱼雷涨价,台当局却被迫必须采购,“难道‘爱三’也要叫我们硬吞?”马文君说,从未听闻“爱国者-3”导弹延寿需要这么高额的预算,而且“爱国者-3”导弹拦截效果已被证实不佳。

对台军售,成为一个丑闻

军购与作业维持费之差异。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据悉,台军各项“军购案”后续,若属后续装备维持或增补,可通过“作业维持费”机制编列相关预算,经台防务部门核定预算案,再经台“立法院”审议后,直接采购。但若是独立的“军购案”,按现行规定,则须经台军内的建案程序,经由军种“司令”、台防务部门“战略规划司”、“后勤次长室”层层审议,乃至由台军“参谋总长”、防务部门负责人核定,再报请台当局“安全会议”、“层峰”知悉后,经由台防务部门“情报次长室”通过“驻美军事代表团”对美递送要价书(LOR),美方才会启动程序,核准后宣布并通知国会。

    《联合报》称,经查问蓝绿“立委”获悉,此项军购案并不存在于现存的任何预算案中,不论是作为军事投资性质的“军购案”,或后勤的“作业维持费”,事前均未向“立法院”说明或经审议同意。

网友评论

     在查询2020年度台防务部门预算案后发现,台“空军”确实在“后勤及通资业务预算”,编列有“‘办理爱国者系统附属装备维护’、‘爱国者二型导弹重新验证暨寿限零件更换’以及‘爱国者三型导弹发射架暨导弹野战技术协定代表维持’等各式导弹维护所需军事装备设施养护费”预算,额度超过18亿元新台币,属于非军事投资性质的“作业维持费”。

     “作业维持费”性质与军事投资性质的“军购案”完全不同,前者不需建案程序,军种可依需求,以装备后续需求项目为由,直接编列在预算案中,但必须经过台防务部门审核、“立法院”审议,台防务部门在审酌各军种资源分配后,若觉并非最需要的预算,有权加以搁置,台“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若认为预算过高或不切实际,可经审议予以冻结或删减。

网友评论

     “军购案”指的是台美双方已有共识的军售,台湾通过严谨建案程序,建立新的军事投资项目,经台防务部门核准,并知会台当局“安全会议”与“层峰”后,就会对美启动LOR FOR PMA(询价需求书)或LOR FOR LOA(供货意向需求书)程序。美国日前公布“军购案”,明显属于LOR FOR LOA(供货意向需求书),属于台当局事前已与美国政府交涉过,直接向美国政府提交供货意向需求书的类型。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日前公布时,也载明此案属于“军购案”。但现在被发现,台防务部门事前根本不知道这项“军购案”,“作业维持费”是怎么“变身”为“军购案”溜出大门,直到美国核准才曝光,台防务部门须交代清楚。

     《联合报》称,“爱国者”三型导弹延寿预算高达新台币182亿元,易在各军种竞逐预算资源分配过程中遭掣肘,纵使闯过台防务部门送到“立法院”审议后,也易遭删减冻结。但如果成为美国公布知会国会的“军购案”,碍于美国已正式核准输出,台当局将必须依案编列预算执行,“立法院”置喙也有难度。

     此外,过去名为“疾锋项目”的“‘爱国者’二型导弹性能提升及采购‘爱国者’三型导弹案”,将于明年(2021年)结案,这项总价高达近新台币1800亿元的“军购案”,将有一笔为数可观的“结余款”,依规定必须缴回台当局,但传美国军备商曾游说台湾以增购“爱国者”三型导弹为由加以支用,遭台湾婉拒,其后就爆发了此项“擅闯案”。台军内部是否有人与厂商“里应外合”,试图通过遭“霸王硬上弓”的“军购案”支用这笔结余款呢?

