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好文如此练 成功总有时

07/06/2006/14:53
华夏经纬网

(五十)

小同:

再向你推荐一篇值得一看的文章。

(壹)如何能写出好作文 (作者:李家同)中华民国八十九年四月十日

如何能写出好作文?这是很多家长非常关心的事,很多家长发现附近有作文班就把孩子送到这些作文班去。我虽然没有教过作文班,但我曾经教过高中英文,当然也牵涉到英文作文,我发现我可以使我的学生在写作的时候不犯文法上的错,文句也都通顺,但是我就只能到此为止,要写出非常好的作文,文词通顺,起承转合好,都只是必要条件,好的作文必须有精彩的内容,而这种精彩的内容,就不是老师所能教得出来的了。

我小的时候,作文比一般同学好,老师常认为我聪明,其实我心肚自明,我绝对没有什么特别的天才,而是因为我小的时候常常看各种课外读物的原因,一旦多看课外读物,文句当然就会比较洗练,如果我们仔细地查很多作家的精彩句子,其实仍然有别人讲过的,这位作家并没有抄袭先人的句子,而是因为他曾经看过这种句子,他就会很自然地写出类似的句子。

看课外书的好处,不仅在于我们会常常写出精彩的句子,而是因为我们一旦多看课外书,我们就会变得常识很丰富,也因此我们会有比较独到的见解。

任何一篇好的文章,绝对不能人云已云,很多孩子之所以写不出好的文章,完全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好的见解。既使是论述文,也是老生常谈,了无新意,这种文章如何能够得到老师的青睐?

我们很多家长不鼓励孩子多看课外书,认为看课外书会耽误正课,其结果是这些孩子一定写不出好的文章出来的。我的爸爸一直强迫我看很多的课外书,我真应该感谢我的爸爸,我从小作文就写得不错,都是爸爸的功劳。

(贰)我为什么喜欢看 纽约时报 李家同

《纽约时报》几乎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名的报纸,其实,据我所知,他的销路一直不是很好的,在纽约的地下铁,你很少看到路人看《纽约时报》,原因很简单,《纽约时报》对那些电影明星的绯闻没有什么兴趣,而美国人又多半对于国家大事没有兴趣,更不要谈世界大事了。因此《纽约时报》的读者多半是知识分子。

专栏与社论反映 美国自由派的主张

我对于英文大报并无什么偏见,除了《纽约时报》以外,《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洛杉矶时报》(Los Angeles Times)、《卫报》(Guardian)和《泰晤士报》(The Times)都相当地好,我为什么特别喜欢看《纽约时报》呢?

首先,我爱上了《纽约时报》的专栏和社论,这些社论和专栏作家的意见放在网页首页的明显位置,而且通常都非常地精彩,内容绝对有关国家大事或者世界大事,以我写文章这一天为例,《纽约时报》的社论有关美国政府的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了美国贫富不均的现象正在扩大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没有健康保险,自从布什总统上任以来,美国贫穷线以下的人数增加了四百三十万。总体而言,百分之十二点五的美国人掉到了贫穷线之下。

这种社论当然会将布什总统气坏了,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纽约时报》的总部在纽约,纽约向来是自由派的大本营,《纽约时报》的社论多多少少反映美国自由派的主张,我想布什总统早就不看《纽约时报》的社论了。

扮演永远的反对党

监督政府的角色

可是,是不是《纽约时报》会大捧民主党总统呢?我看了这么多年的《纽约时报》,从未见过《纽约时报》捧过任何一位政客,对于这种报纸而言,他们永远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永远的反对党也。

《纽约时报》不理会那些八卦型的新闻,当然他们会比较重视国际新闻,以同一天而言,《纽约时报》的头条新闻谈的是有关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报导,这份报导不是普通新闻型的报导,而属于深入报导型,内容非常丰富,看了以后,你可以得到很多知识。这种文章是《纽约时报》的特色,它不仅仅报导一则新闻而已,它常常报导一种现象,而且对于这种现象,有相当深入的分析。以这份报导为例,《纽约时报》谈到中国和缅甸之间的贸易,由于美国对于缅甸实行贸易制裁,反而使大陆有机可乘,在缅甸大做生意,这一类报导,的确有发人深省的作用。

对于国际新闻,《纽约时报》网站上将世界分成了五个区域:非洲、美洲、欧洲、亚洲太平洋地区、中东。比起BBC来,《纽约时报》还不够好,因为BBC还有一个地区:南亚地区,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印尼、澳洲等等,这显然是因为大英帝国过去曾和这些国家有密切的关系,因此对这个地区未能忘情。平心而论,以新闻而言,BBC的国际新闻最详尽,毕竟BBC像一个新闻社,而《纽约时报》不是,但是,BBC不是报纸,它的责任是播报新闻,因此它不能有漏网的新闻,但是这些新闻报导都是很短的,BBC也很少对新闻加以评论的。

