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一生多博学 自称老顽童

07/06/2006/14:43
华夏经纬网

(二十九)

小同:

昨日(8/26)整天有事外出,回家己很晚,今晨打开计算机,阅读来信十分喜悦,你真是才华洋溢,处理事务顺畅亮丽,优异的表现,二叔与有荣焉。

想读书的心境,是表现你求知欲的旺盛,目前中国的教育制度,可能正值转型期,在知识爆炸的今天,开放式的教育制度,势在必行,目前台湾就在逐步改进,如空中大学,学分选修,举荐就学,都是方便想读书或进修的在业者,达成读书的途径,我的学位就是分阶段完成的,且我真正用心读书而不是在单纯就学时,所以想读书不一定要进学校,也不一定要形式上的学位,中国有一位伟大的学者--王云五先生,他学贯中/西,而他的学历是“自修三十五年”,所以要充实学识,是不在形式上的学校,我不知目前大陆有旁听,或选修学分的途径,不妨你可试探性的找一所大学,去旁听你想学的课程,或则你上网查询,有否收看台湾空大的途径,再不然就自修,有空就上图书馆,甚至上网也可获得知讯。

我想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一直是“不甘寂寞”的学东学西,我的同学同事,常戏称我是<博土>,诸如机械。电子、医药保健、天文,史地,法学,文艺,或多或少我多有一知半解,这可能是我做机要秘书及综合专门委员之故,又我个人的喜好广泛,我年满七十六,想到老而未衰,去作义工,再四处碰壁之余,有一单位愿意接受我,但告知需计算机作业,我参加培训三天,也就上路玩计算机了。所以我看你的想法很正常,至少你我所见略同。只是我是职场的遁世者,想得太多,也看得太多,只落得淡出人生。

答应你我的别传《我侥幸的一生》已勉强完成,或者可提供你创作的素材,以附档传给你。

想办一个刋物,是很伟大的构想,不过要掌握一个要则,如今世人是向钱看,在工业社会这是很正常的作为,所以你得想清楚,爱或喜欢读书的人,少得很,即令要读也是专业的,偶而翻阅刋物,尤其你着眼很特致,要将老中青三个年龄层一网打进,那你得了解到当今科技开发的要领--<轻薄短小>,二叔认为办刋物能大众化,也当如此,不知意下如何。

我们这里除周三、周末,天天都有数字奖券,大乐透、小乐透,四字彩三种,我每周只买前二者两张,因为其获然率是数百万之一,也就是说买一百张,或一张的中奖率是差不多,每期买一张,是碰运气而已。

我就是一个老玩童,如真能保有三分稚气,此人必非俗物,不要小看自己。

与你笔谈也是我的乐趣,不觉已过子夜,就此打住。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2004/8/28am01:09

附:    我侥幸的一生

    壹、上苍恩赐一生衣食不缺:

    我虽不是含着金汤匙降世,托祖先庇荫,出生小康之家,良田上千亩,童年乃能锦衣丰食,成长中尝经八年抗日苦难,虽逃难他乡,亦未受冻馁之苦。抗日胜利还乡,家园虽经破坏,祖遗产业仍在,虽稍逊往昔,尚称富裕于乡里。斯时正当赴武汉参加考试,家慈变卖良田,供我腰缠万贯成行。及之大陆鼎革,几经转折,却能大乱不死,即之投笔从戎,亦是入营即为官职;来到台湾白手成家,退休俸养老,无冻馁之虞。

    贰、慈母的眼泪使顽石点头:

    我有一个伟大的母亲,让顽劣小子,以她的眼泪点石成金;记得我四五岁时,乖僻任性,桀傲不驯,不论身着绫罗绸缎,锦衣华服,只要稍不遂意,即在泥地打滚,保母仆从束手无策,如有人劝导或责备,亦行变本加厉。于今回想,仍不知为何如此不成才;直至有一天母亲含泪叮咛,要努力自强,我们张家振兴,日后就只望在你。我忽然间福至心灵,判若两人。

    三、失而复得,悠悠忽忽戴上方帽子:

    启蒙就逃学;记忆所及,六岁启蒙,家中特为敦聘宿儒设馆开课,第一天拜过孔子,我即缩头书桌之下,耍赖不读书,家人娇宠就此罢学。

    直到九岁,受到母亲含泪叮咛,突然知道应该上学读书;乃于乡下初办的私立小学,上学即插班读二上,次年(民国二十五年)母亲送我远离家乡一百二十里外,于宜昌市、考上湖北省立第十一实验小学,就读三上。这是我一生之中最为认真读书的一年,时日寇侵华,宜昌遭受敌机轰炸,我转入家乡罗家河小学,因其只有一三五上,我只好跳级就读五上,半年后,日军侵占家乡,翌年避难时、再于长江南岸乡下聂家河小学跳级六上,仅就读数月,再因避敌辍学。民国廾八年秋,竟以同等学历考上宜都私立清江中学(嗣后改为宜都县立中学)。初中三年因战乱迁徙,又缺乏师资,可说是匆匆而过。从初中起,我竟是为应付考试的读书,只在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即尽情玩乐,直到考试前两周废寝忘餐的速记考试重点,有时几乎是过目不忘,因之平时贪玩,但每考成绩还能名列前十名。高中经联考分发省立第四高中,上课老师说是重点,就画上红线,考时别人读整本,我偷懒只读重点。三年悠悠而过,我好似只在为考试,只是过关而巳,投考大学也是在茫然之中,给我蒙上啦,好事岂能连庄,内乱相继而至,未竟学而投笔从戎。至此想是与学绝缘,却于从戎之后捡到一顶方帽子。不过在就业后,每遇书到用时方恨少之际,却能不是为考试而认真的读过一些的书。

