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引 子

07/06/2006/14:46
华夏经纬网

    余光中写《乡愁》的时候是1972年。邮票和船把海峡两岸的距离慢慢拉近、拉近,可是,船不靠岸,仍有距离。时光又过了三十年,这其间的距离还有多远?电话、电脑只能传递亲情、友情、乡情、爱情,却不能解开郁积太多对乡愁情不自禁的心结。尤其是对于年长的而今仍在台湾的游子来说,乡愁是岁月梳稀的白发和遥望故乡时无言的注视。在台湾的这个群体中,有一个老人,克服了年龄老化带来的系列障碍,七十六岁时学会了电脑并去做义工,当网络看护天使,监管少年网站不受色情网站所蚀,同时他通过电子邮件励志于远在大陆的侄儿侄女和侄孙们,鼓励后辈发奋图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2004年2月的一天,我的一篇“越海酒乡”的短文发到这位老人的电子信箱里,意在给他许些安慰。没想到这篇短文就成了我们之间联系的纽带,一来一往,一往一来,倾诉的都是心灵里最真实的一面。他推荐文学经典作品给我,我也向他传递家乡的变化和我所在的枝江酒业的发展情况。我有什么心结,总喜欢向他诉说,有愉快而有趣的事情也愿意传递给他分享。他有许多传奇性的亲身经历也尽可以在邮件里提一提,尽管不完整,但字里行间里所透出的淡淡的乡愁象一丛丛雾色云烟,轻轻飘浮在大海岸边。那个老人,不,应该说是那一群老人心怀的乡愁是相同的,只不过表达的方式不一样。

    我有幸与这位老人有缘。虽然目前去台湾不象去香港、澳门那样方便,Email里,我已聆听过他的乡愁了,看到他慈祥的面容了,读过他深邃的思想了,领受过他父爱般的关怀了。他把我传给他的邮件收集在word文档里用附件发给我时,那文件名竟是“越海酒乡”!那一刻,我不知道该为枝江大曲而感动还是为他无以言说的乡愁而有一种心灵的共鸣,真想满上一杯酒,替他饮尽多年的乡愁。

    在2006年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我在工作之余整理完这本书信集,把它作为时代发展的一个符号送给远在台湾的这位老人和所有心怀乡愁的彼岸朋友,愿两岸百姓幸福吉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