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为事不藏拙 古稀做义工

07/06/2006/14:38
华夏经纬网

(十七)

小同:我常对我相熟而又相知的朋友说,我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我应该学自然科学的,却一直是事与愿违,首先是在念大学时,未选对科系,连最后一次机缘却又错过,乃至落得今日一无所成。最令人喷饭者,我是正规军校毕业生,却是90/100的时间是在拿笔杆子,而由于并非所专,常是硬着头皮干,有时还让人误以是我学而末专之故,我提一位家乡人,大名李亚伯先生,他是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的,以后也留美拿到PHD,是什么学位,我不知道,我们相识后,他误以为是他的同行,每有诗作偶相邀共品他的大作,直到有一次有一位我们共同相识的乡亲,要返乡定居,在践行宴中,他展出特为写作踩践别五言右古诗,我当时大概是三杯老洒酒下肚,大胆即席就其原韵,戢戏作一首。常当时大家酒酣耳热,就此别过。但从此之后,他就再未邀请我共赏他的诗作,今天一时兴走起,忽忆往事,苦思不得反而因文而失一位文字交。深悔当日之冒失。另还有更谎唐的,我是五音不全的音乐门外汉,也是书画的白痴,相同的是在偶然的场合,我恭然滥竽充数,发些谬论,却让专业大师,邀请品评,我自然退避三舍,以免误会加大。像我这种无真才实学的人,实应藏拙为妙。满纸荒唐语,尚请包容则过。另附诗两首,点附档打开。

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2004/4/14

 

送李永祚返松滋              李亞白(50頁2004/4/14的信附檔)

同出魚米鄉/久作天涯人/易醒落花夢/難尋少年心

君爾返故里/我猶夜郎僧/里中見故舊/道某問安平

楚山風日好   旅況多陰沉   若遇南來雁   乘便託佳音

步亞白兄原韻續貂             

揮別魚米鄉/為作自由人/飄泊豈是夢/但求遂我心

葉落還故里/不做掛單僧/惟願人如舊/兩岸都安平

祝君千日好/興高莫低沉/願作北歸雁/為君報佳音

 

 

 

 

(十八)

小同,看看我的笔下如何?

题目:《做义工体认人生》。作者:半头和尚。

人到暮年,老的时速好象特别快一些,记得三年前,忽然间想到已经年满七十六岁,感谢上苍的眷顾,我身心健康,不缺衣食,于是乎想到在我有生之年,应该匀出部分闲散生活的时间,从事公益工作,想到去做义工。

我想我这“文武全才”,文可持笔,武可端茶扫地等,找一分志、义工作应是轻而易举的事,殊不知我走访图书馆、医院、政府单位、捷运站等等,均是“碰一鼻子灰”,得到同一回答是;“我们义工年龄上限是七十岁以下”。

正在感叹之余,见某报有则社会短讯,说某公益团体招募义工,乃立即电话询问;记得通话之后,我先表示说我已年满七十六岁,还可以应征义工吗?难得回复是:“欢迎你,并请先来面谈”。可以说只是在当面看看,我是否已老态龙钟,当即约订到时参加义工培训,并说明其工作是网络色情监看。

我原是一个计算机白痴,当即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可这是我寻寻觅觅得到唯一的义工机会,仍然硬着头皮登记,并自我勉励“期老有所用也跟上时代学计算机”。

培训开始,状况百出,首先是不敢随便触摸,惟恐搞坏人家的计算机;继而是对鼠标掌控不稳,又尚不了解“鼠标”与桌面“光标”的一致性,听到老师教点鼠标左键,那知一点之下,桌面状况大变,赶紧请教老师,师曰:“老伯!慢慢来,现在还不教这里”。后经诸多请教,才知道是太注意手点左键,忘记桌面上的光标已不在正确的位置;知道这种关系之后,我深深地了解到闲散多年的老家伙,重回教室学习,势必详写笔记,尤其是计算机桌面上工具列诸多简化标示,一时记不清楚其功能性,其后我将桌面上的东西,一一画出,并逐项注明名称及其功能,老师再教点鼠标时,先看笔记,再注意手控鼠标,将光标滑到该处,再轻点左键,既知窍门,就逐渐上路了。

三天培训结束,承蒙老师特予鼓励:「老伯的笔记好,学的认真」。

我说的以上学习经过,已会使用计算机的,一定会笑掉大牙,可是我要写出来,让那些尚不敢学计算机的老人家,才有胆去学计算机,并且动动脑,免得担心老人痴呆症找上门,也正是期老有所用的途径之一。尤其是做义工免费学计算机,还包你学会呢,不服老的老家伙,值得来一试身手。

晚霞映夕阳,自然有余晖。一般形容晚境不错的人,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来表惋叹之意,假如从另一方面推敲,黄昏天天都有,但在有夕阳余晖时的黄昏,才有美景,若是雨天阴天,连夕阳都看不到,那就难能称美啦,老人晚年正是夕阳时,若是自我能创造漂亮的夕阳,自然让人、让你自己领略出美好夕阳余晖;像我这种凡夫俗子,我认真做义工,就有自我创造淡淡夕阳的晚霞感觉。这也正是我做义工第二年的人生体认。而今再仔细的推敲,倒真有些汗颜,俗气得很。

只在奉献,不求回报!我已经继续做义工第三年了,并且已跨入八十岁,从开始做义工时,颏下蓄留的白胡子,虽是不多,但已有近半尺长,一般人进入老年,多忌讳人家向他称老,也诸多掩饰老态,如染白发像年轻人满头青丝,勤理发剃须,衣着花俏等等,其实“老”是人不可避免的,老态原形,是难掩盖的;其实老人装年青,是对人生的不舍;我从事义工三年之后,对人生有另一方面领悟;人老了,就是要舍得,自己仔细想想看,当你阖眼伸腿之后,你又能带走什么呢?