民进党当局不顾经济军购舔美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对台“军售”已呈常态化之势,这次“军售”案是特朗普任上的第七次对台“军售”、也是今年的第二次。相比过去美国对台军售“一口气吃个胖子”的做法,如今美国方面已逐步转变为小订单、低总价、高频率的常态化军售。而说起这次美国相关部门就“爱国者三型导弹重监测”6.2亿美元的对台“军售”案,用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原来购买的“爱国者三型导弹”到期了,要测试是否合格并更换部分过期的零件。以台湾网友的话说,就是“过期货重贴有效日期”,等于是“花钱买过期狗粮”。

     蔡英文上台“执政”后,民进党当局七次向美国购买武器装备,已经付出了132.74亿美元。而这种“以武器认证之名直接收钱”的模式一旦持续上演,意味着只要美军单方面认为相关装备的零件需要汰换,只要几个技术人员带着相关设备来台湾走一趟,就能稳赚一大笔美元,堪称“空手套白狼”。而民进党当局届时只能准备好真金白银,屈膝伺候。

     只不过,有媒体质疑,台湾还付得起这高额的“保护费”吗?

     有台湾资深媒体人指出,蔡英文主导的民进党当局的权力体系是依靠斩断历史、“绿色网军”的仇恨言论以及无条件紧贴美国、吹牛“受国际支持”来支撑,等于是用权和钱来操控体制和舆情。然而据岛内媒体报道,截至今年6月底,台湾负债已达5.68万亿新台币,也就是平均每位台湾民众已背上24.1万元新台币债务;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让岛内经济遭受重创,也许,不断加码的“军购”将是压垮台湾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香港《大公报》也指出,民进党当局大手笔向美军购,自认为“台湾的安全大幅提升”。然而,国际危机组织(ICG)在最新的危机观察报告中,罕见地将台湾海峡纳入“政治安全情势重大恶化地区”。由此可见,民进党当局的“亲美路线”不仅不能给台湾带来和平稳定,反而使台湾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另有岛内舆论指出,“台湾现在等于是在一个不设防的状态,只顾着自我催眠台湾有事美国会来救,把安全交付在美国手里,自己毫无主导性,美国要台湾生就生,要台湾死就死,比‘恐怖情人’还恐怖。”

     台湾《旺报》则指出,当前中美关系碰撞,中国大陆对外政策更强硬、对香港国安法的维护也更坚定,对台湾来说,如何带领台湾继续“维持现状”,避免付出战争代价,是蔡英文新任期最大的挑战。民进党要维系和平,就不要再将两岸关系作为内宣策略,必须负责任地找到平衡点,承担起改善两岸关系的责任,否则只会让台湾继续走在钢索上,前途未卜、风雨飘渺,在不确定的战争风险下,投资意愿必受影响,台湾经济不会好。

军购可能是压垮台湾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推算,自2017年到2030年岛内军事投资预算规模达到4000亿元新台币,2021年起将进入支出高峰,当年度需编列1161亿元新台币支出,2022年需882亿元新台币,持续支付到2030年。

    近年来,台湾经济一直低位成长,早已没有了当年“四小龙”的荣光,在大陆经济快速成长的光芒下,台湾实在是一个不太大的经济体,去年台湾的GDP已经排在福建省之后了。以台湾有限的财力,摆出“战力防护、滨海决胜、滩岸歼敌”的架式,妄图“以武护独”,真是有点自不量力。

    蔡英文上台以来,走上了“投美谋独”的“独木桥”,去年又通过煽动“反中仇中”民粹连任成功。不断升高两岸对立,已成了民进党选举、维持政权的工具。然而,靠这种方法在岛内赢得越多,在两岸就越没有安全感,越没有安全感就越想找“保护伞”。渴望对美“军购”交“保护费”,成了民进党当局自我安慰、提升“安全感”的主要途径。只是,台湾经济能支撑多久呢?民进党当局为了选举,政策性买票要大撒钱,为了巩固政权,各项民生更不能减,也许,不断加码的“军购”将是压跨台湾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两岸关系才是台湾安全的“法门”。民进党当局与其花钱买“安全感”,不如反思如何改善两岸关系。“挟洋自重”只能成为美国遏制大陆的一棵“棋子”,“以武谋独”更是螳臂挡车自取灭亡。

 

    来源:综合环球网、海峡新干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