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白胡老爹爹 牵手新型人

07/06/2006/14:50
华夏经纬网

(五十六)

小同:

你好!当你看到这张合照时,大概你没想到我为何要特别打扮一番,因为事前他们告诉我,是远东总经理,我已猜到那总部可能设在上海,为何对我这样有兴趣,我要从多方面思考,可能是过去的职业性的习惯,我特为在衣襟上加一配戴,让他如要在上海用这张照片时,得考虑三分。

说到日文,记得我在念大学时的第二外国语,还读了三个学分,现在连平假名、片假名都不认识啦,另如英文,久而未用,也忘得差不多了,而现在已是“世界村”,缺乏外语能力,在视听上就大打折扣,如是出国,等于又聋又盲,所以有空进修总是好的。端此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05/06/20

 

二叔:

您好!读您的信时也在分享您学习的快乐,一个终身学习的人是世上最快乐的人,也是最有价值的人。可否把您和那个大中华区总经理的合影传给我看看,我很好奇,想看,当然,得尊重您的意愿。关于日文,我主要是要加强口语训练。

祝好!

张同

(五十七)

小同:

你好!今天数度开启信箱,想是有事忙着,直到我开启word想把随兴之笔“越海飘酒香”先录档备用,这里得先予说明,前些时你告诉我,正在撰写“把酒问枝江”,并传来某君大作“酒业纵横”,等我调阅前信时,才发现未将附档存下,以致作者已忘记,但大作轮廓也只依稀记得,信手拈来“越海枝曲香”打油诗录如次:

琼浆何处有 把酒问枝江 默默原无闻 悠悠把名扬

借问啥原由 红星来担纲 广纳厂众意 人心求一样

再提解善策 众志有力量 两年产倍增 继上十名榜

枝曲榜元酒 举世争品尝 伟哉蒋红星 领导比人强

家乡有此君 越海飘酒香 愿有识君日 共饮三百觞

诗用标楷体,因有些字在变简体字后,我耽心字义有出入,好在你们厂里都是饱学之士,还有你们老总,我没把姓记错吧,如有错请先予改正,再供贵厂同仁,茶余饭后聊作谈助。

顺祝 吉祥如意!

二叔 2005/6/21

 

二叔:

您好!您发过来的这张照片很清晰,惹人羡慕。现代人把“满脑子密电码、满身是卡,背着笔记本走天下”比着新型人类,您与“新型人类”携手,同享开发与创造的快乐,这又是您的一个精彩片段。愿意与您分享这样的快乐!

祝您们愉快!

张同

二叔:

您好!一直出差在外,许久没有关于您们的消息,不知道您和二婶身体可好?昨晚我们一家人去看戏,是台湾来的演出团表演的节目,主题“中华一家亲”,让我们感受一点点来自台湾的风情。

春暖花开,枝江的安福寺那里已成功地举办了三届桃花节。赏桃花,吃农家饭,不失为一种好的休闲方式。您们若在这个时节回故乡,是最好的季节。

大叔和大婶身体还算健康,只是大叔听力有些下降。他每天坚持读书看报,思路清晰,我们喜欢和他交流。

写了一篇短小散文,帮我指点指点。也盼望您给我推荐好的文章。文章的题目是《为缘而哭》。

在枝江这座县城,我邂逅了一位65岁的老妈妈。老妈妈是江苏镇江人,跟随当兵的丈夫展转南北,后定居枝江。她一生中最大的爱好是读书。《红楼梦》、《西厢记》等半文言版本的书她能背诵许多章节。退休以前,她在哪个单位工作,那里的工作环境就和谐,她善于借用古今中外的故事为同事之间化解矛盾,调和气氛。退休以后,她自费订阅了《读者》、《知音》、《三峡晚报》、《特别关注》等十多类报刊,以书为友,为书而乐。也许是一种缘分,老妈妈从我们办的报纸上无意中读到刘益善写的散文“酒乡酒香”,她被那个真实的故事打动了。

那篇文章讲述的是枝江酒业董事长蒋红星资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农家女出书的故事,我就是那个被资助的人,一个懂得知恩报恩用最质朴的表达方式诉说心灵归依的所谓的“作家”。老妈妈问在枝江酒业上班的女儿:“那个张同是否还在公司?你能否带个信给她,我想见她一面!”她女儿戏笑她年龄这样大了还当追星族。老妈妈不服气,说“我年龄是大了,可我心还年轻呐,并不是所有的文章我都喜欢,读张同的文章,我有一种心灵的共鸣,这是多么难得,没有过共同经历的人是体会不到那种感受的。我非常想和她交朋友。况且,她就在枝江,我们隔得不远嘛”。她嘱咐女儿当引荐人,希望哪一天能带上我到她家去做客。我在公司包装三车间采访时听到一个名叫陈亚明的同事告诉我说,周瑶大姐的妈妈非常想见到我。周瑶大姐是我们公司劳资负责人,和我们酒报编辑室同在公司六楼办公。在这之前,我也听周瑶大姐说起过,只是我忙于一些所事,没有主动去看望老妈妈。直到2004年春节前,老妈妈和她的老伴到枝江酒业去找他们的女儿办点事情,我们终于有机会见面。

