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听鄂西新闻 忆蜀道之难

07/06/2006/14:37
华夏经纬网

(七十)

二叔:

您好!很久没有与您联系。这一段时间,我出差到鄂西及川东等地去采访商家,很少有时间上网。我于8月中旬返回公司,忙着编完这一月的报纸,终于有了这份休闲与您聊聊。

当年您曾在鄂西求学,不知走的哪一条线路?鄂西地势险峻,加上现在318国道鄂西段面大修补,堵车现象十分突出。原以为可以沿途欣赏风景,我喜欢“飘流”在外的日子能静心地读一些山,一些水,与天地间的空旷去作一些交流,由于头天晚上和公司驻宜昌的一个业务员聊到很晚,没有休息好,那天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感觉就有些不对劲,晕车的滋味代替了想沿路看风景的欲望。司机惜油,不开空调,大开车窗,一路的灰尘让我们几个乘客象从沙尘暴中逃生出来的那副模样。6个多小时的行程,到达建始县城时,我慌忙下车,急需为憋得太久的呕吐物找一个去处,“天翻地覆”一阵后,虽有些虚脱的感觉,毕竟轻松了许多。这次轻微的“高原反应症”是对我久座办公室终日泡在书、笔、纸与电脑之间而欠缺锻炼的一次小小惩罚。我沿县城主道转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给建始县城的业务员打电话,然后到达枝江大曲在建始的代理处。

采访,拍照,匆匆赶往恩施州,又从恩施州赶往鄂西边陲利川。见到的商家和驻地业务员,他们敬业精神和一心一意做市场的精彩片段在我心中贮存,同时也记下了他们对做市场的独到见解。一路的辛苦与收获相比,我看重耳闻目睹的收获和感受,我的思想也在这一次次出门采访的历练中渐渐开阔。

枝江大曲在恩施地区销售已近五个年头,如今每一个县级市场都有代理,直接辐射到乡、村,健全的营销网络和枝江大曲本身过硬的质量,使这里的小酒作坊没有了市场,山区农民可以饮用放心的白酒,不得不说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

返回的时候,为了避免再次晕车,我从利川西走到四川的万州(原四川万县)乘船到宜昌,再返回,顺便也了解了枝江大曲在四川东部地区的销售情况。四川是酒省,枝江大曲在川东的巫山、奉节、陨阳、万州等地有众多的消费群体,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这些地方常因为路途遥远而出现断货现象。

自我进入枝江酒业以来,我觉得自己的思维模式中无时不透露出枝江大曲的存在,这不仅因为枝江酒业的董事长蒋红星资助过我出书,还因为我在这个企业得到了成长。写作上我一直以文笔清新的散文见长,进入这个公司后,我在新闻与评论上有了长足的进步,有评论走上了《人民日报》,新闻走上了《半月谈》等这些权威媒体。对我来说,感恩与报答公司是我的本份,我会尽自己所能,多为公司做些事情。

久没给您写信,似乎有许多话要说,因要帮工会部门在网上找一些资料,就此打住。昨晚,我们一家在大叔家吃晚饭,遵您嘱咐,给大叔买了他一直想吸而未买到的雪茄烟,如您所料,真的给了他和大婶一个惊喜。

再聊。祝您愉快!

 

小同:

你好!好久未读到你的信,真是十分地挂念,但你有鹏程万里之志,遨游九州,想象到你必定带着你的笔,去为枝江酒业,也让你的笔,有挥洒自如豪言壮语,读你的出巡鄂西信手随笔,勾起我中学时代曾两度从枝城到恩施会考,这七百余华里,是清朝青石板官道,原途十五里有歇脚亭,三十里有小站,六十里有大站,供行商旎途饮食、住宿,我们以九天时程,真是晓行夜宿,徒步长途,前三日腿肿脚起水泡,苦不堪言。只是原途地名依稀记得,只有荒凉偏僻,我命必是苦中求,其后仓卒东南行,也多是徒步,长江以南机乎走遍,只是一途被追着走,到是退休后,曾四处旅游,补看当年落荒而逃景色。

真欣赏你的巾帼英雄气慨。正好网友寄来"四十岁的老鹰"附档寄你,我看过之后,颇有人不如禽的感觉。

谢谢你代我为大哥送礼,我曾请代转大哥的信,不知是否收到?

顺祝健康愉快!

二叔2005/8/30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