    肆、我的事业:贵人、机运、福缘

    投入军旅时有贵人照应,而机运巧合,更多逢凶化吉。经过五年基层干部历练,即毛遂自荐,越级进入中枢单位,惟兢兢业业,仍竟只为人帮称,曾将手稿择优编辑,题名[金线],乃自喻为,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而今思之,真是十分幼稚俗气。回想当年,也曾自调[满腹经纶,运筹帷幄』;其后人亦谬赞[文才武略咸称奇,参赞中枢谁与齐;』事过境迁,往者已矣,随风而逝,戎行三十余载,竟是乏善可陈。偶然阅读李商隐嫦娥诗句: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若有所领悟,真叨上苍恩惠,未让我误食灵药,乃能平平凡凡,淡出人生。厚赐知足常乐福缘。

伍、获天之幸,一家都是有缘人

    思亲报恩之心垂老难忘,托幸突破艰困,隔海略尽孝思:

    民国三十八年大陆异手,两岸壁垒,音讯隔绝,思亲报恩之心,无时或忘,托幸承住美亲戚与母亲取得联系,并汇款改善生活,其能悉漂泊之二儿健在,并已成家立业,得释悬念之心。

    退休尚在壮年,形尚年轻心已索然,而思归与报恩之心情,与日俱增:奈何雨岸壁垒,惟望海峡兴叹而已。抑郁于怀,当自号“半头和尚,并作偈语一阕“不如归,不如归,故园异色怎能归;不是法螺吹,半头和尚腿能飞,江陵三千里,半夜赶来回,禅榻假寐,更楼鼓刚挝五槌。”在盼得老兵返乡探亲之前刻,母亲仙逝,正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哀伤不已,情何以堪,闻丧讯之日,即蓄须守孝,直至昱年返乡,始割须埋在母亲墓边,年遇七十六再度蓄须,已是皓白银丝,将长相伴随我西去。

    鱼雁往返,幸得佳偶:

    老伴与我相识,并没有经过他人的介绍,是在互不相认的情形下,因偶然的机缘成为笔友,相互书信往返一段时间,尤其当时我尚在海军服役,我的舰船几乎是整年的在台湾海峡巡弋,她寄给我的信,常会要求她下一封回信,要寄到或南或北的某一基地我的朋友收转,如此年余,才相约见面,想不到一见钟情,很快两人就走上红毯,转瞬之间,已近五十年。

    我俩个性各异,但相知相惜,我们彼此欣赏封方的优点,包容对方的缺点(或是不如己意的);相依为命,尤能轻利重义,彼此厚待对方,就如分食水果小事,不论谁来分,总是把较好的分给对方。我俩共有财产,彼此都不藏私,若有巨大金额支出,都会有默契的取得一致共识,从无自私之心。我俩自奉均甚简约,但资助亲人,我们从不吝啬,乐于助人,心意相通;另一方面,我们都执爱儿孙,但亦尊重儿媳的自主生活,婉拒绕膝承欢,落得两老清闲自在。

    我有两个好儿子,更有两位好媳妇:

    好儿子不一定是高学位,大事业,多财富,而是为人正派,不做违法之事,不贪非分之财;成家立业,安分守己,做一个善良百姓。

    更有两个好媳妇,各有所长,所共同性的,都是善于理家的好手,能理解生活不易,量入为出,并各自寻求辅助家庭谋生之道,了解工商社会生活,必须深谋远虑,在丈夫工作有困难之时,能一展所长,助一臂之力。尤其我们是待媳如待女,他们俩也敬我们如亲生父母,大家相处有缘。

    人生有二三知己,亦乐也:

    朋友虽位于五伦之末,却是充分显现人与人间的缘遇与情分,因之贵在相知相惜,又重在“给,而不在“取。常言相交满天下,知己有几人;足见能有二三知己之友,亦属福分。

   知交王家森,高中同学,虽是表姐夫,然仍以知交为重,尤在大陆异色之后,各有立埸不同,但我们之间只有友谊。阔别数十载,友谊胜亲情,重逢小聚,月月书信往返。于九十二年六月七日上午八时猝然辞世,其次女旋即越洋电话泣告,他父亲今晨走了。我想必是临终遗言,速电告相告。他走得爽快,还不忘嘱其女立即转告。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我闻讯之后还含泪嘱其女,在收到我刚寄出的信,请在其灵前焚化。随后我跑到淡水河边,悲怆高声呼喊:王家森!王家森!王家森!好走!

   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一小同:我不能确切的记忆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起初更不知道她的姓甚名谁,她的佳作<越海酒香>,却真是溢香越海。我曾把我的外甥熊国虎,看成是我的影子,因为我们有些相似点,从激励他发奋图强完成学业,到做事后迭经挫折,时予开导,看着他又站起来,卓然有成。小同是位自学有成的文字工作者,却也在某些神韵上,与我有些类似,文字往返,竟成为我的忘年之交,勉强一点说是知音。上苍待厚我也。

 

二叔:

您好!邮件收到,您从附件发过来的文章也收到,拜读了,您所说的侥幸的一生是让我感动的一个个片断组成的丰厚的精神盛宴。我能算作您的一个好朋友,我觉得这是上苍赐予我的福。谢谢您发过来的文章,不仅仅对我有触发,在以后的写作中定会用上。祝好!         张同04/8/28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