《纽约时报》的国防新闻的确很精彩,就以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发现法国换了一位外交部长,新部长上任,召集了一百五十位法国的驻外大使来训话,这是例行公事,外交部长当然要代表政府对有关外交政策有所宣示,令人大吃一惊的是这位新部长的演说一字不提美国,当然也不提伊拉克,他的演讲大谈全球环境问题、贫穷问题以及爱滋病危机。这份报导好象只有《纽约时报》提到,实在有趣,充分表示法国要在世界上扮演一个特别的角色,绝不落俗套。这种外交部长高深莫测,将来和美国人打起交道来,一定很有趣。

《纽约时报》记者

国际观既广且深

除了这则新闻以外,《纽约时报》还报导了两则我们媒体不理会的新闻。一则有关季辛吉,这不是新闻,而是一则报导,原来当年阿根廷军人成立军政府的时候,实行了相当恐怖的镇压行动,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是季辛吉,他显然对于恐怖行为不发一言,而且还有鼓励的意思。另一则更严重了,智利的大独裁者皮诺契特,在任时杀害了无数的左派分子,现在智利的法院判决他没有豁免权,看来他要为当年的行为接受审判了。

除了这些严肃的新闻,《纽约时报》之伟大,是它还会报导一些非常特别的新闻。举例来说,《纽约时报》在最近报导了大陆一位高中生的故事,他很穷,想进大学,但是没有钱付大学联招的报名费,他请老师帮忙,老师拒绝。他走出校门,卧轨自杀。这又是《纽约时报》的典型新闻报导,也是他们的头条新闻,因为这不是普通的自杀事件,这代表着大陆严重的贫富不均问题,也代表大陆老师们对弱势学生漠不关心的现象。我相信,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在台湾发生,因为一定会有老师立刻帮助这位穷学生的。

除此以外,《纽约时报》有一则报导,有关一位美国职棒球员的回忆,他永远不懂,当年他的少棒队,为何输给了台湾来的少棒队。《纽约时报》前些日子还有一篇有关台湾兰花的报导,非常深入而详尽,我们的媒体事后有人引用这份报导,事先完全没有。《纽约时报》记者国际观既广又深,由此可见。

有趣的福尔摩斯事件

可是最有趣的是有关福尔摩斯的报导。这位大侦探的作者是柯南?道尔,他留下大批书信以及一篇从未发表的侦探小说,拥有这些书信的单位决定拍卖这些珍贵的文件。福尔摩斯协会的会长非常反对,因为一旦拍卖,就会分散到各地,将来很难做柯南?道尔的研究。没有想到他在拍卖前夕死在家中,他被一根鞋带绞死的,看上去像是自杀,因为没有任何他杀的迹象,但只用鞋带自杀又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法医宣布他无法作出结论。大概要等福尔摩斯来破案了。这类报导,看了好有趣,难怪我每天要去看一下《纽约时报》。

在结束此文之前,我希望大家知道,《泰晤士报》的新闻报导向来是极有深度的,我总记得,当伊朗逊王巴勒维二世的声誉如日中天的时候,《泰晤士报》就一口咬定他非下台不可,这种能力,很少报纸有的。《泰晤士报》的另一特色是「法律版」,这恐怕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英国人之尊重法律,从这个版面上充分地表现出来,重要法案的判决文,《泰晤士报》会全文照登。

但是,《泰晤士报》重要的报导,一概要收费,才能在网站上看到。各位可以看出这份报纸的价值了。

不论哪一份英文大报,最近都大幅度地报导苏丹的难民的悲惨情况,如此巨大的人类悲剧,我国所有的各类型媒体,几乎是只字不提,为什么?【2004-09-06/联合报/E7版/联合副刊】

(叁)无 名 氏 李 家 同

我们做医生的人,都要到急诊室去值班,在急诊室,常要处理出车祸的人,这些可怜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由警察找了救护车来的,极少路人送来,让肇事者送来更是绝不可能。有一次,一位遭遇车祸的人被抬下来,我们发现他的伤口已经包扎过了,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医生或是护士包扎的,否则不会包得如此之好,可是那位善心的医生到哪里去了?一定是赶快逃之夭夭,原因非常简单,在美国,大家越来越贪婪,也越来越喜欢打官司告人家,假如你是好心人,将一位在路旁受伤的人送进了医院,十有八九事后这位先生会告你一状,说你抬他的方式不对,以致于他受伤部位更加严重了,医生如果自动替路人包扎,也会被人告一状,说他包扎得不对。

