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细心修家谱 门上艾蒿香

07/06/2006/14:39
华夏经纬网

(二十一)

小同:你好!

真是十分的抱慊,你4/15的信,收到已十多天了,因为我一直在赶着就你费心寄来家兄等的资料,想分别给兄妹各撰一篇小传,实在下笔很作难,因为我们兄妹聚少离多,片片段段的一些徃事,在我脑子里拼凑不出一篇既不脱乎事实,又思考用词遣字,就只权大先生的传略,我已写了十多天,一修再修,改过来复过去,免强告一段落,特邀请内子过目,她看过之后,评语是当你大哥看后,必然是火冒三丈,但我是本实话实说,我正想到要将初稿先寄给你,要请你旁观者,尤其是你通情达理,期望你给我一些修正意见,现在还有大么姑及小么姑的还没写,三个妹妹都只是小小短篇,这不是重男轻女,实在我们相处时间太少,以后的事完全不知道,我只能就她们小时候的片段记忆,及返乡探亲时的观察,一本写实为准,总之等我完稿之后,你先看过,给我一些意见,修正之后,再正式转给他们,先拜托你,这是二叔衷诚之请,你如客气,那就是见外。

今天我到我做义工单位协助培训新义工,忙到晚上,临睡前想到打开计算机,在电子收信匣就看到你的信,读后感触良多,你真是很能干,希望不日真的品尝越海酒香,那才真是美不美、家乡“酒”呢。要道“早安”才对,并祝吉祥如意!

二叔2004/4/29am00:36

 

二叔:

您好!好几天没和您说话了,不知您及家人是否一切都好?大叔昨天为张捷送饭菜,到我这里来座了一会儿,托我转达叫您放心,他和大婶近来都好。张捷成绩很有长进,这是她爷爷奶奶和我们大家都高兴的事。她的进步里凝聚着您对她的鼓励。

计算机虽好,对于象您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不宜久座,多走路是最好的。当然因人而异,大叔他就喜静不好动,照样精神好。我这样的人不行,座久了,怕是要憋出毛病来,宁肯不要所谓的成就也要享受运动的快乐。这几天我们这里老下雨,不能外出散步就在家踢键子和跳绳。感觉还不错。

工作依旧忙碌,真想请一段时间的假,然后去一趟草原。去让心在那里放飞和升腾。我非常向往大草原,在没有机会去草原之前,我买回好几盘关于草原的光盘,许多歌我已会唱,已在歌声中去过草原了。

祝您愉快!

张同 2004/5/11pm09:5

 

(二十二)

小同:

你好!为了写张氏家谱,十六世大哥及三位妹妹各写一小传,因为我们兄妹聚少离多,六十多年前的往事,片片段段,隐隐约约,就是编几句话,也连想不到多少,写“直”看不宜,颂扬不实,又了无意义,所以一直在修修改改,连我的计算机都搞的罢工,好在我同时开四个相同的档,最先一个已今因版面设定,搞乱了,本来可一直写下去,最后再排版,我因要急着寄出,反而弄巧成拙,只好拜托你等。

    谢谢承告大哥近况,也请转告我们全家都好。

    再谢谢你的关照,我每天慢步三公里或是游泳1300米,并是在七十分钟内不着陆一次游完,我在计算机前一次,也是三小时为准,当然中间会小憇数次。

   工作忙碌,表示你是有才干的人,适时休假也不错,利用步行上下班也是一举两得,像我今天在台北市分往东、北、西三个相距十几廾公里,我利用公车、捷运(地铁)再加步行,绕去绕来,半天处理三件事,还不时以手机向老伴告知行踪。已经夜深,再聊!祝吉祥如意!

二叔2004/5/12

 

二叔:

您好!很久没给您写信,一直忙忙碌碌。端午节快到了,台湾那边也吃粽子吗?枝江这里民俗文化还不错,早早地就有粽叶、艾蒿等象征着节气的东西摆满了县城的街道,在城里的儿女们准备好大包小包的礼物回乡下,亲朋好友之间相互邀请作客,有些喜庆气氛。祝您们一切都好!

张同04/6/18am11:17

(二十三)

小同:

你好!记得上次给你回信时,我要赶快将你转来的材料,编撰张氏宗谱,那知在动笔时,才发现我与我的亲兄妹聚少离多,又事隔数十年,连竟有些许忆,也已十九漠糊不清,费尽心思,只续编撰七页,还每回看一次,就又大事修修补补,到后来连前面的也一再修改。

不得不使我想起某位名作家的名言:“现实没有虚构的小说真实”。又“人生就像一幅画,退后几步来看总是好些”。你是很聪慧的文字作家,定能体会我的用心。

若是诚心诚意想写好一篇东西,除非一挥而就,只要一开始修改,就会今天修去,明天修回,在此情况下,就是摆上一星期之后再看,我现正在作最后定稿的检讨,预定周内寄给你先目。

我撰写张氏史话,本着实话实说,落笔之时,才知道难、难、难。

传统化的东西,目前在台湾能留下来的,就是“吃”的文化,如过年吃团年饭,元宵节吃汤圆,端午节吃粽子,中秋节吃月饼,除了吃是什么事,年轻人听不下去,传统文化,已让日新月异科技淹没了,最近看报纸,美国的一位名史学家,邀集全美三十六位顶尖的历史精英学生坐谈,先提出几个美国史上名人名事,决果没一人答对,可悲吧!美国只两百多年的历史,咱们中国人有五千年的历史,年轻的人恐更是抓、抓狂啦!

过去端午节我也曾买一些艾草莆叶,挂在门上应景,去年忘了,今年免了。

《我侥幸的一生》是为你答应下来的随笔,也趁空快写好了,不日交卷。

台湾已是炎炎夏日,又湿又热,没空调已难舒适生活。在台湾除非搞应酬,礼上往来,已日益淡薄。

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04/06/19pm06:20

 

小同:

你好!首先说明附件只是在请你读信时有音乐而己,其次是我只记得你曾告诉我变更e-mail但在我通讯簿中,大陆信址常显示是些变体字,我未仔细分类,于是难判别确定,只好先试测寄一信,告诉你,我编撰的雅石张氏宗谱,已初步竣工,而我已有反悔多此一举的事,因为我今天随手打开一记事簿首页,看到不知是何时写下的一句话:“往事如烟,如今己随风而逝,但又何需频频回首”。人生多矛盾,正是“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爪印, 鸿飞那复计东西。”人生不过是船过水无痕,要回忆,要纪录。真是想到那是多余的,毕竟已编写了二十页,有时在计算机桌面上将之反白,再点一下delete,在屏幕上一下全然消失,现在计算机上也有“复原”键,再点一下,桌面重现记忆。最后还是保留下来,不过我还要请内子过目后,再寄出,特先e-mail测试。顺祝吉祥如意!

二叔04/7/3pm06:01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