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与台湾

 


家乡美酒香 欲醉海外客

07/06/2006/14:16
华夏经纬网

二叔:

您好!您寄过来的照片能打开,第一个附件不能打开,烦您再发送一次。我将您的邮箱地址告诉李勇先生了,他可能不太会操作,所以交给我代办。我不是怕麻烦,只要您愿意,我乐意做这样的事情。李勇先生是个有心境的人,他编写董市专辑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所以,若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会当着一个学习的机会,不仅尽力,还会尽责。

我们正在编一本书《把酒问枝江》,与原《宜昌日报》一位副社长合编的,每天编一点,因我还要完成本职工作,总觉得很忙碌,估计要到8月份结束。如果大叔决定来台湾,托他为您们捎一点枝江的好酒来。我们上次到海南的时候,同伴带了好酒,在三亚的天涯海角,还喝了枝江大曲,惹得众游人羡慕。枝江大曲在全国的排名是第八位,在湖北排名第一。

李勇先生还说,您的诗为他们的书增加了份量。

    再与您叙,祝愉快!

张同

(四十七)

小同:

你好!今天一早就到荣民总医院为我的左膝<退化性关节炎>拿药,这种药品属保健类,在健保是不给的,(如一定要得自付费),我是老兵,连续三个月,也得停三个月,停药时得自付药费。中午回家,因轮我主厨作午餐,每周一五,内子上云发族大学,这也是各自的休闲活动之一。你的来信只抽空瞄一眼,先读你哄我小老儿的溢美谬赞之词,接着打开附档,快速浏览“酒业纵横”,执笔者曾是县长,有如此“笔锋”,直觉其非等闲之辈,能“心领神会”的描述枝江酒业的领航者,此君当亦是“武”林高手。包涵你在内,想不到“枝江酒业”,原是卧虎藏龙。

从退休后,即偷学玩世不恭,游戏人间,在笔墨之间,难免粗俗画蛇添足之作,真是贻笑大方。我用文格调,颇受童年起一直迷仿“聊斋”。这是我在写自己传略时回忆起的,特录其一段如附档,可见端霓。

睡前想到为你回信,又看到你海南的风采,我记忆里,返乡时见过一面,就连上次寄来的全家福照片,我直觉你是“贤淑文静”,现在我才看清楚真正的你,坚毅、智能,气质高雅,气势不凡。有如家慈巾帼丈夫风仪。真是缘遇有自。时近子夜,草复并祝吉祥如意!

二叔2005/06/06

:传略片段

在我尚未上学读书之前,曾着迷听《聊斋志异》的鬼狐故事,记起有位李姓的表哥,古文学颇有素养,又擅长中国医学,因吃鸦片烟,不善营生,家道中落,年中多寄居我们家中,闲来无所事事,则讲『聊斋』故事,因其随口糊凑,常有雷同之处,若相质疑,则说有书为凭,因之,而后都要求他,拿着书本念一句,讲一句,犹记某篇描述男女亲密关系,词意大略是春风已度玉门关,昔时风俗保守,表哥避免不当词意,乃巧解为春风己度,玉门、关。其实当时我因听聊斋故事多了,可模拟推敲,已略知讲书人在取巧,但仍互有默契,就此点到为止。日后认字多了,分别在读小学、中学乃至大学时,偶而仍喜读『聊斋』,其文学艺术上,用词遣字、简洁翘拔,尤其是玩世不恭,语含讥讽,游戏文笔,令人钦迟,对我日后写作,无形之中有所揣摩,颇受其影响。

(四十八)

二叔:

您好!照片和文字附档均已收到。我明天送给李勇先生。您的谦逊实让人敬佩,您说您的诗是为那本书“添一叶野草”,我认为那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人生磨难之后的质朴,是历尽了精彩与传奇之后的平静。从通信开始我就喜欢您的文字,并且一直是您文字与思想的追随者。李勇先生说您的诗作为他们正在编的那本董市专辑增加了份量,是实话。我们编的《把酒问枝江》,是一本企业发展的近年史,原创的并不多,且主要以那位副社长为主,我是协助他编辑,主要分为“酒业纵横”、“酒商情怀”、“酒市风云”、“酒员心声”、“酒醉文坛”、“酒桌碰杯”、“酒势走笔”等几个小辑。目前书的框架已形成,先用附件发一小辑给您看,多提意见为谢!

祝愉快!

张同

(四十九)

二叔:

您好!读您的回信,让人觉得好轻松,好愉快。首先是您“主厨作午餐”的形象让人很亲切。忆一身戎装时您英俊威武,银须初上了您是慈爱加幽默,这样的智者并不只是我一个人敬爱啊,溢美之词也是由心而生,于我既营养大脑也是一种养心。

海南照片,让您见笑了。由于我天生丑陋,总觉应退避红尘为好,不该抛头露面,影响市容,但没办法,那是父母所给,并非我的过错。我也感谢父母,他们把我的缺点放在表面,而把优点放在我的心上,让我受益终身。

从小爱好唐诗宋词,陶醉于诗词的意境不能自拔。人到中年后又甘于淡泊,对天然的词句说不出一种偏爱。“添一叶野草”这样的意境自是喜爱了。传过来的“传略片段”亦是如此。

祝愉快!

张同

小同:

我一直是在侥幸中,连忘年之交也是天上掉下来的。上苍恩惠,我珍惜而不贪得,正是知足常乐。

幼年启蒙逃学,记得嗣后母曾请一有道之士,为我排命盘,依稀记得曾提到此子乃君王之命,亦可能上伴君侧,但功过难于逆料,又其一生多贵人照顾,逢凶化吉,但愿深悉急流勇退,知足常乐,一生受用不尽。我无宗教信仰,但颇屈意冥冥之中,若有某些因果、缘分关系。也心领神会,浅尝辄止。

我很欣赏你<我也感谢父母,他们把我的缺点放在表面,而把优点放在我的心上,让我受益终身>。你是有慧眼、慧根的幸运儿。

我手边常有抄写的一段佛家偈语<凡有所相,皆成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尚在似懂非懂之间。你还青春正盛,隔这种意境还有一段,我八十一岁才起步。

唐诗宋词有文思者,多有一些偏爱,这正是中国文化精隋之一。

谢谢你很会哄慰老人,顺祝阖府 吉祥如意!

二叔2005/6/7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