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后 记

07/06/2006/14:27
华夏经纬网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要结识许多意想不到的人,如果结识的这个人为你疗过心伤,这个人就是你的一笔财富。

    2004年2月,我在枝江酒业从事枝江酒报的编辑工作,在众多的自由来稿中,读到许多关于枝江大曲的真情故事。许是受环境影响,枝江大曲在我所耳目睹的诸多细节故事就清晰起来,我的脑海中忆起我二姐讲的真实画面,是我们张氏家族中一个远房叔叔回乡探亲时的感人故事,于是就有了那篇《越海酒香》的散文,起初是刊发在枝江酒报副刊上,后来又见诸于人民网、中国作家网等诸多网站。文学作品,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精神产品和思想结晶,《越海酒香》因为太朴实而欠缺提炼,不能算是所谓的佳作。半年后的一个星期天,我二姐的女儿张捷到我家借用电脑给她在台湾的二爷爷发电子邮件,我突发奇想,《越海酒香》写的就是这位“二爷爷”回乡时的故事,何不把这篇短文传给他,请他点评一下?于是,我按侄女张捷提供的电子邮件地址给远在台湾的这位“二爷爷”发送电子邮件。复制文章,粘贴到邮件里,在写主题时,我犹豫不决,对方会不会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称呼他?按辈分来算,我应称他为“二叔”。在主题栏目写上了“二叔,您好!”然后点击“发送”。不知道这一点击是否成功发送,这篇《越海酒香》的短文能否穿过遥远的山山水水,传送到台湾“二叔”的邮箱里。

    第二天上班,我打开电子邮箱的时候,惊喜发现有来自台湾的回信。信上三句话:一,请赐告你是哪一位,为什么不留名;二、越海酒香是写得很好的短文;三、谢谢你!

    人的本性里大多对陌生的领域充满了好奇,长期生活在内陆的人骨子里对港澳台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那里是祖国繁华的边缘地带。前几年,如果内陆人有亲戚或朋友在港澳台,说起来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现在甭说在港澳台,就是整个地球也成了小小的村庄。因为我对这位二叔传奇性的经历已听到不少,十分敬仰。于是,我给远在台湾的这位未见面的二叔回信,告诉他,我是张捷(小名叫燕子)的小姨,与张捷家相隔很近,按辈份来称呼,应该称他为叔叔。《越海酒香》表达了两岸亲人盼望统一的强烈愿望,寄《越海酒香》给他,正是为了表达对他的敬佩,让他从中得到丁点儿乡情的慰籍与快乐。也正是这篇短文,串起了我与二叔之间的“忘年交”缘分。二叔以他渊博的学识、传奇性的经历和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鼓励我、帮助我、鞭策我,同时也塑造着我、改变着我而成为我敬以依赖的心理医生,成为我成长路上的榜样和恩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总是以平和又不失文采的语言吸引着我,读他的文字是一种美好的享受,我知道那是一种历尽繁华后的平淡,是看透了世间烟云之后而沉淀的语言经典和思想精华,那种境界正是我一直孜孜以求的方向。承蒙他把我视为“忘年交”的朋友,我感谢上苍恩赐与他的书信来往成为我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励志于我,我一直认为他的鼓励是作为一个老人对我们这一代人寄予的厚望。他曾做过医院院长,在得知我因身体有恙而做了小手术之后,发过来多篇关于保健的常识,那些科学的饮食观、保健观给忙碌着的我们是个非常及时的提醒。遗憾的是,在2005年11月,二叔的儿子代父回信于我,说二叔动了手术正在医院,我不能前去探望,只好将他的信件一一整理,盼望他康复的时候作为礼物送给他。

    二叔撰写的“湖北宜都雅石张氏徙台宗谱”是一份非常耐读的家谱。家谱是什么?我们的儿女这一代人不太明白,尤其现在是工业社会,迁居频繁,已不重视何地是祖籍,加上现在崇尚小家庭制,散居各地,疏于联络,三代之后也许已互不相识。家谱文化正在成为回忆和历史。如我辈者忙于生存的奔波,家谱文化知道得甚少,读二叔撰写的家谱如一缕扑面的春风吹醒了久久被遗忘的角落。如果我们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家族中都能有这样一本家谱,将构成中华民族家谱文化的一道靓丽景观。

    为了帮助我提高写作水平,二叔除了提示我该从哪些细节上注意收集资料外,还常常推荐一些佳作为我扩大阅读范围,他推荐的散文《疯娘》和《天堂里的父亲》曾让我泪流满面,我也发给他一些随笔和写枝江酒业的系列文章,他都以读者的身份给予点评,同时站在一个新的平台上为我提出参考意见,让我获益匪浅。

    从二叔的信件中知道他爱好广泛,因而颇得人缘,微软公司中华片区的总经理因对二叔这位“半路出家”的电脑爱好者提出的一个小提议十分重视,到台湾办事时还专程去看望他;枝江政协李勇先生根据枝江籍侨居港澳台人员的登记地址,去信约二叔为枝江政协正在编辑的董市专辑写点什幺,他欣然提笔写下人在异乡念故土的乡愁感怀,读来亲切感人,他谦虚地说是为那本专辑添一叶野草。当台湾政治风云喧嚣不平变幻不定时,最可亲的是百姓情怀。二叔曾在军中任职,退休后甘于淡泊,作为百姓,他年满七十六岁时还去谋求一份做义务的工作,成为“网路守猎老天使”,只在奉献,不求回报。旅居海外的中华儿女,好的品德总在伴随着他们,支撑着他们,而且这种美德随着他们的足迹将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我们现在提倡的构建和谐社会,应不拒绝包括台湾在内的所有中华儿女盼望和平统一的愿望,是的,时代进步了,思想解放了,沟通增加了,隔阂减少了,在炎黄子孙的天空中,让我们静享蔚蓝、高远、成就和快乐。

    在这本集子的最后一页,我还想对二叔说:敬爱的二叔,当您看到这本精美的小册子的时候,您也许不相信,我们近两年的邮件往返会积累成这厚厚一叠。从您的来信中,我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不仅让我懂得了许多为人为文的道理,还扩大了我的阅读范围,您推荐的精品文章给了我在写作方向上的某种把握,您的一些观点帮我化解了曾经困惑着我多年的心结,这些对您来说也许是不经意的文字,这两年来却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夜深人静的时候,每每关上电脑,我常常想起,在大海的那边,有一位慈祥的老人在关注着我的成长,是上苍赐予我的一份福缘,象海风轻轻送来的问候。我因此怀着感激收藏这亲切的海风,风知人意,在我这里垒成心灵驿站。我的散文《海风送来的心灵驿站》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华之声”、“神州之声”等联合举办的“我的彼岸朋友”征文中获得三等奖。

    将美好的文字进行传播是一种最好的保存方式。象有人乐于自己存折上的数字一样,我醉心于这些无形也无价的财富。驻足在这海风送来的心灵驿站里,感觉这种生活状态是一种被关怀包围着的温暖的状态,它温馨且给人奋发向上的力量。

    在整理编辑这本集子的时候,得到了宜昌市政协李泉主席、原《宜昌日报》张宣南副社长、宜昌市对台办李建民主任、彭国忠副主任的亲切关怀,在这里一一致谢!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