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说说《E-mail里的乡愁》的文化价值
陈宏灿

07/06/2006/14:23
华夏经纬网

    读罢《E-mail里的乡愁》,我感到这是一部有着多重价值的书。这里,我主要从文化层面淡淡自己的体悟。

    首先,我感受到了亲情文化的魅力。如果说互联网把整个地球变成了一个村落,那么海峡两岸炎黄子孙的相互对话便是这个村落中一个家族成员间的亲情交流。大陆台湾一老一少由“越海酒香”而相识而相知,一直到心心相印无所不谈。谈亲情谈家族谈人生谈写作谈教育谈养生之道……美文同赏事业共勉家事互商亲友事相托,还有单位事、社会事国事世界事共关切。一封封两地书情深意厚,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读来感人至深。张同的的尊老敬贤发自真纯,二叔的“割须祭坟”、“蓄须守孝”撼人心魄。二叔与高中同学王家森原为知交,两岸分离后,尽管各有立场不同,但友谊深厚依然。当身在台湾的二叔得知王家森亡故后,独自来到淡水河边,面向大陆的声声痛呼催人泪下。 工业社会及横流的物欲,诱惑人们更多的工于计算而淡化人情;少数台独分子更是居心叵测地离间和分裂血脉相连的中华大家庭。面对着这样一种情形,我们更要大声呼唤亲情,大力弘扬中华民族的亲情文化。亲情致爱,可以扩而广之,成为对国家对民族的大爱。愿张同与二叔及他们亲友间的情感发散开去,通过两岸民众的共同努力,结束那种“难为漂泊者,两边不是人。返乡称台胞,徙居成外省”窘境,实现“但愿大和解,统一在和平(93页)”的愿望。 其次,我读到了代际文化沟通的佳话。二叔七十大几,张同年近不惑,但老者有童心,后生学“老鹰”(二叔曾发给她《四十岁的老鹰》一诗),从而实现老年文化与中青文化的互补,共同提升人生境界和生命质量。且听二叔之言:一般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来表惋叹之意,假如从另一方面推敲……若是雨天阴天,连夕阳都看不到,那就难能称美啦。老人晚年正是夕阳时,若是自我能创造漂亮的夕阳,自然让人、让你自己领略出美好夕阳余晖。于是,“老眼目睹变,心胸大如天”;于是自我称道:我就是一个老玩童,如真能保持三分稚气,此人必非俗物,不能小看自己;于是,七十六岁学会计算机,并做义工监控电脑,以防对青少年的心灵污染。二叔讲究养生之道,体健不让后生,每天漫步3公里或是游泳1300米,并在70分钟内一次游完;在计算机前一坐就是三个小时。《八十即怀》一篇,依然漾溢着强烈的生命活力和生活激情。这些,都使张同敬佩、感奋。