有人说:做义工是“欢喜做,甘愿受”。也有人说,这是在为来生修福报,若是你学习从舍得这方面去实践,做义工的真义,是“只在奉献,不求回报。”我在某杂志《珠玑集》上看到一则佳言:”Happy is the man who at the end of his life possesses only what he has given to others.”人到达生命尽头时,已把所拥有一切都给了别人,就是快乐。从这一则佳言,也正是我做义工体认人生的结语。

 

(十九)

小同:

现在你已在读我的长篇谬论吧,在写这封信,是告知现在计算机有确认所发出的e-mail已被收件人的电脑接受,即令你一时不必回信,只要签收,我即知你己收到,而计算机将此作业过程特另作附档,是微软程序语言,要另行解读方明内容,现我再用这个程序,当你签收后,又会收到同样的附档。

看过你的来信,正如我给你先读,我随手写的<游子吟>顺口溜,你果然读出我的心底里含意。谢谢你,也麻烦你代我转给大哥的信。专此,并祝阖府幸福吉祥!

二叔2004/10/3

 

二叔:

您好!

您上次发的两封邮件我都收到,我给您也回了邮件,也许您没收到。国庆节我们放了七天假,带儿子在周边转了转,今天从宜昌回来,收到您发过来的邮件及照片。写给大叔的信,要待我8号上班后在办公室里才能打印。

    您以前在信中说过,自己如移出去的小树,根虽在大陆,若回来却是水土不服,时间、空间、体制、经历留给人的只能是心静如水,从您随手写的几句话中可以看出您心里依然是想着大多数人的,渴望统一是“心静如水”仅存的期盼。作为炎黄子孙,爱国情怀终难改啊。

我会把打印的照片及信件送到大叔那里。站在我们办公的楼上能看见他家的房子。祝您们愉快!

 

 

(二十)

小同:

你好!焦虑的等待,惶惑的期盼,收到来信,不胜欣慰之至。你在我的心目之中,是有为有守的巾帼丈夫,有头脑有干劲。10/11你行色匆匆旅途中,还抽暇短简,告以俟返公司后交流。转瞬间快两个月,我却是在漫长的企盼之中,天天开启信箱,杀不尽的垃圾信,就是没有我想看到的。我已意会到,你必然是有不便之处,最不希望的,是你身体违和,说是小手术,想也属必需,二叔曾有特殊机缘,做过两年的医院副院长,因为我曾主修工商管理,对医药保健,也藉业务关系,颇有些许心得,同时两岸医药各有所长,如方便,可交流保健之道。

邓贤的“浪金三角”我特为上网走马看花,因彼此所见角度不同,观察其事实也自必各异,且以我曾切入相关工作,甚至有机会派遣该地工作。事实我初打算离开时,也很有可能是金三角的流浪儿之一,我曾到大陆西南,走过所谓的"十万大山",其后中途折返,改走香港再转到海南岛,曾经三天两夜不停不食的奔逃,总算命不该绝,我终于"走出来"了。以我这个生长在鄂西的人,只身大江南北逃窜,又远渡重洋,算是福大命大也。往者已矣,行将就木,已无话可说。更或况台湾吃不到三天饱饭,目前是乱成一团。不说也罢。现在台湾十分开放,什么书都看得到,什么话也百无禁忌。上网更是门户大开,既不管也不禁,却是恶人当道,反而羡慕大陆管理严格,少些坏人混水捞鱼。

久未笔谈,信手拈来,废话连篇,就此打住。顺祝吉祥如意!

二叔2004/12/07

二叔:

您好! 您写的文章我已拜读,这篇文章让我了解您健康的心态和好学的精神。活到老学到老,这就是人永远年轻的标志。想到您在台湾充实的晚年生活,真叫人向往,还有您健若青年的硬朗的身体,都是您平时学习的结果。人是靠精神和意念活着,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有新感受,趁着自己有生之年,多一些新的体验和感受,也是对生命的一种享受。我曾读过一篇短文,是写美国的一位六十岁老人,他六十岁的时候上了大学,年轻的同学都笑他,他却高兴得不得了,因为他一生的愿望就是为了上大学,管人家怎么看怎么说!愉快就好!您写这篇文章还能吸引更多的同龄人去学计算机,帮助他们丰富晚年生活,这本身就是一种文化传递,是一种奉献,二叔,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敬佩您,而是更多的人在敬佩您。

我换了邮箱,改用现在用的这个,是收费的邮箱。

前几天到了湘西参加一个笔会,参观了沈从文故居,了解了一些苗家风情,一行三十多人,很热闹,但不好玩。孤独对于我可能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

我们公司生产的高端产品“谦泰吉”酒近日在台湾注册。枝江大曲走进台湾市场的日子已很近了,二叔,我们共同盼望着!   祝您们一切都好!

张同   2004/4/28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