“张同,我来看你了!你不介意吧?我可是你的崇拜者哦!”,老妈妈嗓门较大,声音特有磁性。真诚的笑容里有慈母的温暖。我有些不自在,这两年写些所谓的文章,有感而发,终究不成气候,熟悉的人见了恭维几句,我知道那是客套话而已,并非人家真心喜欢你的文章。但在这位满头白发的老妈妈面前,我有些受宠若惊。一杯清茶,我们的话题从某一篇文章开始了。在闲聊中我了解到老妈妈姓晏,是枝江酒业的退休职工,一个甘愿在平凡之中追求生命洒脱的读书人。“我读过的文章只要自己喜欢,我就要剪辑,就要收藏,还有的要抄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不把那么好的句子抄下来,我就觉得错过了非常可惜而辜负作者了”。我明白,读书到一定境界的人都这样。老妈妈说:“我收藏了你写的《红衣、红伞、红草莓》、《一日三餐》等散文,还有你写的关于枝江酒业的报道。没办法,就是喜欢,从你的字里行间里,我看到你的性格,你的为人,你的质朴和才气。”我无语。在这个县城,真正能读懂我用心血写成文字的人只有这位心静如水的老妈妈。我知道文遇知己比酒逢知己更让人值得珍惜。老妈妈视我为朋友,我在心里已经视她为知己了。听说她收藏了不少关于枝江酒业的报道,我在2005年春节以后的一个上午,约了办公室小付一同去采访她。老妈妈满满一柜子关于枝江酒业文章的收藏让我们感动不已。《今朝有酒》、《百年老字号》两本书下面是《实话实说曹生武》、《双兔闹兔年》等从各个报刊上剪裁下来的文章,《枝江酒业专刊》堆了厚厚一叠,犹如我们的资料室。老妈妈说:“我从这些文章中,看到了枝江酒业的兴旺与发展。作为一个退休职工,我以此为乐。如果我们的县城多几个枝江酒业,我们的县城就会发展很快!”给老妈妈拍的图片新闻因真实可亲而成了我们2005年第二期报纸上的一个看点,应该感谢老妈妈为我们提供了活生生的新闻线索和背景资料。可报纸出来之后,老妈妈执意要谢我们,约了老伴提了一大包水果和糖果到我们编辑室来,她说不来表达一分心意,她心里不安。我理解。对生活感恩的人最怕心中的负累。这一点非常象我的处事原则,总要做到不欠人家什么才觉得心里踏实。依旧一杯清茶。陪老妈妈和老伯小座。“最近我看了你写的《孤洲心语》,我的心随你的文章而走,你那篇《小城、小镇、一条江》写了你的爱人为考副级干部因面试差0.02分而失去了一次到县城工作的机会,你的朋友们在县里为你找了工作,而你宁愿放弃自己的发展而留在了爱人身边。这一点,我要说,张同,你是对的,我佩服。我跟随你周伯伯从江苏的镇江到湖北的枝江,他在哪里,我就跟随他在哪里,我们相守,过着平凡的日子,我知足。你写的那篇《悲壮纺歌》,敢为厂长的委曲呐喊,伸张正义,有胆量。我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虽没有你发头版头条的壮举,也有过类式的经历,这是我喜欢你个性的真正原因,虽身份卑微却心怀天下。很多人都盯着眼前,你想到的是很多人的很远久的事,这份境界不易啊!正是因为你有这种境界,你才经受得起许多的不幸与苦难。那篇《下岗日记》我几乎是流着泪看完的,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你虽然不是我生养的,想到你经受不幸,我心里有一种生疼的感觉……”老妈妈没往下说,我心里象被某种东西牵扯了下,久违的泪水在那一瞬间不听使唤。《孤洲心语》中的许多片段记录了我在人生低谷中的落寞与徘徊、伤感与叹息,那些东西原本是留给自己作纪念的,没想到这本书在出版一年之后还会在人群之中会有诸多读者的共鸣和认可。从我收到的大量的读者来信中我看到自己的文字存在的价值。泪眼中的老妈妈,她也正拭泪看着我,她克制自己说这里是办公室,不能耽误我的工作,有机会再找时间聊聊。我拉着老妈妈的手,仿佛我们之间有某种血缘关系,她那慈爱的眼神,她的白发和我的母亲是多么相似,我无限依恋地送她和周伯伯。在电梯口,那双泪眼再一次与我相遇,“张同,缘分啊!我也是个爱流泪的人,这样的泪,我愿意流,幸福着,快乐着。”

是的,妈妈!我也是。在文学的百媚千红中,我不求自己的文字玉堂金马登高梯,只望它高山流水遇知音,遇到您这样的“知音”,是对我文字的最好奖赏。想当年俞伯牙的琴如果没有遇上钟子期,他那琴的存在就没有了意义。我写作不是为了给自己挣得一个“作家”的虚名,不是为了去获得哪一项大奖,更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小聪明,因为炫耀小聪明的人,失去的是大清醒。而是为了倾诉,倾诉深藏在我心中的感动。其实,我也象您一样,今生我做一个愉快的读书人。我收藏自己喜欢的书,剪辑自己喜爱的文章。我乐意看到自己的文章穿越了时空距离在素不相识的编辑手中变成可以排版的篇幅,而不是靠关系走后门硬挤版面的垃圾,因为那样对读者太不公平。我常常怀着敬佩的心情与那些有思想、有血性、有智能的作家们在阅读中与他们对话。然后在行动上与他们同行,在人群之上、利益之外追寻被许多人遗忘了的终极命题,带着许多人的困惑和痛苦而走出浮躁,去与天空商量,与更高远的存在商量,在那个可与天比大的内心世界里,我找到了许多类似的灵魂,我们交流与对话,然后把要找寻的答案带回人群,带进生存的现实。在苦与乐的碰撞中,我很珍惜点点滴滴的欢笑与感动,即使是无法控制的泪水,我也珍惜,因为人活着,有时候就是为了寻找那样一些感动。

2005/4/4,09:40PM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