    在张同这方面,文字的灵气、为人的质朴、办事的效率、为二叔所称赞,未来的走势为二叔所看好,所鼓励,同时也为二叔提供了新的活力。 是的,老年与青年之间有一种文化差异,这种差异由个体生理状态和社会文化流变而致,但心灵是可以沟通的,精神是能够互励的。一般地说,年轻人多激情,老年人多理性;年轻人多灵活,老年人多智慧。如能互相学习,相互提携,优势互补,定能使我们的人口素质整体提高,使民族文化薪火相传而又与时俱进,中华民族必将将生生不息,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三,我尝到了酒文化的醇厚芳香。酒文化,酒文化,酒因文化而生;文化又因酒而发扬光大。不然,何来“李白斗酒诗百篇”?在《E-mail里的乡愁》里,既有因酒而生的愁绪,也有缘酒而发的豪情,还有为酒而谋的方略,对于弘扬酒文化的价值不可小看。 前面说过,张同与二叔是因张同的《越海酒香》而在网上结识,《越海酒香》说的是“二叔”来大陆探亲带回一小瓶未喝完的枝江寄托乡思乡情。在张同与二叔的对话文本中,直接涉及到枝江酒的内容举不胜举。二叔说:如从商业促销而言,酒当以名、质、量三者兼备,至少有其一、二方可在行销上占有一席之地,还建议取唐诗“蓬门未识绮罗香”取“绮罗香”三字作名。二叔还说他曾经的“理想国”,就是建一座“科学化的酒厂”,而其构想的框架又颇具当今世界所倡导的“循环经济”。而张同则据实夸耀枝江大曲跻身国酒强者之列、枝江大曲满神州的气象,讲述枝江酒业蒋总资助她出书的佳话,满怀热望地发送《把酒问枝江》和有关枝江酒业人物的文字,从而赚来二叔谦称“打油诗”的《越海枝曲香》,诗曰:“枝曲榜元酒,举世争品尝。伟哉蒋红星,领导比人强。家乡有此君,越海飘酒香。愿有识君日,共饮三百觞。” 第四、我领略了炎黄子孙的文化觉醒。中华民族的复兴,必须以文化复兴为基础;而民族文化的复兴,必须以一民族的文化觉醒为前提。就中国的现状而言,经济外贸是“出超”,而对外文化交流和传播则是严重“入超”,存在着巨大的“文化赤字”。撒切尔最近说:中国没有西方那种具有国际传染性的学说,今天中国出口的是电视机而不是思想观念,所以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这些话听来叫人不太舒服,但也催人警醒。 事实上,泱泱大中国所面临的文化弱势和振兴民族文化之迫切,两岸有识之士已深有认同。我们在张同与二叔的对话中,同样看到了他们对于民族文化的反思、警醒和重建的努力。二叔说:最早在大陆蛮横胡干“灭孔扬秦”,台湾有名无实搞“复兴中华文化”。前者摧枯拉朽,眨眼面目全非;后者心余力竭,乏善可陈。如今更奇妙的,两岸对比反转,大陆有见识的领导,修复古迹,宣扬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在大陆生气蓬勃。而台湾则因“政治意识形态”,胡搞“弃中国化”……这是不可能的,但也混淆是非,淡薄人情味,大家是私利心强,公德心弱。接着自我检讨:过去端午节我也曾买一些艾草莆叶挂在门上应景,去年忘了,今年免了。谈到人性,他说:我是神与魔的结合体,钱权都足以使我的神性泯灭。如当年我身居中枢要务,稍有邪念,数十百亿便可轻松入袋,侥幸神智清明,未入歧途。张同则告诉他:中国的现状是农民多,农民的素质提高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增长。因而,她想编一本主要适用于农民和在城市里生活的乡下人阅读的《国民手册》。

    张同的《关于虎的搞笑版》,其实质是在呼唤一种健康的生态文化。他们还在网上交流东西方文化比较研究的有关信息,涉及人口文化、宣传文化、饮食文化等诸多内容。这些东西虽然星星点点,但涓涓细流可成大海。窃以为,通过自我反思和东西方文化比较,在学习的基础上整合,在继承中创新,进行文化创新,重建民族文化的辉煌,无疑是一条正确的途径。 特别有意思的是,二叔沤心沥血,草成了一部《湖北宜都雅石张氏徙台宗谱》,撰写了小传《我侥幸的一生》,这不仅使我们看到了张氏家族的一偶,也知道了二叔一生的颠沛流离及人生姿态。遗憾的是,由于空间和时间的断裂,雅石张氏宗谱多有空缺。不过,虽然不像传统宗谱的文本样式,但有一个氏族的大根脉及一个家族的盛衰荣辱,还有一些精彩的细节,读来让人兴味盎然。换一个视角,其实空缺也是一种历史。整体说,这部宗谱有一种文本创新的意义。由此我想到,只要实事求事,修谱对于民族文化的重构和振兴,同样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见一斑而窥全貌,从一个家族的历史,也可窥见民族的命运变迁。 总之,我认为《乡愁》的文化信息量大,是部具有一定文化价值的好书,并希望他们在文化层面上进一步深化,尤其是对国民性的剖析和民族文化重建方面,有更精彩的话语与读者见面。

    (作者陈宏灿 系宜昌市文联主席)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