有一天晚上,有一辆车直接开到急诊室,一位男士走了出来,告诉我们,他的车子撞倒了一位男孩子,这个男孩子在他的后座,他要我们医护人员将这位男孩子抬出来,我们的医护人员发现这个男孩子左腿受了点伤,经过紧急处理以后,发现他没有任何骨折,可是腿部皮肤伤得非常严重,一位皮肤科的医生,被我们紧急召来,他的结论是一定要进行植皮手术,我们要将他右腿的皮移植到左腿来,他打了一连串的电话以后,终于安排好了第二天早上开刀,进行植皮手术。

我们忙碌了一阵子以后,才发现不知道小孩子的名字,这个孩子看起来有十六岁左右,我们请他在一张表格上填上名字,他填了「约翰陶士」,在英文,「约翰陶士」代表无名氏的意思,至于他的住址和电话,他一概都不填,我们问他,他就是不肯回答。

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这种顽固的孩子,也弄不清楚他为什么不肯讲出姓名来,我们向他解释,我们不仅要他的姓名,还要他爸爸的名字,因为我们必须知道他的保险情况如何,也要他爸爸在一张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没有保险,没有家长签名,我们无法开刀的。

这个男孩子也有他的一套,他说医生都念过医学伦理,也都发过誓要救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他说他绝不相信我们这一群医生眼看他皮肤已经完全毁了,而不医他。

因为谈到保险,送他的那位男士说话了,他说他叫狄克森,他说他有钱,即使孩子没有保险,他也愿意付,说实话,我们从来没有碰过这种事,在美国皮肤移植所需要的费用相当惊人,没有保险,足以使人倾家荡产,世界上有这种自愿出钱替人家医病的人,我们大家都诧异不已。

可是问题仍在家长的同意书,这孩子又不是丛林跑出来的孩子,他的衣服等等都显示他来自富有家庭,将来万一我们被他爸爸告,怎么办?

还是那位皮肤科医生厉害,他说医院可以将孩子的照片在晚间新闻广播出去,等于招领孩子的爸爸,也可以告诉附近的警察局,这一下子,孩子的爸爸一定会来看,因为我们猜想孩子的爸爸已经有点儿担心孩子失踪了。

男孩子看看大势已去,就像我们要一张纸和一枝笔,他说他要写下车祸的经过,他也要我们两位医生签名证明是他亲笔写的,他写的很清楚,当时他骑了一量野狼机车,因为要超车,所以变成逆向行驶,没有想到前面来了这部车,他的时速高达每小时六十英里,一慌之下,紧急煞车,车子虽然停了下来,人却飞了出去,对方的车子停了,可是车子仍然压到他的左腿,虽然狄克森先生立刻倒车,却已经毁掉了他的皮肤,他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错,狄克森先生一点错都没有。

我们两位医生都签了字,孩子立刻说出了他的姓名,也说出他爸爸的名字,原来他爸爸是全国众人皆知的大律师,侯迪士先生。

孩子说他爸爸只想到赚钱,从来没有是非观念,白可以说成黑,黑可以说成白。他爸爸有时明明知道某人是有罪的,可是他总会抓到检察官办案时小小的技术犯规,而大作文章。他知道很多检验方法不能百分百的有意义,因此他会请最好的的科学家来,从学理上分析检验方法可能导致的误差,这些误差其实都不严重,也不该影响证据,可是经过这些科学家的作证,陪审团大多数会对检察官所提的证据相当不满意,本来有罪的也会变为无罪。

侯迪士先生替人辩护的时候固然厉害,他如果是控方,更是永远是胜诉,他所提出的证据,往往出乎对方意料之外。他的儿子认为侯迪士先生看到自己的儿子受伤的如此严重,绝对会控告狄克森先生,因此他一开始就不肯说出他父亲是谁,后来决定亲笔写下车祸的经过,使狄克森先生免于被控。

十五分钟以后,侯迪士先生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一位全国有名的律师,他已经在开车途中以行动电话得知他儿子的病情,他也知道我们这所医院是相当高级的一所,因此他一进来,就在同意书上签了字,这时他的儿子药性发了,昏昏欲睡,我们将他送进加护病房,虽然他并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加护病房细菌比较少,他的皮肤实在受不了细菌感染了。

孩子进入了加护病房,侯迪士先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父亲角色扮演完了,律师本色又出来了,他很有礼貌地问我们为什么孩子进了医院以后一个半小时,才通知他?虽然他问的时候非常有礼貌,我听的人却一肚子脑火,我将所有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他,我告诉他,他的孩子根本就看不起他,也不信任他,孩子不肯说出他的名字,是因为孩子怕他去控告狄克森先生。我们当然也给侯迪士先生看他儿子亲笔写的车祸经过。

