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鬼才加天才 英才留其名

07/06/2006/14:51
华夏经纬网

小同:

我一直好挂念你,自今年02/12收到你的来信之后,转瞬之间已过去一个多月,屈指可数有五十一天,我在期盼之中,一直想、你可能很忙、或是又出差,今收到来信,果然是这么样,我心十分的慰悦,附寄<为缘而哭>是一篇很锤炼老到的叙事诗篇,平铺直叙,无缀文、无挂一漏万,真堪称作家的风格,若征询我的评价,写作功力已臻化境,这篇文章如出自我手,已是竭尽全力,但我企望能往<文情艺术与美化>上,仍有向上推进的空间,我说不准其中我期许的是什么,我试举一个例子,<浮生六记>这本书,不知可曾读过,叙事题材要有哪种动人心弦味道,才是<化境>,承你视二叔为<忘年之交>,我诚挚向你提出要再精进的<溢求之言>,就是说不是你这篇文章不够好,而是期盼更上层楼。已过子夜,原意简复,每下笔即不知自止,过甚其词,尚希知我出自真心真意,意谓<爱之深、责之切>
   知短篇末句是<有时候就是为了寻找那样一些感动。>因为从电传上看,似尚有未尽者。

顺祝 阖府吉祥如意!

二叔2005/4/5,0022AM-

小同:

人是高复杂度的动物,了解人很难,甚至于了解自己更难,我就愈来愈多不了解自己,怎么说呢,过去在工作时,要求十全十美,因之常把人逼得不留一步退路,但十全十美自己也会有没有退路的窘境,虽在人生途中,得到喝彩时多,但有时也会暗然失色,这也可能是我在事业途中,知难而退的罩门,退休之后,紧记凡事为人留余地,然此余地,却十分难于拿捏。但最近我有新的体认,为人谏言,应竭尽全力,我已年逾八十,话到口边留半句,恐已错过那半句的“真义”,因之直话直说,还记得吗?我们曾订下“忘年之交”之约。

之一:不久之前我曾转寄一篇“丈夫的情人,救、还是不救?”我的原意是暗示你,在你忙里忙外热中 工作之余,要时时刻刻也不忘“热中”你的另一半。要扪心自问、仔细想一想,他是你心底里完美的男人,你真那么样放心,没有其它的女人也动心吗?用心想一想,我的忠言。

之二:文字工作者,成名者不外三种:其一是鬼才,如宋朝的黄庭坚,有奇遇仍记忆前世已是读书人,只廾六岁即以奇才重用,文章与苏东坡齐名,清朝袁枚作<书到今生读已晚>。其二是天才,有出众过人的天分,如王 勃、李 白、杜 甫等文章诗句的美妙,他人不可望其项背。其三是英才,有天分也有毅力,锲而不舍,也有功成名遂之日,你不必因我的挑掦,就好象一无是处,其实你已甚有灵气、思路,只是现逢写作人的“瓶颈”,写作人一般心路历程,初时写不出,继之多写而不能适可而止,随之而来是辞藻因求华丽,而有堆砌之感,再经磨练,渐有洗练之作,你已进入此一阶段;其次中国文学,颇受章回小说的影响,文章叙述从源头写起,不习惯采“镜头切入”,舍弃章回小说式的现代影视剧,开头即是镜头切入式的惊天动地场景,再婉转曲折,如你近作<为缘而哭>,也可从电梯口相见,切入再曲折描述;另以公式化伤害到灵气,其实不尽然,我曾在师范大学为博硕士班以<公文书处理>开特别讲座,听课的多是中国文学系的,但要把公文书写得出神入化,也是需要灵气和功力,但公文书的的确确是影响文学艺术的情趣,这也可能是我缺乏创作力的原因。

英才的写作人,多创作必有大成之日,已晚深,就此打住。

二叔2005/4/12


小同:

真了不起,我一口气读过《百度》网上的“一个农村女人和一本流泪的散文”,我看我们这两个假叔侄,一生际遇颇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你是奋发图强,而我竟是一生侥幸而已。其次是你尚有鹏程万里,我已是日近西山,尤其是我灿烂夺目一剎那,是将永埋在我的心际。

我曾有QQ码,因从未使用,已删除,可惜未能一览贵府生活照片,我到可以将内子与我近照传给你如附档。

顺祝阖府吉祥如意!

二叔2005/4/12

(五十八)

小同:

你好!我那种上不了台面的打油诗,恐会降低你们文集的水平,其中末二句应是“愿有识君日”,因你们老总,我心存崇拜,我意度彼此运筹帷幄之中,或有所交集,惜我已老迈,且心灰意冷。只可惜“相知”甚晚,我视世事已是船过水无痕,往者已矣,又何必频频挥手,忘了吧!

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05/06/22

 

二叔:

您好!没想到您还热心为枝江酒业撰文,出于一个身居海外的学者的笔迹,枝江酒业当视为珍宝了。我们编的这本书,几个老总看了之后,文稿已基本通过。因公司新的扩建工程即将竣工,书中要增加新建厂房的照片,说是增加一些亮点,在等待中,意外地传来海外的惊喜,我们将这份惊喜收录这本书中。

谢谢!顺祝您愉快!

(五十九)

小同:

你好!那个附档是一篇文章,《读书让日子变得更有趣》可能彼此软体不合,故成乱码现以 word复制另档再寄一次。

另我前曾提到在看令慈之时,要带你的儿子去,你回答将来不指望如何,其实这不是个人问题,这将是大陆迩后的一个大社会问题,你试想一想,现实行“一胎化”,再三十年后,将没有人的亲情关系,每人个人,他无兄弟,伯叔、姑、舅、姨等等亲属,他生活环境不良,很容易产生极端派的自私自利,人人自危,因争利互不信认,而中国人都重“人治”;中国是以情、理、法再有宗教,鬼神报应等“神道设教”,现只靠“法”,而中国人是法随人转,政治人物常为达到私人“野心”,稍有偏极,后果不堪设想。

另一问题是“水”,由于工业化,人口集中都市;又石化业的清洁剂,水银电池等污染水源及土壤,防止及处理污染下水处理跟不上,不出三十年,博大的中国,难找到一口可喝的水,也是难找到一块可长人能吃的植物。你们蒋总是位建国人才,我建议他要以企业家的精神,在搞好“把酒问枝江”之余。再领导建设未来的大中国,在建立新的人际关系,积极防止污水处理。

谢谢你要送一份你编辑的报纸,想必可增长对家乡的更多了解。

祝你全家幸福愉快!

二叔 2005/6/28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