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叔侄爱读书 神韵极相似

07/06/2006/14:23
华夏经纬网

(六)

小同:

我自认不是认真的读书人,学的太庞杂,别人常美其名谬赞我博学多闻,其实是样样通样样松,因之对你提供的一些小意见,只可参考而己;至于所谓的“大气之作”,那非一蹴而及的,若假以时日,写作与人生经验集累,只要契而不舍,是必有佳境的;我再提供几点意见如次:

1.不可“着相”,这是借用佛学的用语,白话文的说法,就是说你不要“自设窠臼”,自己先画一个框框,那就无形中把自己思路,局限性封闭,就自然写不出洋洋洒洒的好作品。

2.建立自己写作的材料库:大致一篇作品,可区分为“故事”、“情节”、“语丝”(也可以说是佳言妙语)、你可以建立卡片,比方说触景生情想到一个故事,或是某一真人真事,就立即简单扼要,写下来故事架构,并予命名标题存盘。“情节”是故事配件,有时是一时的灵感,有时是眼见真人真事的一个或是一串的动作,也可以说是小小故事,也建卡命名成档。“语丝”有时是书籍报章杂志,有时听到的童言妙语,当然也有你一时的灵感,也命名建卡存盘。这些卡片日积月累,将是你写作宝库,到你要写作时,你可挑选一些相关资料,摊排在大桌子上,游目骋怀,再予构思组合,日久经验到,写一中篇也逐渐走向你的大气之作,可期待而成。

我着手写宗谱,在序言之中,就提到要把“张氏宗谱”编写成“张家史话”,目的正如你所见,期盼后世子孙有亲情的共呜,彼此因亲而不失联络,不致疏而形同陌路。一个忍把他乡做故乡的人,能不沧桑吗?

欢迎随时赐寄你的大作,网上很方便,来日方长呢。 昨天在朋友家作客,回家时已很晚,所以现在才回信,有一点奇怪的,昨天上午八时出门时,曾匆匆开一下电脑,已看到来信,但电脑记录发出时间是怎么会超前了半天,家里的计算机修好了吗?祝愉快!

二叔2004/2/29

 

二叔:

您好!谢谢您教我的一些方法,象一个浪迹天涯的孤旅,我一直在孤独中完成一些所谓的作品。现在好了,有您的指点,就象有了牵我走路的人,步伐相对要快一些。随身带的笔记本记录了一些零散的片段。无论我做什么,我只求不负于心,包括写作。

大叔星期天来过我家,和大婶一起来的。他说核对好了所列名字的生日时间以后,再电传给您。我家电脑修好了,不过没配打印机,办公室里有,很方便。祝好!

张同2004/3/18:42

 

(七)

小同:

我三年多来都是固定每周一、五下午去做义工,对的,义工就是志工,也就是说到某一公益团体协助它们做该项公益工作,我做的是网络监看工作,美其名为“网络色情监看守护天使”,我曾提到过,只是为了做义工意外的学会计算机,也算是因缘吧。

台湾目前是小学三年级都会有电脑课,有些大都市跑得快,要倡导全部教学上线,学生不带书包、没有作业簿,因为现大都市里不论仕农工商,都已工作上线,要工作必须会计算机,新一点的家庭家里都有电脑,不像我这样一个老阿公,还是学的少,因多是自我排斥,我因为对电工本就不外行,家中电器安装组合,都是自己来,我的工作室,水、电、木工工具齐全,修改门窗,组合改装客厅吊灯,我都做,连二婶也会用三用电表测小电池还有电没。现在我上义工班的办公室,搬远了约20公里,我除了坐公车还得坐捷运,路远花时间长,我曾考虑到改每周去一次,从早到晚,但中午外食不便,现又正要回你信,今后将仍是每周去两个半天。

写作人有成名的大作,首在资质,没天分,那是难上加难;其次是兴趣,因为没兴趣就缺乏主动力。再要说的成名者,约分为两派:其一辜言之为“学院派”,是学校文学专科培育,或是读大量别人作品,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诗来也会吟是也。

其一是“天才派”,他受上天眷顾,天生的文学头脑,世上的成名大气之作,多是后者的产品。所以你不要以为我是什么“名师”,我自己能吃几碗饭,心里是有数的,我说的只不过参考而已。多看看他人成名作,但不要模仿,自已有灵感那怕是一句两句也都要记,还有每天抽空散步思考一小时,还有某些特殊状况下,也会有灵感乍现的状况,像我很多自认得意之作,是坐在马桶上写出来的,也几乎是上马桶有读书报的习惯,我要去散步了,就此打住。

二叔2004/3/1

 

二叔:

您好!因要赶写一份材料,信回迟了,望谅。

您曾在邮件中说自己“没有那份灵性,怨不了别人”,给了我很大的启示。因为我这个人财商较差,曾一度也想学着经商,又苦于没那个头脑。甘于淡泊,过普通人想要的生活,就是我现在的生活现状。写也好,读也好,很多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寻找医治自己心灵的某一篇文章或者某一句话,找到了就有说不出的快乐,与靠自己的劳动获得金钱一样快乐。我觉得和您交流总能得到我心灵所需要的东西,“恩师”的概念我就是这样理解的。

近段时间,我一直为儿子上学的事而苦恼,他迷上了电脑,学着制作网页,经常逃学,就象走火如魔一样。他爸爸在百里洲政府工作,每星期六才回家,我要上班,很少有时间管他,他现在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真是为他着急。我们这里的学校还不具备每生一台电脑的条件,我怕他误了课程,准备把家里那台旧电脑处理了。

从网上给您发过来我文集中的一个章节,这篇已在2004年《散文海外版》第一期上转载了。

(八)

小同:

惭愧!惭愧!惭愧!回想我对你提供的有关写作意见,真是自不量力;一口气细读完你的作品,其写作功力,我远不如你,如我夸大其词,我也曾有佳作,但那都非出自我的本意,是人出个题目或勾画一个构想,甚至是三言两语,我即可走笔如飞,洋洋洒洒,真还得到许多赞誉,可是有人问起,我得绝口否认,非出自我手;二叔是幕僚,顾名思义,我是藏在幕后的人;日久成习,日后自己想写属于自己的东西,反而畏首畏尾,累写而难能成篇。另一方面,我眼高手低,百写都难如己意,我家曾有一大堆稿纸,但十之八九都是被我揉成纸团丢到垃圾桶里,现在有了计算机,才能写出上百以上的字。实话实说,我是真的没有写作的灵气。正如我只是画匠,不是画家,所以向你写作献策,那岂不是惭愧之至吗?我知道自己的毛病,我学的太庞杂,也「精」(不是真正的精,顶多只可说是略高于常人)的太多,又回到我曾说过的话,样样通样样松,不说也罢。

只有一点让我蒙对啦,我说不上来,你和我某些特质很近似(也或许是我自以为),但有一点可肯定的,我们相识有“缘”,所以我很在乎我们是忘年之交。还是补说一句,期望不要见外,我是夜猫子,通宵工作过去常有不觉东方既白的,吾老矣,现力戒之,就此打住。

另:你的儿子迷电脑是好事,你知道现世界首富,就是搞电脑的!你也说的对,初高中阶段是人生学习的基础,要向他说明白,基础打不好,就像在沙滩上筑大楼,盖得越高倒得越快。祝吉祥如意!

二叔2004/3/2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