侯迪士先生很认真地听我们的陈诉,他惯有的那充满自信的表情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非常沮丧的表情。他轻轻的告诉我们,被任何人看不起都不好受,可是被自己的儿子看不起,不仅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也使他感到非常难过。可是他也立刻像我们指出他从来就没有要控告狄克森先生,在看到他儿子亲笔声明以前,他并不知道车祸是如何发生的,他只知道是狄克森先生送他儿子来的,就因为他亲自送来,侯迪士先生就不会去告一个如此诚实的人。侯迪士先生感到难过的,就是在于他的儿子显然将他想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人。

由于狄克森先生仍在场,侯迪士先生一方面谢谢他,同时也好奇地问他,他为什么会如此慷慨地愿意付他儿子的医药费?这医药费绝对要几万美金之多。

狄克森先生说他并不是一位什么伟大的人,他是个才出道的会计师,再一家信托公司做事,已经做了三年,没有想到他最近发现他被他的公司陷害了,而且情形还相当严重,他发现他完全无力反击。事情马上就要爆发了,他也可能要坐牢,即使不坐牢,他这一辈子的事业也完了,因为至少他的会计师执照会被吊销掉。

我没有听懂细节,因为有些名词我根本听不懂,狄克森先生的故事,使我想起汤姆克鲁斯主演的《黑色豪门企业》,当年看电影的时候以为是胡扯,没有想到真会有这种事。

狄克森先生当天下午发现他被陷害,他当时真是万念俱灰,他没有想到才大学毕业不久,就碰到这种可怕的事,他不但灰心,也对世人失去了信心。当天晚上开车回家,他满脑子只想自杀,车祸以后,他所表现的镇静而且负责任的态度,其实不是他的本意,如果他不想自杀,也就不会亲自送孩子来医院了,他之所以如此慷慨,也是因为既然想自杀,就不在乎钱了。

侯迪士先生听了这个故事以后,告诉狄克森先生不要慌张,他有办法立刻替他解决问题,他问了狄克森先生上司的办公室号码,然后当场亲自打了一通电话去。当然上司不在,可是可以留言到留言机上去,我听到侯迪士先生简单而清晰的声音:「某某先生,我是侯迪士先生,我现在是狄克森先生的法律顾问,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商量,请你打电话给我,我办公室电话是…。」说完以后,侯迪士先生像狄克森先生保证,他的问题一定会消失的,他的上司绝对不敢再做任何陷害他的事。可是他也劝狄克森先生离开这家信托公司,他说他可以帮狄克森先生找事,他说他明天要在医院里等儿子开刀,后天,请狄克森先生上午去找他,他会替他安排工作,狄克森先生看到侯迪士先生亲自打电话,又要替他安排工作,放心不少,表情轻松多了,显然恢复了生机。

侯迪士先生离开的时候,我们都劝他以后应该多多替弱势团体服务,以建立一个比较有正义感的形象,他表示同意。

两星期以后,男孩子出院了,他穿了松松的长裤,因为皮肤仍不能有摩擦,他的爸爸、妈妈来接他,也像我们这些医生们致谢,孩子告诉我,他一直想学医,经过这次手术以后,他更要学医了,可是他保证他行医不会以赚钱为目的,他说他听说公元四百年左右,中国有一位姓孙的医生,提倡行医应该不分贵贱,不分贫富,他对此想法十分向往。

这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在这一年来,我注意到侯迪士先生替一些贫困的老人打官司的新闻,这些贫困的老人住在一座老旧房子之中,屋主要拆屋,他出面替这些老人争取到相当好的赔偿,他依然是名律师,可是已好几次挺身而出替弱势团体争取权益,大家感到他在改变之中。

今天我又在急诊室值班,奇怪的很,今天生意冷淡,我无事可做,拿起当地的报纸来看,想不到看到了一则新闻,侯迪士先生的爱女结婚了,他的乘龙快婿是狄克森先生,看起来,狄克森先生不仅因为侯迪士先生的帮忙而打消自杀的念头,而且还追上他的女儿。

而我呢?我终于弄清楚了孩子所说的中国古代医生是指哪一位,他是中国唐代的孙思邈,我觉得他是对的,行医时,当然不该考虑到病人的贫富和贵贱,可是我将他的想法稍微改了一下,「人不分贫富贵贱,都应能享受一定程度的医药治疗」,美国有数千万人没有医药保险。我因此和几位志同道合的美国医生们成立了一个孙思邈学会,专门提倡「全民健保」的理想,我认为只有做到全民健保,孙思邈的理想才会落实。【联合报副刊 85/12/17】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